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煦的午后,我坐在窗櫺,將視線隨意拋擲窗外。

雪已經開始融了。雪及雪水交融奔流向低窪處。

一些孩子趁雪未全化,冒著寒天,跑到街上玩雪泥。

我想起那個飄雪的午夜…。







同樣的窗櫺,不同的心情。

我坐在窗櫺,望著他離去的背影。

他將飛向異鄉,可能永遠不再回來。

而我卻是現在才知道。

在他拎著那張機票,告訴我他將遠去,我才知道。

行李已經在他腳邊靜靜躺好,我知道我留不住他。

我掩著臉,揮手請他快走。不想讓他看見我的淚。

在他開始對我若即若離時,我早已有不祥的預感。

只是不知道來的這麼快。

於是我不斷不斷地拭淚,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







夜半,猛然驚醒。反射性的摸向身旁的床位--卻只是冷冷的被單。

應該的 ! 我傻傻的笑自己。

他離開才不過一日,思念卻瘋狂地啃噬自己。

「才一天,很快就會習慣的 ! 」我這樣安慰自己。

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是誰?」我問,但沒人回答。

怯怯地從門縫望出,驚見蒼白著臉的他。








「好冷!」他說。

我將他扶入屋內,跌跌撞撞地找出一條毛毯 :「裹好!」

而他只是愣愣地坐在地上,不住的發抖。

我為他擦去身上的水,開始擦拭地板。

對他的突然歸來有著滿腹的疑惑,於是我停下手邊的動作:「你怎麼回來了? 」

他的聲音呆板無力,眼神卻透露著恐懼:「飛機…雪…飛機…停止…唔…」

我斷斷續續的將他的話組合起來,「大概是雪重停飛吧?」











接下來的日子,他變的開朗許多。偶爾,他會鎮日一言不發的坐在窗櫺發呆。

但多數時間,他會我和重遊我們曾約會的舊地,就如我們熱戀時般愉悅。

就像……童話一般。

「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的結局總是如此。












我喜歡這種愜意的幸福生活。

唯一令我耽心的是那日益蒼白的臉色,蒼白的如……如雪一般。

不過到底王子和公主還是過了一個月的美滿生活。

這一切似幻似真,說實在的,我也分辨不清。

只是午夢迴時能確切知道枕邊有人,這才心安。

我害怕他不在時的空虛感。








某夜,雪下的重。我在案前寫作,他突然從床上驚醒。

「怎麼了?」我問。

「泡杯熱牛奶。」他說:「妳冷吧?」

我笑了笑,欣喜於他的貼心。

又寫了一會兒,遲遲不見他的蹤影。

「怎麼那麼久?」我看看時鐘,已過了四十分鐘。

時針指向十一點四十三分。

往窗外望去,灰濛濛的天空落著白重的雪。

今天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




我拉了拉衣襟,乍見窗外的人影。

「弦…」我打開窗戶喊:「弦…是你嗎?」

沒有回應。(這感覺好熟悉)

雪漸漸小了,我看見在雪中的他。我跑了出去。

他在雪中哭泣,淚盈成雪滴。他捧在手心,要我收下。

「你…」我愣住了,霎時吐不出話來。

「我走了。」他向我揮揮手,漸漸消失在黑暗中。

「弦…」我竭力地喊著。

屋裡傳來鐘響:十二點整。

這是他陪我的第四十九日。








日後,我接到他家人的來信,通知他班機失事的死訊。

因為雪重,通訊中斷延至今日。

我跌坐在地上,無助的哭了起來。

望著窗外的雪,忽然想起他的淚。

往案上望去,那擱在桌上的雪淚竟如水晶般堅硬,閃著盈盈的淚光…














【將你晶瑩如雪的淚,擱在心中
從此,我的心再也燃不起任何溫暖 】









---------------------------
1995/10/26作品
本文同時刊載於:夏霏散文集《夏霏絮語》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