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仙魔戀】第二章 第一節 入魔之途:覺醒(下)












焦木谷裡處處是硫磺混沌之氣,聞久了不免昏沈。司徒赦好不容易找到一處洞窟,倒頭便沈沈睡去。睡眠中不斷被妖物的唏嗦聲干擾,司徒赦這一覺睡得很不安穩。他乾脆坐起,心想,既然睡得不好,不如去找找持怒的下落。可是一個轉念又想,若不把火雲怪腹中線索交給東青岩衛,自己是要從何找起?還是先回魔窟一趟吧!司徒赦心想。


司徒赦來到焦木谷隘口,將裝有妖骨的包袱放下,打算隨著邪使派來的手下一同回魔窟,跟東青岩衛問清楚持怒的蹤跡再說。等候的期間,司徒赦把玩那袋裝有骷顱頭骨灰的布囊,竟不意灑落剩下的骨灰!


「完了,該不會又召喚邪使,這下怎麼交代?」面對這該死的意外,司徒赦一陣膽寒。


誰料,氤氳之中竟出現了東青岩衛!


「怎麼,蒐集完紅焰線糧了嗎?」東青岩衛晃著尖銳的牛角說。


「呃……,是的。」司徒赦答。


竟然是東青岩衛?難道說這骨灰是想到和誰覆命,就會出現誰的身影嗎?


真是好險!


「你想的沒錯!邪使給的骨灰正是此用!」連東青岩衛也會讀心,似乎這已是魔族基本的能力。


東青岩衛要司徒赦把紅焰線糧集抓在手上,點一把火把它給燒了。


「燒了?我這麼辛苦蒐集來的,竟然是要把它給燒了?」司徒赦不可置信。


「照做就是!」東青岩衛廢話不多說。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司徒赦從邪剎光環引火,一下便點燃手上的紅焰線糧。


紅焰線糧燃燒的時候,東青岩衛的嘴角一點一點地上揚。


「哼!持怒那傢伙以為他毀蹤滅跡就可以瞞天過海,但憑我跟他交手多年的經驗,要把這些線索拼回來,易如反掌!」東青岩衛在氤氳裡,眼神依舊犀利。


東青岩衛的表情隨著火光由怒轉喜。


「啊哈!那傢伙居然被焦木谷的刀鬼給打敗了!雖然他沒死,卻受了嚴重的內傷。因為怕邪使殿下降罪,所以還躲藏在焦木谷東方!我真恨不得立刻趕去,送他最後的致命一擊!可是我現在有職責在身……該死!」東青岩衛面露懊惱。


忽地,東青岩衛轉瞬心生一計:「喂!代替我,把他從焦木谷揪出來,讓邪使殿下好好對付他!邪使殿下可是以酷刑聞名,讓絕魔尊寵愛不已的!哈哈,我想持怒那傢伙現在一定像喪家之犬,躲在焦木谷某處不敢出來。想到他在邪使殿下面前瑟縮求饒的模樣,我就興奮到發抖,哈哈……」


連說話都不留情的邪使,執行酷刑一定也毫不手軟。思及此,司徒赦竟也有點期待。


「這麼難得的好戲,你怎麼還在這裡耽擱?」東青岩衛催促著。


「我立刻就去!有點耐心吧!」司徒赦答。


東青岩衛大方地給了司徒赦一袋金錢,作為他揪出持怒的動力。錢袋在氤氳中鏗鏘落地,東青岩衛的身影也應聲散去。


司徒赦往持怒藏身的焦木谷東方走去,嘈雜的騷動聲沿著一股奇異的氣息漸漸平緩,取之代替的是微弱的喘息聲。司徒赦循聲而去,竟在岩縫角落發現一個不起眼的黝黑洞窟。


「持怒!我知道你在裡面!」即使只有一點把握,司徒赦仍自信地朝裡頭喊:「我是邪使殿下派來的,你的形跡已經敗露,就別再躲了!」


「啊!該死!一定是東青岩衛唆使來的!」不甘願的顫抖聲從洞窟內悠悠傳出。


「快出來,否則我要殺進去了!」司徒赦喊。


「請您……請您千萬不要洩漏我的行蹤!我有一妙計,絕對不會虧待您……」持怒畏畏縮縮地扶著洞窟岩壁走出,看來甚是虛弱,但仍勉力擠出笑容。「與其出賣我或把我殺了,不如聽我的計策,絕對讓您聲名大噪!」


「我倒要聽聽你怎麼說?」司徒赦見持怒畏縮的模樣,反倒得意起來。


「我雖然受了重傷,但祭品仍毫髮無損地被我藏在焦木谷的某處洞穴裡。現在魔窟正缺祭品,如果您幫我把祭品送回去,絕魔尊一定會對你青眼有加!」


見司徒赦不為所動,持怒再接再厲地說:「怎麼樣?那些焦木谷的刀鬼,見到您一定嚇得不知所措,立刻將元神石交出來!」


「刀鬼?那不是害你受重傷的妖物嗎?」司徒赦漠然道。


「你……你怎麼會知道?該死!東青岩衛那傢伙……」持怒又是驚訝又是懊惱,氣自己沒掩飾好,竟然還是暴露了行蹤。


「放心,刀鬼能把我傷成這樣,它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你現在去解決他,不會費你太多力氣。」持怒諂媚地笑,從身後掏出一把鑲有鬼頭的彎刀。「我這把噬骨刀送你,這可是邪使殿下贈與我的,取妖物之命很好使。」


「送我?」司徒赦看著彎刀上的鬼頭,果然和邪使手中的利刃長得差不遠。


司徒赦不客氣地從持怒手上接過,不禁得意,「你確定?這麼好的一把刀要送我?」


持怒毫不猶豫地點頭。「是的,只要你不要把我送回邪使殿下手上,這把刀就送你。不過,你還得去幫我從刀鬼身上搶回元神石才行。」


「如果你沒騙我,而刀鬼真那麼好解決的話,那有什麼問題?」想到可以得到一把刀,又可以帶祭品回去邀功,司徒赦真覺得是場划算的交易!


