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承諾的恐懼,已經到杯弓蛇影的境界。

甚至連下週的邀約,明日一塊去哪裡...都會讓我陷入莫名的失約恐懼症中。

我害怕失約。

害怕不是當下所能實踐的契約,害怕你給的,種種的,可以期待的景況。

知道嗎?

在你說出我們要一起做什麼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凝想,
約會時的氣溫,光線,氛圍,你的氣息以及我興奮的心情。

我對於你的約定,那期待已經不分輕重,都與承諾等同了。

所以,當說出的約定無法實踐時,
我的失落,已經不能將之視為一場小小的電影或是晚餐,
而是,一場遺憾。

於是,當你隨口說要帶我去哪,要一起做什麼時,我就會陷入焦躁的迴圈。

真是嚴重不是嗎?

關於我對於承諾的重視,禁忌,是歇斯底里的病態。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