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溫柔的時候她喜歡咬人手指。

那人一定是要愛著她的。

至少,要愛她比愛他多。這點,她很堅持。

是一種戲謔式的輕噬,

將齒痕固定在虎口的金星丘上,

「金星」,那顆在西洋占星學上意為「愛情」的星。

然後,如貓般,咬、而、復、噬。

癢癢的,微微的疼,

如同"思念ing"的狀態。

每次和男人獨處,她不言時,總以此舉打發沉默。

「我不愛你了!別再來找我!」

每回在分手時,她總在舔完男人的手掌後,這麼的說。


這回,沒有癢癢的,微微的疼。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