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仙魔戀】第二章 第一節 入魔之途:覺醒(中)












司徒赦來到東青岩衛面前。


東青岩衛一聽說司徒赦是奉邪使前來打聽持怒的下落,露出了正中下懷的邪笑。東青岩衛心想,若不把握這次機會出賣持怒、好除去這多年的眼中釘,更待何時!便道:「持怒那傢伙就像打不死的蟑螂,雖然功力不高,可是逃跑技術一流。這次耽擱,肯定是遇上不小的麻煩!我本來還到焦木谷去,打算趁他受傷,取他那條賤命,可恨的是,他居然在逃跑的時候,還一邊湮滅所有行蹤的線索!白白毀了我能對他落井下石的好時機!」


「你說的『線索』是指?」司徒赦抓緊時機問。


「持怒仗著自己在邪使手下做事,平時作威作福,在魔界結怨甚眾,所以每次離開魔窟之前,都會將所有他步伐殘留的餘焰化為紅焰線糧,丟給妖怪分食!」東青岩衛越說越氣,綠色的瞳孔強烈散發出憎惡又不甘的眼神。「不過,嘿嘿,我倒是查到了幫他處理這次行蹤線索的對象,那就是焦木谷的火雲怪。」


又是焦木谷?司徒赦嘖了一下。


看來焦木谷的怪物還真不是普通的多!


「既然你知道線索在火雲怪的肚子裡,怎麼不去取來?」司徒赦問。


東青岩衛驕傲地看了司徒赦一眼,鼻前的牛環晃啊晃,「你以為我像你這種新來的,可以整天閒晃度日啊?要不是絕魔尊時常派遣我護駕,我早就三兩下收拾掉那些火雲怪,隨隨便便就除掉持怒那心頭之患了!」


「魔族的口氣怎麼一個比一個大?」司徒赦心想,「這傢伙肯定不知道我是絕魔尊眼中最具潛力的新強者,屆時若被我逮到機會,我一定要給他吃頓排頭!」


東青岩衛理所當然地說:「既然邪使派你來探詢持怒失職之因,那你就到焦木谷去幫我殺死火雲怪,至少要蒐集多一點紅焰線糧,我才能給你拼湊出持怒的下落!」


司徒赦雖然不滿東青岩衛那理所當然的口氣,但想,既然擔下邪使的命令,不答應殺怪也不行。


「所以說,這回到焦木谷麻煩事還真不少!」司徒赦來到碼頭,等候前往焦木谷。他掏出懷間的「仙魔道」手冊,確認此行前往焦木谷的各項任務。


手冊上緩緩浮起淡淡的墨跡:



焦木谷任務:

武生導師:「消滅石頭精、烈炎蜥、火雲怪與磐怪各二十五隻,以證明具有化身武生資格。」

邪使:「取回十隻吸血蝠妖骨,以作為魔界封印之煉化材料。」

東青岩衛:「從火雲怪腹中取回至少十段紅焰線糧,以調查持怒的下落。」



司徒赦口中喃喃此行任務,忽而一道赤焰破空而來,司徒赦倏地凌空旋轉。烈焰燃燒之聲不絕於耳,刺麻的觸感竄遍全身經絡。忽得一股莫名的力量,使司徒赦精神為之一振!再睜開眼,已身處於焦木谷中。


才踏上焦木谷龜裂的土地,便得一陣騷動不已、來者不善的預感。司徒赦根本不必看冊子按圖索驥,那些魔界使者吩咐他要殺的妖物便自投羅網而來。司徒赦揚手揮動他從哭竹村帶來的紫陽長槍,幾個旋身突刺,花不過幾下功夫便擊潰朝他撲來的烈炎蜥和火雲怪。石頭精和磐怪雖然動作遲緩、攻擊力弱,但身子堅硬猶若磐石,得花力氣纏鬥才能夠解決它們。若非身後的邪剎光環源源供給司徒赦充沛的魔力,司徒赦恐怕還沒被石頭精和磐怪所發射的亂石擊倒,便已經氣力耗竭而亡。


「沒想到絕魔尊御賜的邪剎光環這麼有神效!」


戰鬥後的司徒赦攤坐在地,氣喘吁吁地看著遍地妖物的屍骨。


稍事休息之後,司徒赦開始撿拾這些魔物的妖骨,好帶回當作有能力成為武生的證明。並從魔物墨綠色的血泊中,挑出火雲怪腹中殘存的紅焰線糧。


「紅焰線糧?說得倒好聽,不過是些發紅光的線,能湊出什麼線索?」司徒赦把蒐集來的紅焰線糧排在地上,怎麼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搞得我滿手是血,腥臭極了!」司徒赦不悅地說,將紅焰線糧納入包袱,厭惡地甩甩手上未乾的魔物濁血。


豈料這些濁血竟引來更大的殺機!


就在司徒赦鬆懈之時,忽有吸血蝠撲天蓋地朝他襲來,司徒赦一個彈身,還來不及站穩定神,吸血蝠即毫不留情地飛身朝他一陣撲咬。一隻又一隻的吸血蝠彷彿不怕死地接踵攻擊司徒赦,司徒赦慌亂之際,只得胡亂舞弄手上的紫陽長槍。雖然當中打落了幾隻,卻仍不敵吸血蝠群強勢罩頂的攻擊。司徒赦被撲咬得身上一道又一道血痕,狼狽地不知所以。


忽而一陣異香伴隨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至近,雜沓而來。幾隻狀似虎、疾似豹、背有長角的妖獸口銜仍在焚燒的香爐呼嘯而過,不意燻落了幾隻吸血蝠,並讓司徒赦有機可乘,趁勢抽劍擊落十數隻吸血蝠。最後盤旋上空的吸血蝠不敵異香燻繞,只得飛離四散。


司徒赦見狀大喜,趕緊迅速拾起散落在地的吸血蝠屍骸,打道回魔窟覆命。


「幸好那些妖獸及時現身,要不我早命喪那些吸血蝠口下,落得狼狽死去的下場!」司徒赦背著濁血淋漓的包袱,慶幸地想。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了一段路,忽而想起邪使要他灑落骷顱頭骨灰作為覆命。


司徒赦掏出安放於腰間,裝有骷顱頭骨灰的小布囊,輕灑部分落地。


骨灰一沾地,一道煙硝氤氳便冉冉升起。


頃刻,邪使竟立於氤氳之中!


「邪使殿下!」司徒赦愕然不已。他怎麼也沒想到,骷顱頭骨灰竟能召喚邪使!


「我交代你辦的事,進行得如何?」邪使的聲音比之前聽到的還尖銳許多。


司徒赦感到很刺耳,只得退後幾步。「祭祀要用的吸血蝠妖骨已蒐集完畢,現在就等把火雲怪腹中線索交給東青岩衛,好去調查持怒的下落。」


「這麼簡單的事你也要辦這麼久?」顯然,邪使不是很滿意司徒赦的效率。


但司徒赦畢竟是盡全力了,甚至方才還差點喪命!


「你把蒐集到的祭品放在焦木谷隘口,我自會叫人去取。你繼續調查持怒的下落,有後續再來向我回報!」邪使冷哼一聲,身影瞬間消失在氤氳裡。


原來,氤氳裡不過是邪使的幻影分身。


司徒赦鬆了一口氣。


「既然是幻影,理當傷不了我。」司徒赦這麼想,懊惱著還得拖著傷勢,繼續調查持怒的下落。


雖然身上的傷並不算重,但方才那場纏鬥也夠傷神的。司徒赦決定,先找個安全的洞窟睡他一覺再說。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