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10夏霏文學獎】 (15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前參加了一個文學聚會。其中,有幾位文友前輩悄悄把我拉到一旁,叮嚀我說,我已經舉辦了七年的「夏霏文學獎」讓「文壇」一些人頗有微詞。文友說:「有不少人覺得,『文學獎』通常是『已故、有地位的』文壇大師、文藝單位才有資格舉辦得獎,妳一個小女孩卻自己舉辦了七屆的『文學獎』,其實很多人不以為然。」

我聽了,笑笑沒說話。其實我去年也聽過類似耳語,但我清楚明白自己的初衷,我的確不是大師,也不在文藝單位,我只是為了鼓勵喜歡創作的人,所以自掏腰包舉辦這樣的比賽。除了每年一度的文學獎,我也時常舉辦有獎品的小徵文,每年購買獎品獎狀、評選也花了好幾萬元,為了就是回饋喜歡創作的讀者朋友們。我自己舉辦的活動,真不明白關那些「文壇耳語者」什麼事?也不明白為何一定要等到人作古了,才能被當作「文學獎」三個字前面的名字?一開始舉辦文學獎,我就是抱定:這是我自己籌畫的徵文比賽,所以用我的名字來命名。根本沒有其他的念頭。若其他人要這般扭曲解讀,我只能說你到底愛的是創作?還是「文壇」二字的光環?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到達醉紅樓, 阿雯, 鳳姐, 玉釵和賈老師已到了。我還未坐定, 賈老師便為我斟茶, 他還是一貫的毫無架子。我們像從前上課時那般談論文章, 也說些近況。很久沒那?無拘無束地閒話, 我的心頭感到溫暖。

阿雯問我: 『若非, 你說木鹿集團是否獨裁呢?』阿雯是直率的, 我立刻『噓』的一聲, 示意降低音量, 看看四周沒人留意我們, 我夾了一隻蝦餃給阿雯, 說: 『大家有得吃也很不錯啊。』誰知這個阿雯還是不放過我, 再問: 『你說那個被免職的總理周惠民, 是否真是自殺呢?』

在木鹿集團的專制管治下, 他們是惟一可以相信的朋友了, 我想了一會, 說: 『我又不是他, 怎知他的事呢?』我不想他們惹麻煩。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賽網址:http://bhuntr.com/match/detail/61285

空氣中有種怪異的氛圍,暗夜中的校園迷霧慢慢

「語夜...你,是你嗎?」女孩的臉色逐漸沒有了氣色,身上的血慢慢的淌流,口中的語夜是她的雙胞胎妹妹,眼前的死亡,不僅牽走靈魂,也帶走她的一切。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砰」的一聲。
「砰」的一聲之後,他腦裏便一片空白,忘了要做甚麼,只記得要一路向前走,要去一個地方。

「砰」的一聲之後,迎面而來的行人,到了他身邊,雙眼便瞪得老大,張開嘴合不攏,臉容扭曲,僵立?像沒了呼吸的石像。八號颱風雖轉了三號,風也頗強,吹得頭髮在那些人面上亂舞,他們也不去撥。情景甚是詭異。「志明」他聽到有人喊;但志明是誰?

