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房客》,作者:九把刀,蓋亞出版社。2004 年 12 月 15 日初版。

關鍵字:偷窺。

偷窺是人性免不了的好奇行為。不一定是具體的,躲在牆角或趴在隙縫中的窺視,窺探隱私和探問八卦都是偷窺行為。有人將偷窺罪行的助長歸咎於媒體的搧風點火,但究其根本不過是人之本性,早在媒體壯大之前即有八卦流言的存在。偷窺只是證實八卦,或是延伸八卦的行為。

《樓下的房客》裡提到對隱私的見解:「隱私不像鈔票一樣,被偷了以後就少了一點。」有點似是而非的理論。隱私當然像鈔票,被偷了以後就少「隱」和「私」的個人秘密。偷窺是種視覺的偷竊,也是種視覺的參與,藉由視線去融入另一個人的生活作息,或是改變對方的生活作息。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偷窺會改變對方的生活作息?《樓下的房客》講的正是這樣的故事。

如同電影《銀色獵物》,房東在出租的房裡安裝了許多攝影機觀察房客的動靜,自詡為編劇導演地改變了房客的人生。唯一沒受到房東劇情安排的,竟是有分屍癖的女房客。也可以說,女房客的分屍癖啟發了房東的犯罪意識,也開啟了眾房客的意想不到的人生。

完美的犯罪需要縝密的計劃,絕對不是魯莽的殺人棄屍。房東認為偷窺並非犯罪,然而經由偷窺,房客卻一個個犯罪或是消失。是的,如同分屍癖的女房客所言,當一個人的人生開始複製其他人的人生,那便是走到了盡頭。走到盡頭的人跟活死人是沒兩樣的。於是她殺人,於是房東也開始殺人。整個屋子的人全死了,只剩兩個沒有走到盡頭的兇手,因為他們的人生與眾不同。

完美的謀殺不需要親自動手。故事結局峰迴路轉,房東不再是房東,前來查案的警察不再是警察。出租的屋子成了「再社會化」的訓育所,走進來租賃的房客,從此結束盡頭,或是開展新人生。或許荒謬殘忍,也不失為一種理想的烏扥邦。

縱使有些扭曲。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