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開電腦螢幕,登入一個淑乙不知道的MSN帳號,


準備恢復我每年例行的大規模獵豔行動。


以前我只能趁淑乙在寒暑假回家時才能小小放縱一下,


跟網路認識的美眉調調情、搞搞曖昧。


現在她北上去念研究所,脫離同居的狀態我簡直像猛虎出關,


真恨不得直接約那些美眉到我宿舍調調情、進行更多的「認識」。


我本來長得就不差,加上又會講話,在網路上獵豔幾乎是無往不利。


玩曖昧遊戲是小CASE,把人約出來、帶回家可是大學問。


幸好我耐心還算夠,多花一點時間換取對方信任還挺值得的。


反正不過就是多開幾個MSN視窗,


同一句情話可以複製貼上,美眉們照樣心花怒放。


約出來見面的話,我的出手也大方,


一天約會下來我還會送上一個自己做的手工串珠吊飾,


這種誠意無價的小禮物通常逗的美眉開心不已。


當然,他們不會知道,那是我女友閒暇無事「自己做的」的小玩意。


反正淑乙做了這麼多,擺在那裡也沒在管,我拿走幾個她也不會注意。


這天,終於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帶了一個超正的辣妹回宿舍。


「你的宿舍好香,真不像男生住的地方。」辣妹一進我房間,便說:


「該不會是跟女人同住吧?不然哪可能這麼整齊。」


「妳說呢?」我微笑,吻了她的面頰。


「看來你是大內高手喔!用問句回答別人的問句。」辣妹回我一個微醺的媚笑。


旖旎的鴛鴦浴後,我們享受了一個激情的夜晚。


本來辣妹還對我的涼席頗有微詞:「這睡起來很硬耶,而且睡醒皮膚上會有痕跡。」


不過我跟她說:「妳睡我身上不就得了。」她才嬌嗔睡去。


激情退去之後,她枕在我懷裡睡著,我卻突然感到莫名的清醒,並且想起淑乙。


「不曉得她今天作實驗忙不忙?」是補償心態作祟嗎?


突然浮上這樣的念頭,讓我想打電話給她。


想伸手拿手機,身體卻被無法動彈。


低頭一瞧,辣妹仍枕在我的手臂上。


我看了辣妹的粉臉,吻了一下。


「算了。明天再打給她好了。」


少打一天應該不會怎樣吧?


關燈睡去之後,房裡的聲音才逐漸清晰。


電風扇在漆黑的房裡靜靜地吹著,


我想起剛剛在激情的時候,電扇風速好像有加強一些,讓汗水淋漓的我感到暢快。


雖然辣妹對電風扇的智慧感溫功能略有微詞。


「好奇怪喔,總覺得電風扇跟著我們擺動。而且越吹越冷。」


不過我笑她辦事的時候該認真一點,想這麼多做什麼。


當然,我不會告訴她這是我女友的臨行禮物。


因為我知道,雖然是逢場作戲,女人還是會吃不屬於自己的醋。


話說回來,淑乙買的這款風扇真不錯,很人性,


知道我「運動」會熱,還特地加強風速。


電風扇搭上涼席簡直是絕配,


像我這麼怕熱的人睡了幾天都沒開冷氣,你就知道這有多涼快。


雖然激情了一晚,體力略有耗損,但這天晚上我卻怎麼也睡不著。


One night stand我不是第一次玩,


但把女人帶回曾和女友同居的宿舍,感覺還是怪怪的。


淑乙睡覺時習慣牽著我的手,


不像現在身邊這陌生女人,枕著我的肩頭讓我動彈不已。


不是固定的關係比較會束縛嗎?


我怎麼突然覺得玩遊戲還比較沈重?


「嗡……」手機在電腦桌上震動著。


應該是淑乙吧?該去接嗎?


我輕輕挪動身子,好不容易移開了她的頭一點,辣妹卻又伸手摟緊了我。


我拉開她的手,她又將腳跨了過來。


「擺明不讓我走就是啦?」我無奈地笑笑。


那就別接好了,裝作自己睡了。


反正淑乙也知道,我睡了是很難醒的。


手機震動了一會兒後歸於平靜,我擂鼓的心也安下不少。


「叩叩!」手機聲才停,門外又傳來兩聲敲門聲。


很細微的聲音。要不是因為關燈,我可能還沒察覺。


不會是淑乙吧?


她不是那種會突然出現給驚喜的女人,這麼晚了應該客運沒開吧?


而且她要怎麼從車站來?


我冷汗飆出。思索著該如何應對。


「叩叩!」敲門聲又來。

我躺著,眼睛盯著門把上的鎖頭看。


我已經將門從內上拴反鎖,就算是淑乙也進不來才是。


「嗚嗯……」辣妹在睡夢中輕吟了一下,我趕緊用手掩住她的嘴。


「好像不在。」門外女聲輕輕地說。


接著是「喀喀」聲,高跟鞋離開的聲音。


我的心放下了一些些。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