終於到了要去的地方,那兒有很多玻璃櫃,擺設?珠寶。

像是老闆的男子瞪了他一會,突然刻驚愕地喊道:「賣給你,我賣給你好了,別過來。」便將一隻手鐲扔在櫃面。他仍是茫然;但手鐲閃出的光芒,卻令他心中一陣暖。

一名女子飛奔進來,衝前便緊緊攬抱?他。老闆見此,眼睛睜得更大。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翔翔!」
  一天,在謾罵中,又緩緩的展開了。
  我坐在鐵窗上,看著樓下來來往的人們,我很厭惡,憑什麼他們可以那麼的自由?
不高興,我拿起寶特瓶裝好水,瞄準我看起來最該打的人,丟、叫我神準王。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y 蔡依婕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草地的翠綠、海洋的湛藍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大樹的莊嚴、微風的自由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漂泊的無助、虛幻的未來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大地的悲歌、天空的悲鳴嗎?」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前在樂器行上班時還得兼送貨(小件),某天有位客人要到外地去表演jazz鼓需要借到一組鼓,於是我心想這孩子很得我的緣,長的白白胖胖的可愛的要命,他的鼓需要大調音,一時要請老師上府調音也得再安排時間。我自願將家裡的一組鼓借這個孩子去比賽,約好時間之後將鼓載到他們家,他的母親出大門指示我將一組鼓放置在另一邊的木房舍前,於是我下車就被車門電到。原因是這木舍是放置大量棺材的倉庫,雖然事先我就知道他們是從事殯葬業的人家,內心也無避諱,但一下車身體就一直呈現被電的狀態,於是老闆娘請自家工人到我車上搬鼓(工作搬都沒事),此刻大家望著我,不知什麼原因我的長頭髮居然飄了起來(就像是有極大靜電牽絲那種),喔,好毛喔。除了頭髮很毛之外,心裡也毛了起來。

然後有位長輩就說:小姐,你的體質很特殊喔!是啦我想想以前也有過特別的經驗,就是某次和媽媽載著家裡回收的衣服到廟裡要準備捐獻,騎機車的老媽子就在騎車上等我,我則是拿著一大包的回收衣服拿進廟裡;但要走進廟裡時眼睛撇到一邊的香爐邊居然有位白衣女子踀著大香爐暗自?泣,我心想怎麼會有人在這裡哭?而且穿著白衣趴在香爐前?不管啦先拿回收衣進廟之後再來問問看。結果待我拿好衣服進廟後再回到老媽子機車前時那位女子早不見人影,於是我問了老媽子:剛才那位在香爐邊哭的女生走了喔?老媽子一頭霧水?什麼女生?

我再重複問老媽子:剛才不是有個穿白色衣服的女生趴在香爐邊哭?老媽子正經八百的說:從頭到尾都沒有人在香爐邊啊?你是看到啥?

我的媽啊?應該是有申冤的女子要進廟裡申冤,但因為廟有門神兩尊所以她進不去廟裡申冤才在廟前的香爐邊暗自哭泣吧!

我則是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啦!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tw.myblog.yahoo.com/lucharmking

現在的夜漸漸深沉已晚

父親才剛回家正坐在電腦桌前趕工作

時間剛好在十二點整

小孩(五歲):爸爸~電話聲在響你怎麼不接呢?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賽網址:http://mikejohn.pixnet.net/blog/post/30116502

說不定,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蝙蝠俠。當然,這個世界上有真的蝙蝠俠;自然,也有真實的邪惡,與那喜歡拿槍殺人的小丑。

蝙蝠俠:「哈哈,最近又有現實生活中的導演,看我伸張正義的新表現。並且,把我的事蹟,翻拍成電影情節啦!」蝙蝠俠對著反派大角色小丑說道。

小丑:「蝙蝠兄,你少在那自以為是,那都是因為那些導演沒有眼光。所以,才會把現實生活中,活躍於黑夜的你,翻拍成英雄史詩。」小丑不甘示弱的,對著蝙蝠俠說道。

蝙蝠俠:「喔,那你到底想怎麼樣,這《黑暗騎士:黎明升起》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1:雪魅(作者:Dysis)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拉尼娜現象將持續影響本地區,今天遭遇歷史有記錄以來第一個入夏后的雪天……”

雅楠看著櫥櫃上的電視,拉緊了脖子上的圍巾,雙手合攏,呵了一口暖氣,然後用力地搓著。她有點後悔剛才趕時間出門,沒有把那雙暖暖的小兔手套帶出來。現在她的十隻手指頭都凍得通紅,指甲開始顯現出紫色。也許她一會可以讓她男友給她買一雙新的,然後把舊的扔掉。

一股寒風刮來。好冷。

她還在等著她的男友班森,是一個整天就知道埋頭苦幹的工作狂經理,每個特殊日子都記得送她各種昂貴的禮物,還帶她去各種富有情調的餐廳。然而平常不怎麼關心她,心煩意亂的時候也會對著她大喊大叫。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收到讀者來信,才知道有幾位參賽者將參賽作品貼到「獎金獵人」網站參賽。(http://bhuntr.com/match/detail/61285