持怒看了看天色,催促道:「要殺刀鬼的話,現在是好時辰。刀鬼清晨時分體力最差,它現在又有傷在身,是取它性命最好的時機!日頭完全升起後容易暴露你的行動,要動手可就來不及了。」


事不宜遲,司徒赦立刻動身前往。情況果然如持怒所言,負傷的刀鬼身體狀況虛弱不已,就連有輕傷在身、疲憊不已的司徒赦都可以輕易將之降服。或許也該敗這把噬骨刀之賜。總之,司徒赦不費吹灰之力便從刀鬼身上取回十枚元神石。」


持怒見司徒赦帶著元神石安全返回,緊繃的神情一下鬆懈下來。「太好了!有了這些元神石,我至少可以免除一死!你就幫我把元神石拿回去魔窟,讓我可以將功贖罪吧!」


「你不一起回魔窟?」司徒赦問。


「我就算回魔窟也沒前途了,不如留在這裡作威作福,還比較有利可圖……」持怒自嘲道:「我會強迫幾個這裡的居民幫你把這些祭品送回魔窟,你只要去跟邪使回報一聲就成啦!」


司徒赦想想也好,先把祭品帶回去邀功,若邪使仍要他押持怒回去,至少已經知道他藏身之處,就算持怒要逃,有傷在身也跑不遠。


「好吧!我這就把祭品給帶回去。」


司徒赦沒告訴持怒,他此行前來焦木谷,為的就是取吸血蝠當祭品。這下竟讓他找到煉化要用的所有祭品,簡直是意料外的收穫!



司徒赦指揮持怒派遣的焦木谷居民,將滿車的祭品回到焦木谷隘口。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邪使派遣來的手下便接他一同回到魔窟。東青岩衛聽說司徒赦返回,興沖沖跑到萬魔殿前,卻沒見到持怒被帶回嚴懲的好戲。東青岩衛一氣之下,撂下狠話說要親手取持怒的性命!


「他不知道要殺持怒幾百遍了……」魔界裡聞言者無不失笑。


被眾魔人嘲笑的東青岩衛氣得吹鬍子瞪眼,轉而咬牙切齒追討先前給司徒赦的金錢。


那袋不勞而獲的金錢,司徒赦哪可能雙手奉還?


「當初可是你自己塞給我的,我又沒跟你討。現在這袋錢是我的,我可不同意你要拿就拿!」


東青岩衛恨得牙癢癢,卻也沒能拿他奈何,只得頹然走開。


「最好別讓我抓到你小辮子!」東青岩衛走前丟下這句話。



司徒赦將所有煉化材料連同元神石一並交予邪使。邪使見到失而復得的煉化材料並未露出意外的喜色,反倒對元神石的來路感到好奇。一聽說是持怒要司徒赦所取,竟面露慍色,隨手揮退了意欲邀功的司徒赦。司徒赦從邪使手下拿到微薄的酬勞,那乾癟的錢袋掂一掂竟比東青岩衛給的還少,好像他本來就該捨命去取回祭品似的。


「怎麼,有錢拿還咕噥?你都還沒成武生靈徒,就以為自己是魔族啦?」邪使的聲音在司徒赦耳邊冷然道。「等你化身之後,就趕快給我去找地煞府的煉甲!」


司徒赦來到武生導師面前,才知道邪使方才給的錢袋重點不在裡面有多少錢,而是錢袋本身即是魔界使者的資質認可。武生導師以鬼眼觀看,確認司徒赦已完成所有交派的任務,便開始施予咒語。司徒赦在腥風血雨的龍捲風裡,逐步刮退身上的盔甲裝備,僅剩一襲素色息裝。


「你從人界帶來的戰備在魔界已不敷運用,當你選擇化身為武生,內勁、根骨、武器便決定你所有的戰鬥能力。這滅神槍和殘戾戟是絕魔尊親手鑄造,要贈予你的,對你往後的修練很有幫助。」


捲繞在咒語狂風中的司徒赦,感到一道無窮的力量從四方不斷竄入毛孔,就連沈睡已久的能量都被漸漸喚醒。


「原來,這就是成為魔族的滋味……」


他在狂風中瞥見雯雯蛻變的殘影,這才知道雯雯早他一步,也成為修練的武生。


完成武生的變身,司徒赦從導師手上接回絕魔尊贈與的武器,省了虛偽的道謝,頭也不回地前往地煞府找煉甲。煉甲一見司徒赦,便給了他一枚七殺牌,要他到焦木谷通往熔岩島的入口附近,去追問赤魂女有關焦石的進展。


「我才剛化身武生,連新到手的武器都還不知道怎麼使,就又要派我去焦木谷出任務,怎麼魔族都不會累嗎?」司徒赦滿腹牢騷,但仍持七殺牌前往焦木谷,沒想到煉甲口中的赤魂女,竟是他念念不忘的伊人!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