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what是她的新年禮物。他從不在別的時節出現。













容易感到寂寞的年假,她接下一個雜誌編輯的專案。

家人在除夕前拋下她出國了,她一個人守著偌大的屋子,

裹著厚被窩在電腦前趕設計,嘴裡仍叨唸抱怨:

我是怎麼了?為了微薄紅包竟然要犧牲假期工作!我可是正值雙十年華的少女耶!

抹掉嘴角第四罐蠻牛的殘液,她還是屈服現實繼續努力。

掛在BBS的招呼聲不斷,可能是她叫「貝貝」的關係。

「貝貝」,這個聽起來就非常可愛的暱稱。

她跳到BBS視窗,看見他的ID呼叫她時,她心頭震了一下。














「Forwhat」












是啊,人生Forwhat呢?

年假這麼悠閒,我該捲棉被好好睡大覺才是,工作才真的是浪費人生。

她索性關掉工作視窗,跟他要電話聊了起來。

Forwhat說:「我好餓。」

看看時間,已經凌晨四點,過年很多商家都休息。

「真可憐。」她說,「我也沒好到哪去!家人出國,我已經吃了四天火鍋。」

「真羨慕,我最愛吃火鍋了!我也要吃!」Forwhat涎著口水說。

「好啊!你帶火鍋料來找我吧!」她爽快邀約。


這是她第一次見網友。





他提著便利商店採買的火鍋料,約定到她家巷口,兩個人就在她家客廳吃將起來。

她們看電視,打電動,躺在地上聽陶吉吉的「沙灘」。

他的側臉像她的初戀情人,她的手指像他的青梅竹馬。他們有著不可言喻的默契。

一問之下,他高中死黨小雲現在和她同班,他曾經多次溜進她們班旁聽,

「所以我對妳有印象喔!」他說。

他隨口說了一串人名,對她們班八卦如數家珍,她吒舌。

兩人聊著聊著在地上睡了,直到他嘈雜的手機聲響起,是打工的店長催他上班。

她花了好一番功夫喚他起床,迷糊轉醒之際,他吻了她,揉著惺忪的眼離開她家打工去。

下班後他打給她,她們又像昨晚一樣吃火鍋,打電動,聊八卦。

家人出國幾天他就陪她幾天。

她們像失散多年的戀人或死黨,七天的年假,她們有聊不完的話。

家人回國後,他也消失了,不接電話也不來電。

元宵節,他打來時她正在包湯圓。

「我快死了!」他說,「我把心留在妳家的筷子了,現在吃什麼都沒有味道。」

「救我!」他說。

她帶了三顆湯圓和他見面。

他抱住她,呼嚕嚕一口嚥下,滿足地咂咂嘴角。

她坐在他深藍色的充氣床上,像乘坐在藍色的雲朵,有些輕飄飄。

她們抱著抱著睡了,做了郊遊的夢。

元宵節過後,他又消失了。像飄逝的天燈。

一年後的除夕他又出現,年年如此。

第三年,他告訴她,

因為太喜歡她,很怕在一起會爭吵傷害她,只能選擇不斷的逃避和出現。

對於這樣的距離,她和他都認為是對對方的珍惜。

他的鑰匙圈上繫了一雙迷你筷子,逢人問起,便說:

「有個心愛的女孩等著我吃團圓飯。

她會為我煮好吃的火鍋和湯圓,所以我的心,再也嚥不下其他感情。」

Forwhat是她的新年禮物,而她是Forwhat的圍爐情人。

她們謹守著這樣的默契,年復一年,期待農曆新年的相聚。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