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咖啡因發揮了作用,我的神志愈來愈清楚,但眼皮還是重的難以提起。

我勉強撐著疲倦的身軀,坐在窗邊等你。

特地在門前點一盞燈,讓你知道在這麼深的夜裡還有人在等你。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