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作者:九把刀,蓋亞出版社。2004 年 06 月 04 日初版。

當武俠小說的情節搬移到西元一九八六的現代,場景從遙遠的中國深山移轉到彰化八卦山,而神秘的武功和點穴竟然是催眠所練就造成的……,這樣的故事會產生什麼樣的魅力?

歡迎進入九把刀的武俠世界!

我從沒看過武俠小說,一來題材不吸引我,再者人物眾多我會記不住,而我對大部頭的書總是心生畏懼,所以至今仍是武俠門外漢。趁書展搬回的九把刀作品裡面那本名為《功夫》的小說,算是少少貼補我對武俠的想像。

故事發生在西元一九八六的彰化,主角以自述方式推演故事情節。彰化也是作者出生的地點,所以寫起修鍊的場景路線毫不費力:有著大佛的八卦山、在王功海底修練疾行與平衡、以雨傘節龜殼花青竹絲修煉排毒……,種種在地的場景、在地的毒物,都帶著台灣的草根性。去年六月出版的《功夫》因為與周星馳電影《功夫》同名而開始引起市場的注目,十一月在中國大陸發行了五萬冊,造成搶購風潮。你可以說他是幸運,然而,他的作品也是確確實實富有人性與省思。現正就讀社會學研究所的九把刀強調,《功夫》是一部從現代的「集體主義」為出發的反思作品。當「集體主義」主義發揮到極致,人們仰仗律法,律法卻無法保障人們時,是否該有更強大的力量來彰顯正義?電視劇雖然告訴我們邪不勝正,但作惡多端的換但最後只落得法律給的徒刑和子彈,這代價是否太便宜他?巴比倫人在《漢摩拉比法典》中執行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否更彰顯人性,更能大快人心?答案是確定的。然而,復仇或是向罪犯施以酷刑的執行者該由何者適任?受害者家屬?或是公推出來的智者、公職人員?以此概念衍生出來的「私刑主義」是否具「正當性」?償命的標準是否恰當?作惡多端的暴徒被路人幹掉,路人是否要償命?不小心意外撞死人的司機是否要償命?如果是,之前轟動社會的【花蓮市車禍私刑案】,死者家屬打死司機位男嬰償命又為何有爭議?什麼是正義?法律能決定正義的話,為何許多壞蛋仍逍遙法外?有時我們會思考,一些累犯(尤其是搶劫與強暴)的判決是否真的可以使其改善?關個四五年假釋出來又繼續犯罪,增加受害者的恐慌,這樣的法律還有效嗎?人性是本善的嗎?把罪犯關進牢裡,經過牢友的私相授受,只會培養出更強的罪犯罷了。在這個沒有超人的時代,我們只能消極地自保,或是,學會武功,成為大俠。

九把刀在《功夫》闡述了許多有關正義的反思。在已經沒有「武林爭霸」概念的社會,武功除了強身與表演的剩餘價值為何?就是「正義」。透過國中生主角與師父的爭辯,去思考「正義」的適任性。主角對於「壞蛋償命」的主張顯得有疑慮,因而念頭一轉,要壞蛋重新作人而饒他一命。然而,將壞蛋繼續放在社會染缸中,很難徹底怯除惡性,更何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戀棧權勢的上位者又如何一夕之間放棄?因此,惡者再作惡,正義只好出面取惡人性命。這就是所謂「私刑的正義性」,一種不為復仇、不為私利的俠義行為。

《功夫》無疑是一本武俠小說,但作者在文末賦予了其科學和奇幻色彩。經由師父相互矛盾的破碎記憶,劇情又峰迴路轉的朝另一各方向發展。主角想退出戰局,卻更掉入對手的陷阱。功夫的授受是綿延不絕的,這個故事也會發展下去。人會死去,正義的概念必須流傳後代。



「這世上,有種東西,叫做正義。」
「正義需要功夫。」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