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阿霈告訴我,她很想你。

20061123

十一月,我迷上了阿霈樂團。

剛開始喜歡的是他們專輯的第一首歌:「親愛的主唱大人」。

俏皮的歌詞和唱腔讓我暫時擺脫了悲傷的狀態。

然而,聽著聽著,我來到專輯的第六首歌:「six」

six。一首光看歌名會無法聯想歌詞內容的歌。

她是這樣唱的:



「這該怎麼說才好 會不會太八股了一點呢
毫無疑問 是喜歡的 卻狠狠剝下了彼此的殼
而你的眼神飄走了 你的吻又該對誰負責

而我是美好的 但我很不快樂

你對我好的太殘忍太殘忍 你的心到底在那兒
你看準了我會永遠永遠一直等 所以你就永遠保留幾分

你說我好的太過分太過分 你的心不堪負荷
你看準了時機一次一次的曖昧 所以我就永遠走不開
人是很難為的 我厭惡你卻同時心跳加速了

而你是自由的 但你是否快樂

我曾經以為你是我的那個人 的對的人
為何 我卻不是那個對的人 的對的人

你的心在那兒 (太殘忍 太殘忍) 我的心不堪負荷
你看準了時機一次壹次的曖昧
愛情不該是你想的 那樣的那樣的那樣的 那樣的那樣的那樣的」

我聽了一遍,在重重的節拍中,落下了淚。

我想到我們的「殼」。

很多時候,我們是不被他人理解的。

大部分的人和我相處過,會以為我是很好懂的人。

或許吧!我生活的姿態確實比我的文字還單純。

多數的時間我看來是直爽快樂的,想要窺知我的細膩,只有文字和愛人可以。

所以常會造成,現實中認識我的朋友與用文字的認識我的朋友的落差。

而你,你的武裝比我還多。

你有著深邃的眼和迂迴的本領,你擅長扮演著不像自己的一個人。

你擅長口是心非、你擅長游移不定,你有著隨取隨用的保護色,

你的殼,比我還重還厚。可是我們,卻一直在試著剝掉彼此的殼。

我說我不曾在失戀後這麼快又展開戀情,

尤其是你,這個生日血型都和傷害我的前男友一樣的男生。

而你呢,你說你遇到我後,就好開心,就什麼都不想要去想了。

你說我們氣味相投,你說你喜歡伍佰那句「我是街上的遊魂而你是聞到我的人」。

我竊竊以為你指的是我。

而我們也確實地,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去理解彼此的魂。

我的確是一層層剝下我的殼了。

在每個用眼淚告解過的夜裡,或是你每一次對我的好的時刻,

我總是不由自主卸下一些對這段感情的遲疑和武裝。

可是、可是,你對我的呵護太慷慨也太殘忍,太閃亮也太短暫。

你曾說我是你「對的人」,我曾在我崩潰時質疑我是否真的是你「對的人」;

我告訴你「愛情不該是你想的那樣的,

沒有到蓋棺論定之前,誰也說不準眼前的幸福是否是永恆」。

我想,我說的沒錯。

如果我真像你說的那麼好,你不會因為挫折就拋下一切,連轉圜的餘地都沒有。

或許當初的你太喜悅,想得太少,於是導致你後來想得太多,且都是想到悲觀的一面。

「我們都是自我的人,就,別再勉強了。」你這麼地對我說,將棺木紮實地蓋下。

蓋棺論定了一切。

我想你小看了我。

如果我真的那麼自我,就不會摒棄快樂的可能,為了你而困在漩渦裡。

如果我真的那麼自我,知道你執意離去,就不會還放不開,自己折磨自己。

我只能說,天,阿霈的「six」真是殘忍地好聽。

阿霈樂團(APAY樂團) - 「six」
這該怎麼說才好 會不會太八股了一點呢
毫無疑問 是喜歡的 卻狠狠剝下了彼此的殼
而你的眼神飄走了 你的吻又該對誰負責

而我是美好的 但我很不快樂

你對我好的太殘忍太殘忍 你的心到底在那兒
你看準了我會永遠永遠一直等 所以你就永遠保留幾分

你說我好的太過分太過分 你的心不堪負荷
你看準了時機一次一次的曖昧 所以我就永遠走不開
人是很難為的 我厭惡你卻同時心跳加速了

而你是自由的 但你是否快樂

你對我好的太殘忍太殘忍 你的心到底在那兒
你看準了我會永遠永遠一直等 所以你就永遠保留幾分

你說我好的太過分太過分 你的心不堪負荷
你看準了時機一次一次的曖昧 所以我就永遠走不開

我曾經以為你是我的那個人 的對的人
為何 我卻不是那個對的人 的對的人

你的心在那兒 (太殘忍 太殘忍) 我的心不堪負荷
你看準了時機一次壹次的曖昧
愛情不該是你想的 那樣的那樣的那樣的 那樣的那樣的那樣的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