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二十四日】厭食
嚥下口水,我開始嘔吐。

現在是早上八點,從昨天中午到現在滴水未進。可怕的地方就在這裡,我不感到渴也不感到餓,喉間卻一直湧出嘔吐慾望的浪潮。

「嘔……」我趴在馬桶上乾嘔著,空氣一陣陣從胃袋湧上喉頭。空盪盪的胃袋提供不出具體的嘔吐物,連嘔出來的空氣都沒有酸味。我把頭在馬桶埋得更深,食指和中指用力押住舌根,全身顫抖地想要嘔出什麼。

我感到酸。胃好酸地翻,味蕾在淨空的口腔裡,反而泛著澀澀的味道。胃袋與口腔的極度地不平衡,好像我吃了許多,口腔充滿澀感,但胃還是一直鬧窮。

我無法調適這種矛盾感,如同我看著他被同學揶揄竟能一笑置之,自己卻得保持緘默一樣。

我枕在床上,噁心感陣陣襲來,我翻過身,換過好幾種姿勢,還是覺得噁心。我從空蕩的雙人床上坐起身來,這張床,也曾陪我們度過好幾個幸福睡眠,但現在,我感到噁心。

他在抱著我的時候是不是想著另一個她?

我坐在空蕩的雙人床,嗅到房間裡寂寞的空氣。我的鼻腔漸漸結霜,感到寒冷。我拉緊厚厚的蠶絲被覆在身上,卻絲毫沒有回溫的作用。那樣嘔吐的慾望又重捲而來,我猛地掀起棉被,直奔馬桶,「嘔……」,還是沒有吐出什麼,連酸酸的胃液,也沒有。

這是當然的,二十多個小時沒有進食,怎麼會有東西吐呢?令我悲哀的是,我貧乏的胃袋竟然連一點胃液都無法提供,就像我們日薄西山的愛情。

愛情若真是日薄西山就算了,偏偏待在愛情裡的我,還惦記著過往熱戀時的甜蜜。我趴在馬桶邊緣,涕淚縱橫地思考。過去的甜蜜對照現在的漠然,讓我的喉間又湧出一陣陣的酸意。如果可以,我絕對願意嘔出全部的美好回憶,沒有太溫暖美好的過去,至少不會讓現在寂寞顯得如此寒冷。

我用力押住舌根,喉間傳出陸續嘔吐的預告。我充滿毅力地押住舌根,等待污穢物吐出我的身體。然而僅只氣流從我胃袋湧上,沒有吐出我所想要遺忘的過去,或是任何隻字片語。

嘔吐不像哭泣,鼻酸到眼眶濕潤只需要一點時間,嘔吐的前兆是持續不斷地抽續胃部和食道,然而跑到廁所卻不見得能吐出什麼。乾嘔的聲音比真正的嘔吐更為擾人,一種像是低嚎的持續性的抗議。

我好想哭,眼眶卻乾澀地流不出一滴淚來。整個早上想吐的折磨,讓我的眼淚已經無數次沖刷過眼眶,現在想哭,卻連一滴淚都擠不出來。我感到好悲哀,我的淚腺和胃袋和我一樣貧乏空寂。

同學來接我上課,我帶著一小時內寫好的報告,出門。

「妳臉色真難看。」同學擔心地說。

「當然啊!我失戀了嘛。」

「喔。」他沒多問。

他問,妳是不是又沒吃了?我點頭。

車子在便利店前停下,同學堅持要我吃早餐。

他買了梅子綠茶。真笨!我空腹怎麼喝梅子綠茶?於是我換了溫奶茶。

我捧著奶茶,走著。冷汗一直從我背後滲出。好冷,我發著顫。我穿了毛衣,圍上圍巾,穿上羽毛大衣,還是好冷。背脊發寒,指尖更是。

我知道今天很熱,校園裡到處都是穿短袖的學生。可是我怎麼那麼冷?是因為這件大衣是他送的嗎?是因為他背離我嗎?是因為我的心寒嗎?

我握著溫奶茶,卻感到陣陣噁心。

「霏,妳幹麼發抖?」同學盯著我看,「想哭就哭,幹嘛壓抑?」

我將奶茶摔在地上。

「要是能哭得出來,我還會這樣嗎?」我發脾氣。

「霏,妳幹嘛這樣?」同學抓住我肩膀,用力搖晃。

我不耐煩地甩開他,像摔掉那杯奶茶。

我太冰冷,不能接觸一切有溫度的東西。尤其是,當我碰到他們的時候,竟然感覺不到他們的溫度。

所以我甩開他,也摔掉那杯奶茶。

我要他先去教室。我一個人,慢慢慢慢地走,像上了發條的娃娃,那樣機械地走。全身飄飄的,我感覺不到我的動作,像是設定好地朝教室走。走著,接近教室的前幾部,我的眼淚突然決堤。

眼淚從眼眶中暴雨般噴出,我哽咽地泣不成聲。

我上課的教室,在一間視聽教室旁邊。而我和他,上禮拜才剛在那看過電影。

我走到禁區,一個,有回憶的禁區。

我抹乾眼淚,走進教室。落座,發現自己正對著老師。我故作無事地上課,厭惡自己的失溫和情緒失控。我用圍巾狠狠纏繞自己,拉著圍巾的兩端,使力,我不是想死,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痛覺還在不在。我以為好幾年前我的心已經完完全全死去了,竟然在昨天還聽到心碎的聲音!我緊勒著脖子直到感到窒息,咳了嗽,鬆開抓著圍巾兩端的手,開始反覆劃著手腕直到出現血絲。好久沒有自殘,有些快感。

同學可不理我的快感。他扯下我正對自己施暴的手,狠狠地瞪了我,「霏!」

我對他笑了笑,「我沒事的。」站起來,走出教室。

我找了一間廁所,放聲大哭。

背靠著冰冷的磁磚壁,反而感到舒適。我的心和身太冰冷,不適合高溫。

連淚,也好冷。

下午的課我反而打起精神上,還有力氣搞笑。只是我不知道,笑的人是不是我?

同學要我去他們家吃飯,「心情不好不要一個人!」

我回家放書包,收拾細軟,逃難似的離開房間。

哪女生在線上告訴我,他和阿樂去找她,說昨天的告白是誤會,而且後悔跟我提分手。

「他都後悔了,就原諒他吧。」那女生說。

我懷疑他們聯合作戲,一再愚弄我。

「不多說了,我現在要去醫院看醫生。」我說,草草打住話題。
「妳還好吧?」她問。

「不好。我早上已經死過一次了,三十個小時沒吃,胃痛,要去看醫生。」我還一我的厭食症又復發。

「我叫他去醫院看妳。」

「不了。」我匆匆關機。謊言已經夠多,我要杜絕虛情假意的關心。

同學載了我去看病,晚飯時間暫停看診。我勉強吃了些白飯,回家後又全數吐出。好累。我昏沉地睡到隔天,慌忙地逃回台北。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