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蛇的意圖>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的身體是一座書城。

左肩挑的是流行符碼解構理論﹔右膀印著的是跳躍語言的詩集。肺泡裡有許多暢銷新銳小說,心房裡則藏著霉味的之乎者也。骨子裡,他則是五四殘存的左翼幽魂。他撫弄精美印刷的厚皮書,卻偏心手工縫線的古冊。他蒐藏許多前衛的建築資訊,古老頹敗的屋舍卻往往令他更為興奮。他預習旅遊書籍後才展開旅程,卻常常帶著手記進入計劃外的陌生巷弄。

以為能從書架上窺知他,卻發現他將自我投影在書架上,生活行動卻背道而馳。他是書冊上難懂的條碼,一個隨時逸走的陌生標點。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離開後的第五十天,寒流入侵的初秋時節,我終於明白他所說的那句,「體溫是愛情的線索」。

他看過我蛇的形體,那是其他人未得見的,埋藏的我。然而,於我而言,他更像是蛇,冷靜,冰涼。他曾纏著我,問我喜歡他哪裡?我傻傻地數著關於愛戀的具象證據:他的聲音、眼瞳、手指以及他的鏽銅氣味,族繁不及備載地迷戀著他的一切。換他回答我時,他說,「我喜歡妳的體溫」。

「只有這樣嗎?」我問。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個下午,他的房間瀰漫著皇家奶茶的氣味。

他什麼也沒作,只是靠在床上閱讀紅色厚皮的精裝書。她坐在他常抽煙的電腦螢幕前,回頭問他那氣味的來源。他聽了只是笑著眨眨眼,「在這神奇的小鎮,什麼氣味都是有可能的。不過別把它當作真的就是了。」

是啊。深坑,這樣奇怪的地名,的確像是會冒出許多不知名霧氣的地方。他那位於深坑裡的小屋,藏在千回萬轉的暗巷中,窗外永遠有不知名的水聲潺流。那天清晨她被粗暴的大雨吵醒,屋外的溪水和雨水淙淙嘩嘩合鳴,嘈雜,卻與房裡不間歇的爵士樂曲搭配得天衣無縫。睡在身旁的他擰著眉頭,不甚安寧地睡。前一晚他看書累了,靠在《蒙馬特遺書》旁睡著,下頭壓著電影《阮玲玉》的vcd,也許是兩位主角死亡的氣味太濃郁,他一直睡得不安穩,甚至是非常躁動地發出「嘖嘖」的齒音,翻來覆去揮著手臂,好像是要趕走夢魘。她體貼地自動讓出床位,坐到電腦桌前,旋了小燈,克制睡意閱讀打發時間。她啃完一本通俗小說,見他睡得安妥了才回到他身旁。他不知作了什麼夢,她才剛躺下,他便緊緊抱住她,像是溺斃前的掙扎。他抱的很緊很緊,彷彿要將她嵌入自己的肋骨般。她被抱得不能呼吸,輕呼他的名字,他才漸漸鬆手。她睡不到兩個小時,大雨便至。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後雷陣
雨暴烈叩擊
打濕她的睡眠
床枕太軟夢境容易
泥濘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子燙過後的銘黃髮菜其實很乏味
妳說我的電棒燙還有嚼勁一些
(不 我是自然捲)
那麼更好了 嚐起來更有原始的口感
餛飩皮裹著的眼珠適合一口吞嚥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你被我所創造。 在我文字裡,你比任何人還想像不到的,被我所愛。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的臉龐有陽光庇祐,在他的心房上恆常明耀。西子,妳的軀殼早已化滅,然而回憶卻寄生地更加茁壯。無論我如何竭力追趕,妳仍在終點永年屹立。西子,妳的死亡是達到永恆絕妙的手段,我唯一的應對只能妒忌,再妒忌。

西子,多年後,我的男人仍深愛著你。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開啟我感官的所有孔隙。

首先是視覺。
第一次見到你,我的視線便被你俘虜。你的劍眉矗立,目波迷離﹔直挺的山根透露著你性格上的頑強絕對,微微上揚的嘴角漾著笑意。其實你是陰鬱的,我在你的眉間看到一片揮不去的殘影。你微鬈的深棕色的髮亂翹,襯著深灰的搖滾龐克氣息的T-SHIRT,頗有頹敗的美感。但你的面龐還是太過文藝,不適合狂暴或是躁鬱,你適合昏黃的光,適合鵝毛筆。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丈量著你的冷漠(或說孤僻),我不斷編織藉口為你護航。

你或許是被閹割過情感的殘骸﹔
你或許是付不出愛的一級貧戶﹔
你或許是喜愛自己的影子多些的﹔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這麼深刻的以為。
你的眼眉鼻峰嘴角我都愛﹔
你的聲音氣味體溫我都愛﹔
你的邏輯思考過去我都愛﹔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我的靈感泉源,我的季節我的時序。

