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從十八歲開始就說出「現在的小孩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代溝性話語,

只因我到安親班打工。

安親班學生國小到國中都有,說起戀愛經驗,每個小鬼頭都比我精采豐富。

第一天授課,就有男學生問我「是不是處女?」

我聽了差點昏倒,不過還是鎮定地說: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你還在乎這個,會被女生討厭喔。

不過如果你是對我感興趣的話,可能得要跟我慢慢培養感情我才會告訴你。

下課後先交兩篇作文過來吧。」


我說得他面紅耳赤。


過幾天,我教授「記敘文」,提到要將感官的體驗寫下。

我問他們「人的感官有哪些?」

竟然有男生回答

「性器官」!

我深呼吸,微笑地說,

「沒錯!性器官也是感官。你要不要告訴大家你的體驗呢?」

他沒料到我會將他一軍,摸摸鼻子就不說話了。


有天下課,一個小六女生跑來問我的初吻在何時?

我回答大二。

她竟然說:「老師,妳好遜喔!我五年級就接吻了。」

接著她告訴我她是怎麼在掃除時間失去她的初吻,而體驗到接吻的美妙後,

又如何和「男友」在保健室和操場樹蔭處接吻。

我好奇問她「男友」的定義,她老成地說:

「就是可以牽手、接吻跟抱在一起寫功課啊。」

接著她說,「男友最近很想摸摸,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懷孕?」

我聽得啼笑皆非。

國中班的戀愛問題更多。

舉凡男友被好友搶走、要為愛私奔,甚至每種避孕法的優劣……等各種千奇百怪的問題。

她們翻著坊間的少女雜誌,

一邊討論加強戀愛運的小撇步,

一邊仔細閱讀性愛知識的解答。

這些小鬼的戀愛經驗值已經超出我許多,戀愛形式也複雜許多。

我國中時還只敢暗戀坐在隔壁的男生,他們已經在煩惱私奔和避孕的問題。

他們其中有些人的初戀甚至是網戀,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看到這些半生不熟卻人小鬼大的小傢伙,真擔心十幾年後我的小孩會變成什麼樣子。

--

本文刊於2005蘋果日報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