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頭好痛!」

淑瑩揉著太陽穴恍然醒來,隱約聽到客廳傳來陣陣幼犬的呻吟聲。

聽到狗叫聲的淑瑩像是被電到似的,從床上彈起來。

「小絲?」

她跌跌撞撞地跑到客廳,看見客廳角落的狗沙發上躺了一隻稚嫩的幼犬。

「嗯嗚……」

幼犬撒嬌似地嗚咽著,緊閉雙眼滑動著小小的腳,像是夢見自己在游泳。

「不是小絲。可是,……好可愛!」

淑瑩小心翼翼地抱起幼犬,發現牠方才躺的地方壓了一張卡片。

淑瑩打開卡片,卡片上只寫了一行字:










「謝謝妳答應我的求婚,愛妳的凱。」



















「求婚?」淑瑩撫弄著懷裡的小狗,過了好久才想起來,「喔!求婚!」

卡片裡的「凱」是一個名叫詹勝凱的男人。

淑瑩和勝凱的故事,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醫生,拜託你一定要把小絲救回來!我求求你!」

淑瑩焦急地看著診療台上奄奄一息的愛犬,語帶哽咽地說。

「趙小姐,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牠體內的毒素太多,而且年紀也大了,不適合再動手術。

我建議妳還是把牠帶回家,讓牠可以在熟悉的環境安心地闔眼。」

「我不要看小絲死!我不要!醫生,我求求你還是救救牠好不好?」

淑瑩看著辛苦呻吟的小絲,眼淚撲簌簌地掉。

「趙小姐……」醫生為難地看著傷心的淑瑩,不知該如何勸退她。

他用眼神向護士示意,就在護士要接力安慰淑瑩的時候,醫院的玻璃門打開了。

「汪汪!」門口的警示器配合玻璃門的開啟,發出了機械的狗叫聲。





一個男人抱著小狗走了進來。

「Hi!勝凱!」

見到進門的男人,醫生如釋重負地打招呼,快步趨前接過勝凱手中的小狗:

「小布丁怎麼啦?」

「沒什麼,可能散步時亂吃路上的東西吃壞肚子了,有點腹瀉的現象,你幫我看看。」

勝凱輕鬆地說,瞥見了淚流滿面的淑瑩,心生不忍地低聲問:

「她怎麼了?」

「她的狗好像吞下有毒的化學藥劑,

剛剛幫牠急救過了,可是殘留物還是過量,狗又太老,可能回天乏術了。」





雖然醫生刻意壓低聲音說,話語仍舊傳進淑瑩的耳裡。

「醫生,小絲對我很重要,我求求你一定要幫我救牠……」

淑瑩絕望地說:

「牠是我的家人,如果牠死了,我也……」

「不要說這種話!」

勝凱嚴詞地說,

「再怎麼樣都不能用自己的生命去陪葬寵物!妳不要本末倒置了!」

一旁的醫生護士聽到勝凱竟然教訓傷心欲絕的淑瑩,嚇得一愣一愣。







「勝凱,算了啦!他已經很難過了,你別刺激她。」

勝凱顯得理直氣壯:

「我說的不對嗎?難不成你們真的鼓勵她去陪葬那隻老狗?」

「也不是這麼說啦!可是你語氣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兇?好好說不就得了!」

「對付這種愚蠢的女人,不需要跟她軟言相勸!」

勝凱毫不留情地說,

「我相信你們剛剛也勸過她了,她有聽嗎?聽進去了嗎?沒有嘛!

所以我說,對這種愚蠢的女人,不如當頭棒喝來得有用!」






淑瑩不服氣地瞪著勝凱,

擱在小絲身上的手漸漸收緊成拳頭,不小心弄痛了小絲,讓小絲發出「該該」的嗚咽聲。

「小絲?對不起,媽媽不是故意的。」

一聽到小絲的呻吟,淑瑩鬆開了手,趕緊安撫。

勝凱看了冷笑:「呿!說有多疼寵物,狗都快死了還這麼虐待牠!」

淑瑩再次瞪向勝凱,醫護看見兩人眼神間的肅殺之氣,趕緊打圓場: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

趙小姐,我勸妳還是趕快把狗狗帶回家,這樣他可以走得比較安心。」








「醫生,你先退下。」淑瑩揮揮手,眼神尖銳像是要幹架。

「你叫勝凱是吧?」

她瞟向勝凱,勝凱點點頭,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態度。

「這位自以為是聖人的勝凱先生,我勸你趕快閉嘴,免得顯得你很無知!」

淑瑩冷冷地說,將眼神移回小絲身上。

「我的勝是勝利的勝,無知的趙小姐。」勝凱態度輕蔑地說。

「勝利?」淑瑩哼了一聲,「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勝利!」

「?」勝凱楞了一下。







「這隻狗對我的重要性,是你這種無情的人沒辦法體會的。」

淑瑩說,看向了醫生護士,醫生護士回應她的眼神,同意地點了頭。

「這是我初戀男友送我的第一個生日禮物,

他允諾小絲十歲的時候就會娶我,

下個月的今天小絲就滿十歲了,我絕對不能讓牠死掉!」

勝凱諷刺地笑,

「說半天不就是妳利用牠!我還以為妳多愛狗,還不是……」

「這就是你不懂的地方!

小絲是我的家人,我只是想在牠過十歲生日的時候可以見證我看男友的求婚!」







「連狗都利用的女人,我看妳男友也不會要妳!」

勝凱的話像是匕首一樣刺了她的心口一刀,

男友最近的確有漸行漸遠的跡象,她只是不想面對,

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小絲的身上。

沒想到小絲竟然突然病危,感情的危機加上小絲即將離她而去,

雪上加霜的情況,讓淑瑩的情緒接近崩潰。










「你……你少胡說!」淑瑩盛怒地瞪著勝凱,

「小絲會好,我男友一定會向我求婚,你等著看!」

「等著看?那有什麼問題!

下個月的今天我一樣在這裡等妳,妳最好帶著求婚戒指來給我看!」

「你給我等著看!」淑瑩賭氣地抱起小絲走出醫院。

後來……

















淑瑩摸摸手上的戒指,那是昨天她答應對方求婚後收下的寶石戒指。

但求婚的對象不是她交往十年的初戀男友,而是勝凱。

因為小絲在從醫院回家的計程車上,就死了。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