說起來,老哥真是典型的「不識字兼沒衛生」。

把衛靈公當作龜靈膏就算了,連內衣褲都懶得換。

他整天在外頭趴趴走,一定滿身臭味,

真不知道小咪姊怎麼會看上我哥這白癡?

難怪人家說「愛情是盲目的」。














我坐回電腦椅,打開螢幕,躍上輕騎(滑鼠),繼續馳騁拍賣沙場。

豈料接踵而來的一個網頁驚悚著我的眼球:















拍賣檔案
目前出價: 20 元
剩餘時間: 已經結束(倒數計時器)
得標者:Tiger (5566)
商品數量: 1
出價次數: 1 (出價紀錄)
起標價格: 1 元
出價增額︰ 10 元
所在地區︰ 台北市
開始時間: 2006-08-01 23:00
結束時間: 2006-08-06 23:00












「馬的!」我憤恨地丟下滑鼠,直衝客廳。

「徐志明!你給我死過來!」我氣得眼睛都快噴火了。

正在和小女友看電視的老哥聽到我高八度的叫喚,

整個身體抖了一下,強壓住顫抖的聲音說:「幹……幹嘛?」

一邊偷偷撇頭過來看。














見到是我,他非常豪爽地啐了一口痰:

「幹!我還以為是小咪咧!你們尖叫起來的聲音怎麼這麼像?

找我衝三小啦?」

靠!語氣會不會差太多?














「都你啦!剛出去幫你買檳榔,害我錯過衣服結標的時間,

厚!只差十塊錢我就標到了耶!都碼是你害的!我要你賠!」

我理直氣壯地伸出手。

「啊是多了不起的衣服啦!穿了可以飛是不是啦!一件多少,我給妳啊!」

「一件兩千啦!」我毫不猶豫地說。












老哥從口袋拿出一捲用橡皮筋纏著的鈔票,

從裡面抽出兩百塊錢,丟在我面前,

「拿去拿去!妳那身材穿這麼貴的衣服也沒救啦!

給妳兩百塊去買個加菲貓面具戴還比較快,

不要讓外人知道你是我們家走出來的就好。」

「碼的!你很過份耶!」









我迅速地將鈔票塞入口袋,能從二十元賺到兩百元也不無小補,

更何況剛這笨老哥還忘了跟我討買檳榔剩的三百塊。

「你要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戴加菲貓面具在街上走,

人家會以為我是『破壞之王』裡面那個送外賣的!那多丟臉!」

「拜託,『無敵風火輪』很帥好不好,哪會丟臉啊?

古語說得好:『有功夫,無懦夫。』

妳怎麼可以看不起我們中國人的武術精髓呢?」






唉!老哥又張冠李戴。

這句話明明就是電影學來的,哪來的「古語說得好」?

不過看老哥這麼振振有詞的模樣,

倒是把旁邊那枚八年級的小妹妹唬得一愣一愣。

小妹妹靠在老哥的胸口嬌嗔:

「志明哥,你懂好多喔,對你們家傭人又好,

可以讓她對你這樣沒大沒小的,還會給他零用錢。你的心胸好寬大喔!」

色胚老哥把玩著小女友的小手,故做大器地說:

「沒辦法啊!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博學多聞,

至於那恰北北的查某,我們別理她,看電視。」





現在是怎樣?把我當傭人又在我面前打情罵俏的,看來我不召喚可魯不行。

(註:「召喚可魯」為去死團碰到情人甜蜜閃光時所使用之緊急秘計。)

「來人啊!」我大喊。

「是!大小姐有什麼事?」立在一旁的阿峰畢恭畢敬地說。

「去幫我把墨鏡拿來!」我說。

老哥開始害怕起來,「不會吧?阿美妳……」

我瞇著眼,堅決地說:「沒錯!」

「不要這樣啊!」老哥放下小女友的手,用懇求的眼光看著我。








以前小咪姊還在的時候,最恨情人在她面前摟摟抱抱裝甜蜜,

一旦她拿出墨鏡,便代表她想使出裝瞎子「棒打鴛鴦」的招數。

唯有男人真心愛女人,才會用身體護著女人,讓她不受到一點傷害。

如果只是玩玩而已,棒子還沒落下,男人恐怕就先逃跑了。

這時候小咪姊就會對被拋下的女孩說:

「女子當自強。來,加入我們社區的女子巡守隊吧!

