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火化出來的礦物質只值4.5美金。」出自電影【數字戰】
人的靈魂有21公克。在台灣,身份證號碼是9碼,每支手機號碼有10個。
人的存在,往往被簡化成一串沒有生命的數字。

數字戰 / The Numbers Station
上映日期:
2013-05-10
類  型:動作
片  長:1時25分
導  演:Kasper Barfoed
演  員:瑪琳艾柯曼(Malin Akerman), 約翰庫薩克(John Cusack), Hannah Murray
發行公司:宝米數位
官方網站:
http://www.facebook.com/pomifilm 

「數字戰」劇情大綱:
曾任中情局殺手的艾莫森(約翰庫薩克飾)因為一次任務手下留情,沒有根除目擊少女,而被上級派到偏僻的「數字廣播站」駐守。所謂的「數字站」,是以密碼傳遞暗殺任務,一旦數字從廣播裡傳出來,目標在短短數分鐘內就會被做掉。艾莫森被流放到數字站後,奉命保護解譯數字密碼的女傳話人(瑪琳艾柯曼)。然而某次數字站碉堡遭受攻擊,艾莫森奉命要殺掉他目前保護的女傳話人才能活命。艾莫森該如何解謎?如何選擇命運?



「數字戰」的劇情,大抵來說,是許多電影都拍過的「冷血殺手良心未泯,反而保護被殺的目標」。

然而,我看完電影後深深思索的,卻是「生命的抉擇。」

娃娃臉的帥大叔約翰庫薩克飾,在劇中飾演中情局殺手艾莫森,以冷靜、自制的演技詮釋解謎、驚險的劇情。對照熱情、幽默的女主角,艾莫森顯得冷淡而嚴肅許多。艾莫森的生活簡單,甚至可以用乏味來形容。除了殺人之外,放假的週末只會在家喝酒、睡覺。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娛樂,在他臉上從頭到尾也沒有出現過笑容。雖然身為一流身手的殺手,但他對於命運卻毫不抵抗:國家要他殺人或是流放邊疆,他都一副無所謂、認命接受。這樣對生命毫無生氣、毫無期待的他,在面臨「殺了保護對象才能活命」時,卻沒有當機立斷執行殺人任務,而選擇和被保護者一起奮力活下來。電影以「聲音線索」帶出畫面的手法,很有想像力。或許場景有些單調(集中在數字站碉堡之中),但艾莫森的冷靜與掙扎,才是這部片最大的亮點。


電影結束後,我似乎解開了長久以來的疑慮。

那就是:「不想活下去的人,也不一定會拼命去死。
碰到生死關頭,會選擇拼命求生。」

我曾碰到一些對生命失去熱情的人。他們就像電影中的男主角一樣,常常認為自己生命失去意義、活著很不開心。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輕生的念頭,做過自我傷害的行為(像男主角一樣,把自己和世界隔離,也是種自我傷害)。其中有些比較嚴重的,常會把「想自殺」掛在嘴邊,讓身旁的人為他緊張、難過、焦慮、阻止他做傻事。但往往,這些大肆嚷嚷輕生的人們,比誰都還活跳跳得久。剛開始,我不明白這種人的想法,聽到他們想輕生,總是會著急傾聽、阻止,但後來,我才漸漸明白,這種喜歡自怨自艾的人,已經習慣用負面字眼去勒索別人的同情心,希望用「否定自己、傷害自己」的方式,被他人關心、注目、肯定。玩太多次「死神來了」的遊戲,到最後的下場就是眾叛親離,沒有人想繼續同情,新朋友也會感到十分有壓力。而這種人,就跟男主角一樣,對生命沒有期待,但也不會想拼命去死,碰到危機時,依舊本能努力求生。

艾莫森耽溺於目擊少女死前的眼神,宛如惡夢無法脫身,即使到了距離遙遠的異地,依舊拿可怕的回憶折磨自己。關於生命的熱情與快樂,其實沒有人可以幫你。只能等到你自己想開,從夢魘中積極脫離。艾莫森和女主角決定違抗命運,保護暗殺名單的對象,就是對命運的主動選擇。

或許人生到最後,只剩一串數字:病床編號、死亡時間、火化排序、骨灰罈座標。但這些數字並不能完全代表你在這世界留下的軌跡與回憶。讓你感到「不幸福」、「不快樂」並非都是他人造就的問題,拿回你生命的主導權,才是你身為「人」的價值所在。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