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二十三日】爆
中午,他約我吃午飯。

已經好一陣子他沒這麼殷勤了,而且這次,還是跟他一些生面孔同學一起吃。我不說話,看眼前這群大男孩互揭瘡疤彼此揶揄。不說話的原因是上次他帶我和同學打保齡球和吃飯,我不過附和了一句同學揶揄他的玩笑話,便遭他冷眼相向,跟我冷戰了好幾天。

我當然知道男人要緊的是面子,無論他在家中多麼依賴撒驕,在外頭還是得有一家之主的姿態。然而我不過只是交際性地附和了那句完笑話,他竟然就這麼在眾人面前翻臉,跟我冷戰。那次吃飯後,他刻意隔絕我和他同學接觸的機會,直到今天,他興起邀我吃飯。

整頓飯我不說話,看眼前這群男人互揭瘡疤彼此揶揄。

回程,他說要翹課回家睡覺。我沒責備他,只淡淡說這樣不好。說太多他會厭煩的。他載我到學校辦事情,便回宿舍睡了。我三點辦完事,從學校步行回家路上,一輛機車尾隨著我。

「上車吧。」是他。

「你不是回去睡了?」我說,又驚又喜。

「我來接妳啊。」他輕鬆地說,「上車吧!」

我沒有多問。或許是他浪子回頭,沒翹課睡覺又跑來上課了吧。

到我家時,他說:「好累喔。等下社團不想去啦。」

「要不要上來睡?我可以叫你。社團還是要去啊!鼓棒都買了。」還是我陪他買的。

「好。」

於是我們睡了一場很沉的午覺。

我以為那叫幸福。

叫他起床去社團後,我深呼吸,打開他昨天的msn對話紀錄。

果然看到他和女生曖昧的對話!

「早知道那天不去你那睡了!現在系籃的人都知道了啦!嗚嗚!」原來他趁我不在時帶女生回去過夜,還是他們系籃的社團經理。

「別哭!要不要我去陪妳?」他還真敢!在我家用我的電腦打出這種話!

我看見他死黨阿樂傳來的對話:「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她?」「是啊。」「那你不要再去你女友那了,我幫你追。」

他那些死黨最近一個個跟遠距離舊愛分手,紛紛在班上交了新女友,唯一沒分手的他,竟然也被煽動棄舊迎新。

我可以了解他死黨的想法。那女的跟他們同系同社團,同圈子的人難免會湊合送作對。我和他們既不同系又少見面,他沒必要考慮沒有交集的我被拆散是作何感想。而男人間的友誼,似乎也避不了「幫忙把馬子」這招。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何他死黨要煽動他「棄舊迎新」的行為。

我看完他們的對話紀錄,理出他最近對我冷淡的頭緒:想追新歡又有死黨鼓吹,可能計劃甩掉我。我越想越氣,當下想出三個應對:
1、加入那女生的MSN,表明身分。
2、加入他死黨的MSN,問個清楚。
3、等他回來問他。。

你猜我選了什麼?

不是2也不是3,被抓到背叛,男人和他的友人一定會說謊。

我選擇跟那女生攤牌。

一開始我表明身分,那女生很訝異我不是「前女友」。接著,在我們時間的交叉比對之下,發現他今天中午也有約她吃飯,不過她沒空,才來找我﹔陪我吃完飯後,他騙我說要回去午睡其實是陪她上課(還是翹自己的課喔)﹔陪她上完課來我這邊午睡,晚上則在我這吃完宵夜又陪她再去吃一次……。說著說著,那女生激動地大喊「他是大騙子」,我則因為太洞悉男人把妹說謊的招數而顯得冷靜。

「他這大騙子,我都不知道以後要跟他說什麼。」她說。

「不知道說什麼,就別接他電話或封鎖他吧。」我說,不帶感情的,彷彿這是別人的事。

「這樣好嗎?」她問。

「隨妳囉。」

晚上他來找我時還裝作若無其事,我問他是不是趁我不在帶女生回家睡?他不說話。「不說話是默認嗎?」我說。他說那是因為女生宿舍有門禁,但我想到他在msn跟阿樂說,他帶她回去只是想要抱女生而已。

我想到他們抱在一起睡的畫面,就像今天我和他的午睡,覺得噁心。

他推說頭痛又肚子餓,要去買泡麵休息去了,改天再談。我沒說話,拿了止痛藥給他,幫他按摩太陽穴,又煮了碗泡麵給他,「別去買了,天很冷。」我說,很訝異自己的冷靜。

對他好,似乎是種制約作用了。

臨走前,他握住我的手,「妳要好好的喔!我很擔心妳啊。」

我盯著他的手,努力記下這個場景。因為一分開,就可能是永恆的背轉了。

他才剛出我房門,那女生馬上在線上告訴我他打來約吃宵夜。

他不是頭痛要休息嗎?他剛在我這吃我親手煮的宵夜,竟然還有胃口再陪她吃?

