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還是分手好了。」


數不清是第幾個女人從我房理衝出去的夜半,我的手機突然傳來這樣的簡訊。


是淑乙傳的。


「怎麼了?」說真的,我嚇到了,沒想到淑乙竟會說出這樣的要求。


所以我趕緊回撥給她。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電話那頭的淑乙聲音乾涸,聽起來有哭過的感覺。


「甜心,說那甚麼話?我怎可能忘掉妳?」我心虛地安撫著,外加兩句乾笑。


「我想分手,能不能把我的東西寄給我?」她淡淡地說。


「為什麼要分手?」我不解地問。


「你心裡,已經沒有我了啊。」緩緩地,她說。


「怎麼這麼說?」


「我做的水晶吊飾,還剩幾個?」她問。


「呃……」每次出門前都會順手抓兩三個,沒想到現在床頭竟然剩下不到五個。


看來我得去買一些來補。


咦,不對!她怎麼會突然問水晶吊飾的事?


「你一定覺得很奇怪,我為什麼會突然提分手吧?」她說完,笑了兩聲。


聽起來很詭異。


「嗯?」


「我就知道你忘了。」她嘆了一口氣,「你忘了也夠久了。」


「啊?」


「打開電腦。」她說。


原本在床上講手機的我,彈起,跑到電腦前。


打開螢幕。


很正常啊!是我熟悉的桌面。


「看底下。」淑乙說。


我看見淑乙的MSN視窗閃著橘色的光芒。


滑鼠點下的時候,我的頭皮整個發麻。


該死!我真的是忘了!


我和淑乙的視訊,從她離開那天,就一直沒關掉!


所以說……


「從第一晚妳就知道了?」我戰戰兢兢地問。


「嗯。」


「所以妳打電話給我?」


「嗯。」


「那敲門的……」不對!她看得到我的視訊,不可能瞬間移動吧?


「我請第一間的學妹去敲的,可是你在……忙。」


我看見淑乙在視訊裡腫著雙眼的模樣。「淑乙……我……」


「別說了,我本來想說,你只是一時好玩,

可是你把我做的東西拿去送那些女孩,我想到就……」


淑乙俯身看著視訊,乾涸的眼眶又再度蓄滿了淚水。


我心虛不已,心急之下關掉了視訊。


「為什麼把我關掉?」


淑乙的口氣轉為強烈,原本關掉的視窗又從底下的工具列浮了上來。


視訊視窗上,淑乙的表情哀痛又憤怒,我看了渾身顫抖。


不是關了嗎?我的視窗已經不見了,

但淑乙的臉卻是放大又放大地,佔滿了全螢幕。


我嚇得跌落電腦椅,腳步跌撞地爬到床邊。


原本關著的電風扇突然啟動,吹向我滿是冷汗的身軀。


「嘔……」莫名的寒意從我腹部湧上,我嘔吐,喉嚨滾出一顆顆水晶串珠。


「你送出去的,我會討回來!」


手機傳來淑乙冷然的聲音,螢幕上,淑乙幽怨地說著。


「喀搭喀搭……」水晶串珠好像吐不完似的,從我的食道滾滾冒出。


「喀搭喀搭……」來不及跟上吐的速度,串珠竟然從眼眶裡一顆顆「擠」了出來。


「好痛!好痛!……」我掩著雙眼,痛苦地倒在床上翻滾。


「呼……」電風扇的風速漸漸加強著,房裡的空氣越來越低,涼席越來越冷,我的皮膚上結了一層寒霜。

「淑乙……對不起啊……對不起啊……」


我無助地懺悔著,但涼席卻將我緊緊地「凍黏」在上面。


「我以為你會乖乖的,我相信你會乖乖的,所以我才……」


淑乙在螢幕上面無血色地哽咽著,眼睜睜看著我在涼席上無法動彈的模樣。


「淑乙……對……不……起……」


我悔恨地想流眼淚,眼眶滾出的,卻是藍色的水晶串珠。




「長官,房內並沒有打鬥的痕跡,屍體確定是凍死的。」


「這就怪了,會有人沒事把自己捆起來自殺嗎?」警官皺著眉環顧現場。


「把涼席打開。」


「報告長官,沒辦法!涼席已經跟屍體緊緊黏在一起了。不過……」年輕警員頓了一下,「長官你看,涼席底下有張符咒。」


「唉唷,夭壽喔!被人作法了啦!」房東在一旁驚駭地嚷著。


「什麼?」


房東瞇著演,指著符咒,


「你看,上面寫著這個男學生的名字,底下還寫:『此心永世不移』


一定是男學生變心才落得這樣的下場啦!」


警官想了想,伸手摘掉符咒,涼席就好像被按到開關一樣,「刷」地展開。


「呃啊……」眾人看著攤開的涼席,先是一陣驚愕,隨即個個嘔吐了起來。


涼席上除了一具被凍僵的屍體外,還有一道膚色的人形輪廓。


輪廓裡均勻地散著深淺不一的皮屑,就好像一件薄薄的膚色大衣。


輪廓的臉龐部分,隱隱約約地看得出五官。


「那張臉……那張臉是這男學生之前同居的女友啊……」


房東吐得狂飆眼淚,仍不忘拉著警官說。


「此心永世不移。」我還記得那晚沒接到淑乙的電話後,她傳來這幾個字的簡訊。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我突然恍然大悟。


「長官,你覺不覺得,這電風扇的風吹起來,特別涼……」


初出茅蘆的菜鳥警員抹抹嘴角的穢物,神經質地看著警官說。


我站在電風扇旁,面無表情地看著一切。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