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眠。趁辣妹翻身離開我的手臂時,我一跳起身檢查手機。


「果然是淑乙打的。」我拿著手機,輕輕掩門探看,長廊上沒有人影。


躲進廁所回撥給淑乙,沒接。


卻傳來了一封沒頭緒的簡訊。


「此心永世不移。」

天剛亮不久,我便將睡翻的辣妹叫醒。「不好意思,我要出門了。」我說。


「幾點了?」睡眼迷濛地,她問。


「五點半。我要去晨泳了。」我確實有這習慣,但主要是想趕快把他送出去。


「不要!再讓我多睡一會。」辣妹蒙頭賴床。


「別這樣嘛!我真的有事啊!不然這樣好了,我請妳吃早餐。」


我好說歹說,軟硬兼施地將她拉起來。


「不要!我又不餓!」她推開我的手,拉緊了棉被睡。


「好嘛……」我抱起了她,又給一吻。


「呵……」她被我吻得花枝亂顫,「再一次我就聽你的。」


「呃……」我遲疑了一下,她卻忽地翻身壓上來亂吻我。


禁不起她狂亂的攻勢,我順了她的意。


在我進入她時,我彷彿看見,電風扇的頭突然轉了過來。


是那種很不自然的,好像被人硬轉過去一樣。


「呼……」電風扇鎖定著我們交纏的身軀,吹出越來越涼的冷風……。


「怎麼了?」壓在我身上的辣妹突然停下動作。


「你搞什麼?」她不悅地,將我從她身體退出,


「才兩三下就不行了!不想做就說一聲嘛!」


我這才發現,太分心的我竟失去原本該有的「水準」。


辣妹露出嫌惡又失望的表情,迅速地抓了衣服往浴室走去。


她半掩著門沖澡,我則躺在床沿,伸手拿菸,看著她在水霧裡曼妙的身軀。


沒道理啊!沒道理我會這麼遜啊!


即使是和交往多年的淑乙,我在床上的表現也不至於這麼難堪啊!


一定是不熟悉的關係!我太久沒這麼玩了,


加上床上新鋪的涼席和迎面吹來的電風扇,才會讓我一直分心。


對!一定是這樣子!我不可能這麼糟糕的!


我還年輕,還想多玩幾年哩!


我起身想點菸,身體離開涼席的時候,背後突然一陣麻刺。


「咦?」我伸手摸摸後背,明顯地感覺到一條條的印痕。


「可能是躺太久了。」我想。


低頭摸摸涼席,上面還殘著我的餘溫。


「甜心……」我啣著菸,走入熱氣氤氳的浴室裡,伸手想摟抱她。


「翰……」辣妹帶著驚恐的抖音,緩緩轉過身子。


「怎麼啦?」我一手摟過她的纖腰,她側過身,指著小腿,「你看,怎麼會這樣?」


她修長鮮瘦的小腿肚上有著暗紅色的印痕。我看了看,指著說: 「這是妳剛剛跪在涼席上,印下的吧。」


「不是,你仔細看清楚!」她的聲音越來越顫抖,「我剛剛進來洗澡時還沒有,這是我沖水之後才浮起來的。你不覺得這像……」

「什麼?」我問。


「指痕!」她將手按在自己小腿上的印痕,


「你看,這根本就是女生的手!」她崩潰地叫了出來:「你的房間有鬼!有鬼!」


顧不得濕淋淋的身體,她急迫地將衣服套上,逃命似地奔出我的房間。


「有病啊?」我聽著房門大力關上,感到一陣莫名其妙。


「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不過是印痕罷了!」


我將水流轉更大,身子浸入浴缸裡,後背卻傳陣陣刺痛。


「怎麼會這樣?」我起身,抹開鏡子上薄薄的霧氣,轉頭探看,背上那些印痕好像比剛才還紅了些。

「大概是因為沖熱水的關係吧?」

我也沒多想,抓了條毛巾便擦乾身上的水痕。



之後的幾天,彷彿受到詛咒一樣,

我帶回來的女人個個都在跟我完事開燈後,因為身上的印子嚇到花容失色。


我笑著安慰那不過是涼席印痕,

她們卻言之鑿鑿說躺下的時候,感覺有人在拉頭髮,甚至偷偷刮搔她們。


「你的房間有鬼!」好像規定的台詞,每個女人奔出我房間前,都會丟下這句。


什麼嘛!就算一夜情後不想聯絡,也不用講成這樣吧?

我也僅能無奈地把門關好,躺回涼席上一個人睡覺。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