男人,貪得無饜。

她拒絕宵夜。大概五分鐘後,他上線,告訴我他在阿樂房裡。然後,她告訴我,他在線上跟她告白。

他說:「你真的ㄧ點都不喜歡我?不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嘗試追求妳?」

他果然是想要確認備胎,再將我甩掉。這是人性,我不怪他。但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氣憤。

她:「你已經不愛她了嗎?」

他:「我的心已經不在她那了。不是我不喜歡她,是因為個性吧。我脾氣差,她比我更差。」

我氣到渾身發顫。我可以接受他瞞她我們的關係,可以接受他花言巧語的追求她,但說到我對他脾氣不好,這點我不能接受!我從來沒對他發過脾氣,就算是他要我半夜坐一個多小時計程車去找他,就算是他在香港發我脾氣讓我一個人半夜上街,就算是剛談判後他說頭痛肚子餓,我都沒發他脾氣。

他說什麼都好,污衊我的清白就不允許。

我打了電話給他,問他是不是在休息,他說他和同學討論功課(?他上次討論功課的結果是,期中考三十分)而且,他明明在線上跟她告白。

我說,如果你的心已經不在了,那麼,你要飛就飛吧,別再跟我扯謊。我說,漫天謊言,殘酷而且清楚。

他說,我有騙你嗎?我只是需要點時間想想。

需要時間?是需要時間確定他追得到那女生然後再跟我分手吧。

我說,如果你要甩掉我,不要等明天以後再說。明天,我要上一整天課,還要交報告。如果心懸在哪裡,就什麼都不能做。

他還是要我給他時間。我忍不住,問他,「你是需要時間確定你追得到那女生然後再跟我分手吧?」

他很訝異。我說,我知道他現在上跟那女生告白。

他靜了五分鐘,說,那是阿樂打的字。

我猜那是阿樂教他說的。

「我還是關心妳。只是那種關心,不是以前那種關心了。」他說。

「你這句話不應該在我知道你背叛後說出來。」我生氣地說,「這是我們倆的事,叫阿樂不要再插手!」

「剛那些話實在把我的心傷透了!我以為你要好好考慮,卻看見你要追她的消息。所以,超級難受,全身一直發抖。」

「是阿樂打的。我不可能口才那麼好,妳應該知道。」他說,「算了!我不想再澄清什麼了。」

當然當然,因為圓謊太難,你根本作不到!

「嗯,那要不要我請你吃宵夜?我去接妳。」他說。

「好!」我高興地答應,縱使現在心倦身累,一旦愛有機會,再怎麼累都值得努力。

他靜了一分鐘,「我想,我想我們還是先分開好了,我不知該怎麼面對妳。」

我倒抽了一口氣,一分鐘可以讓心如此翻轉!是不是阿樂搞的鬼?

「你要有心理準備,這一分開就會是永遠了。我不是指我去世,而是,心是會變的。一旦分開,就會習慣自己一個人,到時候再見面,什麼都不一樣了。」我說,「放心,我不會這麼輕易走的。」

「嗯。」他說,「那,早點休息吧。」

已經四點多。我好累,心和眼和身都是。好累,累得顫抖,累得哭不出來。我躺在床上,怎麼樣都沒辦法入眠。明天要提的兩份報告,我一點都沒力氣寫。好累。

五分鐘後,他打來。

「妳是不是打電話給她?」很嚴厲的質問口吻。

我沉吟一會,「是。」沒有多加辯稱。

他勃然大怒,「妳要我別將阿樂扯進來,妳又為什麼把那女生扯進來?」

這話好笑!「是誰將無知的第三者扯進我們感情的?你生氣是因為被我們知道你撒謊,你現在喜歡的是她,當然選擇罵我。」

他惱羞成怒要分開,我冷靜地說了「再見」。

掛上電話,我一點都沒辦法冷靜!

他的態度簡直像變了一個人!反反覆覆,謊言,責難,無情……,一旦心變了就是那樣了嗎?

我不知道。

只是我現在,心痛到要死去。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