很感謝獎金獵人幫這次比賽宣傳,可惜的是,參賽作品需貼到本比賽的無名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fay88/11924756)並引用本比賽規則,才算參賽成功。
這點在比賽比賽官網規則中有很清楚的連結可以點選,可惜在轉貼的獎金獵人網頁裡,無法顯現連結。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收到讀者來信,才知道有幾位參賽者將參賽作品貼到「獎金獵人」網站參賽。(http://bhuntr.com/match/detail/61285

很感謝獎金獵人幫這次比賽宣傳,可惜的是,參賽作品需貼到本比賽的無名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fay88/11924756)並引用本比賽規則,才算參賽成功。
這點在比賽比賽官網規則中有很清楚的連結可以點選,可惜在轉貼的獎金獵人網頁裡,無法顯現連結。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書組得獎名單:
第一:從缺。
第二:情書組06:字跡很想你(作者:柚子)
第三:情書組03:LINE很想你(作者:書悅)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暱稱:豁達
1.我最喜歡這系列的第3篇 鄭和很想你
「所以科技再怎麼進步,還是無法取代人性。於是老師說,對,就像E-mail和手寫信,就是不一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暱稱(id): 藍菲
最喜歡紅線那篇吧!有太多講進心坎裡的回憶!又有多少可以回憶?
「一百個想你」的讀後感:當我將我的生活所有事物,與你一起拼接那又是如何!?別忘了,那些曾留下的點滴,在我心中,無價。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大學畢業後的第二個禮拜,朋友們邀我去那個熟悉的地方探險,那是一個過去國軍曾駐紮的廢墟 ,那裡是一個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鬼屋,但我拒絕了!我擔心什麼? 我是否擔心會離開這裡,離開我身邊的所有人,離開我所認知的一切!但我依舊提醒著朋友,不要去”危險”的地方玩!

回到家,我開啟電腦的其中一個資料夾,望著高中的舊照片,回憶起那些過往朋友,我對於這個世界感到毛骨悚然,回往到那段過去,高中畢業的那年,朋有一夥人計畫著前往距離家裡要搭乘6小時台鐵的一個小海灣,而我們其中的一個朋友綽號”香腸”患有氣喘,這一年他告訴大家一定要瘋狂的玩,因為這是他一生的願望!我告訴他但還是身體最重要啦!他直說我是沒膽玩!終於我們出發囉!旅程中!我們有說有笑,一夥人計畫著如何在大學的四年裡環島,同時我們也正在實現諾言的當下,對於考上影視科的我,當然免不了帶著V8拍下我們白痴又搞笑的三年兩夜!自然的風景透過台鐵的窗戶玻璃像是一部逐影格動畫,演著他們的起承轉合。而太陽在天空中彷彿追著我們奔馳,陽光穿過樹葉縫隙印在我們4個人的臉上形成一塊塊的班點,我們都笑的像個傻瓜,透過V8的鏡頭拍攝著大家,是一種不一樣的角度,在一個框框內望著大家的面孔,每個人都了一幅畫,在畫裡我看到他們自己的風格,他們的笑容、聲音、眼神都透露著每一個人天生的特質,在他們的表面真實的反應了他們的內心,火車叩窿叩窿叩窿的頻繁聲傳來!一夥人在頻繁的聲音下睡著了!打呼的聲響似乎訴說著他正為這場旅行儲備體力,我錄影的最後一幕,在螢幕上比了中指,對著我的朋友,因為他的打呼聲真的太大了!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裡。

「盜攝賊!」咏璇指著一名少年大喊,他頭戴棒球帽顯得慌張,握緊了攝錄機還未關掉,便起身拔腿逃走。除了咏璇隨即離座追出,還有另一對男女亦加入追蹤,其中那個男的同樣握著一部數碼攝錄機,繼續拍攝咏璇和少年。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