只有我們先強身自保,才會遇到真愛。」











我不知道小咪姊那句話怎麼想出來的,不過聽起來還頗有道理。

小咪姊說她還沒練武強身之前,常被前來購買檳榔的顧客性騷擾,

自從她去拜師學藝後,不但沒人敢對她輕薄,

就連男友也不敢隨便佔她便宜。

老哥熱愛武術,當初也是因為和小咪姊有相同嗜好,才越走越近。














我們這個社區的檳榔西施們幾乎都參加過小咪姊組的女子巡守隊。

前陣子市區發生「刺臀之狼」事件還找小咪姊她們去臥底抓狼,

用不到三天便抓到了,真是有效率。

不過,在將「刺臀之狼」扭送警局之前,

小咪姊用狼牙棒好好地招待了那匹色狼的臀部一番。












「有仇必報」是小咪姊奉行不悖的原則;

「真愛是打不跑的」更是她所信仰的愛情真諦。

現在小咪姊不在,身為她信徒的我,應該要徹底執行她所教誨的原則和真諦,

所以我戴了墨鏡,準備拿起狼牙棒教訓教訓眼前這對超閃的狗男女。

不對,我做個修正。

劈腿的是老哥,不能把無辜的小女孩算進來,所以是「超閃的狗男,女」。








「阿美,那很神聖,不能隨便碰啊!」

老哥指著狼牙棒說:「老爸知道妳碰了,他會很生氣的。」

我收手不碰,「好,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劈腿?」

「姊姊,你們外籍勞工不懂啦!現在劈腿又不算什麼,

志明哥還好,只劈我一個,

人家我們班有男女朋友的劈五、六個多的是。」

我聽了一肚子火,斥喝道:「妳給我閉嘴!我有問妳嗎?」

小女孩嚇得噤口。











老哥摸著小妹妹的手安撫著:「妹妹別怕,我來說。」

「阿美,妳聽我說。我和她的相逢相戀,是天注定的啊!」

我嗤之以鼻:「你少哈拉!」

「阿美,當初爸媽把我取名叫志明,卻叫妳為純美,

就是對我這一生最大的詛咒。」

老哥眼淚汪汪地看著我,我毫無表情地回看他,這傢伙又要開始掰了。











「在我四歲那年,我看了張菲的『歡樂一百點』,

就是那個節目改變了我的一生。」

老哥的眼神有著灼灼的光芒,真不知道他在耍什麼把戲。

「欸!你的梗有點長!」我吐槽。

「好啦!快說到重點了。」











老哥回過神,白了我一眼:

「張菲那個節目最招牌的單元是一個歌舞劇,叫做『志明與春嬌』。

本來還覺得名字很菜市場的我,看到電視上竟然有人叫我,差點興奮地跳起來。

那個節目很紅,紅到『志明』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

我那時看著還是嬰兒的妳,問老爸:『為什麼妹妹不叫春嬌?』

沒想到老爸說:『你又不能娶妹妹。』

所以從那天起,我的生命,因為這個節目,而有了意義。」










大咩眼眶泛紅:「嗚……老大,你說的太感人了。」

「沒想到老大竟然是這麼浪漫的人。」阿峰在一旁擦著眼淚說。

「我們家老大真是性情中人!」鴕鳥也忍不住哭了。

平常說話粗俗的老哥竟然講出這麼抒情的話語,

要不是我是他妹,我可能也會感動落淚。













「喂!那跟你劈腿有什麼關係?」我咄咄逼人地問。

老哥牽起小妹妹的手:「我這不是劈腿,是尋找到真愛!」

「我跟志明哥是在玩『三太子Online』認識的,

當初我失血失得嚴重,寶物又被人騙走,是志明哥對我伸出援手的。

要是沒有志明哥,我那能活到現在……」小妹妹撒嬌地靠在老哥懷裡。

這小女孩腦袋有問題,竟然把網路遊戲當真。






老哥用蹩腳的文藝腔說著:

「所以說,這一切都是命運!

本來我不玩網路遊戲的,但我第一次聽到『三太子Online』,就像被雷打到一樣!

我們家靠三太子吃飯,怎能不去朝貢一下?

所以我叫阿峰幫我弄個帳號上去玩。

我剛玩沒幾天就幸運地打到一個超大寶物,

(我聽到旁邊的阿峰說:『那是我故意轉給老大的。』),

然後沒幾天,我就遇到在路邊奄奄一息的她。

我只是舉手之勞救了她,沒想到自此遇見我這輩子的『牽手』。」

我打了個哈欠,「你這梗真的很長耶,快說重點啦!」













老哥的深情款款地看著小妹妹:

「她的名字,就叫春嬌。」

















「噗!」XD









#新小說【台客,愛老虎油!】,絕對腦殘連載中#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