然而你總是善變的,夜的溫存與日的疏離,南的軟語與北的漠然。我來不及適應你的時差,你的換季。

你離開後寒流來襲,斷訊,我的眼淚鼻涕嗆流。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銅背脊 鏽蝕記憶
 口中交纏的蛇 比
丹田下的侵略 更為
意淫
一口吞嚥你的喉結 熱情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的勃發滑入她時,她聞到褐銅鏽蝕的氣味。

揚著劍眉,他緩慢地抽送,銳利的眼波隔著睫簾顯得朦朧溫柔。那股鏽蝕的味兒從鼠鼷竄出,同時也從他的舌尖嚐到。有些鹹,甚至嗆鼻。她臆想,這氣味是源於他久未啟動的慾望,抑或是他圮敗不堪的過往?訣別摯愛同時在她們過往人生中實現,成了宿命的悲劇履歷。她不堪的過往每每憶起足夠瞬間撂倒自己﹔她的慾望同樣停滯沉寂多時。於是她不禁合理懷疑自己是鏽蝕氣味的共犯。她們緩慢地愛著,口中交纏的蛇,比起丹田下的侵略,更為意淫。

她吞嚥他的喉結,她咀嚼他的聲帶。從此他的音節只歌詠她﹔從此他的詞彙只形容他。他褐銅的身軀青春矯健﹔他鏽蝕的靈魂垂垂頹老。她們愛著,以遲暮的絕望困獸之鬥﹔以炙陽的昂然肉搏攻防。她的指甲陷不入他狼的背脊,她的深吻烙不下他蛇的頸項。她嗅著晃漾的鏽蝕氣味,以大理石的無慾,迎合。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你決定將此生愛我的配額封裝入木,便決定我倆永恆的遙望。

怎麼跌撞都趕不及你的步履。我的一個呼吸,你在永夜走得更急。

方便探望我的這個月,我等待你七夕的赴約。朝著天際伸出我的觸角,無邊蔓延依然接收不到你的頻率。無名指你留的婚戒閃亮,無名指以外的我黯淡無光。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腳陷落 你吝於承諾的關係
悸動慾念將身軀下扯
道德毀譽在身旁鼓譟 
我 充耳不聞
執著失焦的甜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別前嚼著米飯,一個閃神,你說,我是中國女人。

我當然知道你指的是什麼,關於我的前世。

我強烈的直覺流著神秘東方的血液,除了古典中文,紫微,針灸,穴道,烹調中藥,都再再令我興奮。說不定我是苗女,前輩子對你下了蠱這輩子還要再續,﹔說不定我是寧采臣,中你妖媚的毒到今世未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夜半,散步到康橋。

水裡的荇草被夜色吞沒,橘黃月色藏身雨幕,沒敢探頭。

未見到志摩撐船而來,但見黑色天鵝在柔軟玻璃上游走。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匆匆收拾混亂的情緒,逃難似的從擁擠的,容易被識得的南台灣北上,將蜚短流長和道德毀譽連同風景沿路拋向窗外。復興號的藍色座椅太過古樸,承受不了悖德的私奔,他們跳上冷得發顫的自強號,在座無虛席的車廂裡站成兩件不起眼的行李。

一路上言不及義的談著文學,以為可以拋開那天脫序的放縱﹔除了感情,他們什麼都聊。他在國中時煮了一鍋巫婆湯,期盼成為地上最強的打架王。卻因為湯的品相氣味惱人,連一口都沒有嚥下便放棄了辛苦蒐集來的蝙蝠翅膀蟾蜍疣﹔她在國中時迷上白魔法,將願望寫在肱臂的夾縫間,一連寫了七次,七天內不被看見就能實現。然而正值暑期輔導,在第六天時便被老師以為手寫小抄而挨了棍。他們就像前往霍格華茲那麼興奮,彷彿終站就是魔法的殿堂。他們不帶感情地聊著,像小學生那樣碎嘴數落大人和討厭的追求者。她的第一個網友曾經跑到她的學校突襲她,還自稱她國中同學讓她出糗﹔他則赴一個美女邀約卻被恐龍在夜市埋伏追殺。他們刻意不去比對彼此故事的的相似默契,他們故意避開言談間隨時冒出的火花。他們小心翼翼地保持淡然,就像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無慾無望。那時,她是他朋友的情人,他是她情人的朋友。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瞳在薄膜下轉動
夢境盤旋的太陽穴 一掐指
便陷入泥濘的夢囈
他伏在我胸前 
睫毛在乳尖上不斷拍翅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蛇的意圖】寫在夏日暴雨之前
悶滯的房外,流水淙淙,除了聲音,沒有一絲風息偷渡房裡。兩坪半的空間蠹蟲眈眈,慵懶的琴音從夜半流至正午。

她輾轉反側,黏膩的汗完全無視風扇吃力的轉動。她朝右睡,壓著前日的傷口叫她喊疼﹔她朝左眠,瞥見他的面龐,壓著心臟更難以喘息。她皺眉,乾脆起來讀詩,蕭蕭白靈張默執著教鞭,仍然無法化解她的睡意和倉皇。她走出陽台,讓晨陽曬曬她的裸背。溪裡的魚兒悠然,她更是自在,只是煩惱此景在腦海中終有漫滅的一天。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