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霏: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哈囉!」才剛走出教室,身後便傳來一句親切的叫喊:

「請問妳是英台同學嗎?」

「呃……」雖然是親切又溫柔的呼喚,我的名字卻引來了許多人的側目,

讓我不知該不該回頭才好。

我頓了頓腳步,決定加快步伐離開。

「欸!別走啊!」那人從後頭追來,我下意識加速跑遠,

「欸!等等我!」那人仍舊鍥而不捨地追來。

「英台同學!等等我!等等我呀!」跑到最後,我倆演變成追逐場面。



路旁觀戰的人忍不住閒語起來。

「哈哈!妳看!有人在追英台耶!你說那是梁山伯還是馬文才!」

「噗哧!哪有人撲蝶跑這麼快的!」

「唷!跑這麼快,說不定他們等下就拿出紙鳶來放了。」

「好浪漫喔!哈哈哈……」




我氣得停下腳步,怒吼:「你們給我閉嘴!」

圍觀的人群裝沒事地迅速離開現場。

唉!原本只想低調走開,反而引來更多注目!

都怪我那浪漫老媽取的「好名字」啦!

「找我幹嘛?」我沒好氣地回頭瞪向剛才叫我,

害我成為「校園焦點」(簡稱笑點)的始作俑者。

啊?竟然是個男的!本來聽他嗓音還以為是女低音哩。

「妳別這麼兇嘛!英台同學!」眼前的高瘦男子一臉委屈地看著我。

看他的身高,至少有185公分吧?

我依舊板著臉。「有話快說。我可不想更多人來圍觀。」

他彆扭地扭扭身子,「嗯,那個……我叫夏紹薰,是妳在班上的學伴。」

「喔。學伴。」我不太感興趣地瞥了他一眼。「所以呢?」

「沒啦!那不重要。」他傻呵呵地搔搔頭。

「那我走了。」我毫不考慮地轉頭便要走。

「等等!」夏紹薰搶先一步擋住我。「我是來找妳去打工的。」

「打工?」我頓了一下,旋即說:「我沒有應徵工作哪來的打工?」

「是這樣的。學校每個月會給外籍生特別津貼,

妳是交換學生過來的,同樣也可領每個月一萬的補助。」

他滿頭大汗地拿起手上的牛皮紙袋,從裡頭抽出資料紙。

「這麼好喔?」不問原籍地就可以領津貼?台灣真是有人情味的地方!

「不過……」

我就知道一定有但書。

「不過什麼?」我問。

「不過妳每個禮拜得從事校園服務十小時,才能領這筆錢。」

每週十小時,算一算每天只要工作兩小時,還能週休二日,算來時薪頗高的。

「OK啊!我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我豪爽地問。

夏紹薰朝我一笑,擠出深深的酒窩,「我來正是要帶妳去。」

「那走吧!」諒他也不敢騙我,於是我問也沒問,便跟在他後頭。

走過紅土操場,踩過茅草草坪,夏紹薰帶著我走入綠油油的桉樹林裡,

眼見身旁景色越來越荒涼,光線越來越暗,我開始感到內心惶惶不已。

我這人什麼都不怕,就怕黑。



「喂!你要帶我走去哪裡?」我索性停下腳步,鼓起勇氣問。

「當然是……,」夏紹薰緩緩轉過頭,瞇著眼,嘴角微微勾起。「帶妳去『工作』囉!」

「啊剎!」我飛身一踢,一腳踢中他的左臉。

「呃啊……」他應聲倒在樹葉堆裡,撫著左臉,含糊不清地說:

「英台同學……妳……妳幹嘛踢我?」

「誰叫你不安好心!」我兇狠地往前揪住他的領口,正打算補他一拳……

他雙手慌張地在臉前揮舞,「別……別打啊……我真的是要帶妳去工作啊!」

我再度掄起拳頭,「還敢說!看你一臉色瞇瞇的樣子!我看了就有氣!」

「冤枉啊!我……」他停下亂晃的雙手,指著瞇起的雙眼,

「我不是色瞇瞇,是被小黑蚊叮的啦!」

我仔細一看,他雙眼還真腫得不像話。

「算我誤會你!」我對他伸出手,「起來!」

「謝謝。」他被我蠻力拉起,一時間還站不穩。

挺有禮貌的,被我打還跟我說「謝謝」。

他起身後拍拍屁股的落葉灰塵,「那個……英台同學,以後要打我前,請先問過小黑蚊。」

怎麼,我才剛想誇他,他又賣乖啦?

我冷冷地舉起握著的拳頭,「少囉唆,快帶我去工作的地方!」




「是是是!」他忙不迭地往前快步走去,帶我來到一處看來老舊的木造建築。

「就是這裡了。」夏紹薰終於鬆了口氣,停下腳步對我說。

「這啥鬼地方?」我疑惑又不解。

「嗚哼哼……」夏紹薰沒答我,只是陰森地笑了幾聲。

「啊剎!」我頭也沒回地,往他右臉踢去。

「英台同學!妳幹嘛又踢我?」他倒在一片沙土上,委屈不已。

我看見他那兩片速成的「香腸嘴」,知道又是小黑蚊的傑作。

「誰叫你沒事在那笑!」

「我真的是帶妳來工作的嘛!」他揉揉發腫的兩頰。

「我也只是告訴你我穿幾號鞋啊!」我學宗師李小龍刷刷鼻頭,「記住啦!」

我走到木造建築的門口,發現上頭懸了一個匾額。

上頭寫了三個字。




大‧宅‧門。






「這啥鬼地方?」我疑惑又不解。

「妳進去……就知道了……。」夏紹薰瞇著眼,腫著香腸嘴說。

「啊剎!」

「呃啊……」

我推開門,走入這棟詭異的建築。


作者夏霏: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