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那年到升大學補習班打工,

才知道原來升大學的市場這麼複雜、鬥爭、又充滿刺激。

五月進去打工的時候,我做的是電訪和「跑校」的工作,

簡言之就是想辦法混進學校發傳單和口頭宣傳。

通常公立學校比較好進去,私立學校可就戒備森嚴了。

為了達成宣傳目的,各式藉口裝扮都派上用場:

中午假裝要送便當、送課本﹔

假冒家長找老師(這時三大姓:陳、林、李的老師最好用)﹔

假冒家長要帶生病學生回家休息……。

七月的補習班,一連串的宰殺重考肥羊計劃才剛展開:

如何在台北市十幾家重考班中殺出重圍?

我們這些身處前線的輔導老師得嚴格訓練話術、提出本班特色、

連神情態度都得反覆練習。

因為一個小差池,可能就會錯失一票學生。

七月一日,奉補習班之令,我到考場發面紙、幫學生打氣,順便到別的補習班探測軍情。

補習班之間對彼此派SPY來探尋的情形其實早就心照不宣,

所以一些老鳥通常會怕被認出來而避免出擊,多半是將菜鳥推到最前線。

管理、師資和價格是必問的,當然還要偷偷記下對方的應對態度,班內的裝潢佈置,

如果能夠知道他們的招生狀況那就更優了。

這是我第一次當SPY,老鳥說,只要裝笨一直問就對了。

但也不能問的太有深度,免得對方起疑心。

通常當SPY有三套話術:

長得幼齒的SPY可以扮高中生說:

「考完第一科就注定會落榜了,反正我在校成績也很差,老媽要我先來看重考班。」

附加吊兒郎當的態度,面對解說時要裝作漫不經心。

不像高中生,但看來大學還沒畢業的SPY就得說:「我被二一了,想來重考。」

懊悔的表情加上浪子回頭的堅定語氣,保證加分!

至於脫離學生時代久遠的,只能滿面愁容當家長:

「我的小孩(弟妹)一向很皮、不用功,所以我想來幫他她看看補習班。」

當然話語之間一定要抱怨一下教育制度,小孩(弟妹)難管之類的,才有說服力。

SPY的行徑雖稱不上光明,卻是知己知彼的最佳途徑。

聯考前幾個月開始當SPY進出高中校門發傳單﹔聯考後扮SPY遊走各大補習班蒐集資訊。

雖然獎金不薄,可要機靈、膽大才辦得到。

補習班的工作如果能勝任,相信你已經具備基本SPY的能力,

可以朝國稅局和FBI更邁進一步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