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生下我的二十五年後 
妳的愛情
萌芽
天雷地火炙熱 羊水瞬間
蒸發
那天 我們都以為眼淚永恆地告別

初秋 北回歸線來不及落葉
妳便降臨在我的世界
我沒注意妳降落的聲響
還以為是意若思鏡的
呢喃

妳踽踽走來 反覆呢喃
吟唱 曾經的喜悅悲傷

我們席地點算共同的
財產: 信仰愛情也臣服憂鬱
以巨大濃稠的情緒
交換塵封多年的夢魘與慾望
戴上眼罩
一舉揭穿祂拆解我們靈魂分裝軀體的詭計

愛上彼此那夜 雨山雪霏霏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