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他們曾經靠著彼此的枕頭離開,投向另一個枕頭的那晚,她落枕了。

曾經一起孵育的夢突然夭折,枕頭因為寂寞超重,凹陷了一個深深的洞。

她朝洞裡望去,曾經他們的宇宙還在,只是停止運轉,進化成回憶。

她害怕壓壞他們曾有的甜蜜與默契,

所以一個人睡的時候,總是窩在枕頭角落,

呼吸和掉淚都以極輕的姿態,怕不小心破壞他曾安睡過的皺摺痕跡。

一天兩天過去,她總是看著屬於他的枕頭角落嘆息失眠﹔

一個星期過去了,他們曾有的宇宙開始崩解,褪色成斷斷續續的回憶。

她不敢闔眼,怕一覺醒來忘了他或不再心痛。

她努力保持清醒,像往常睡前睇視枕頭的另一端。

死亡的氣息從房裡竄出時,

人們看見她眼睛微瞇地死去,像是在凝視呵護看不見的枕邊人。

人們將她從枕頭移開,她的頸子應聲而斷。

醫生懷疑是他殺。

只有她知道她的死因只是落枕,因為他的離開。

---------------------------
本文刊載於2005/03/27【金門日報副刊】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