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過了你生日的凌晨,才有勇氣書寫你。

說書寫其實不恰當,因為哭得顫抖的我的手根本拿不住筆。

只能癮忍指尖微微的振幅,急急敲下關於你的字句。

其實這焦躁是自9號就開始的,你該知道這數字的意義。

那是我無法將你單獨割取的回憶。

那曾是初吻紀念,卻是我和你,第一次感到生命如此的相依與剝離。

而12日是你的生日。

這象徵新生的植樹日子,正好與我的誕辰日:

父親節,那種父女相依的感覺,有著奇異繫聯。

記得14日是我們在一起的紀念日。

是美術公園綿密的輕吻,

是長椅上徹夜的傾心交談,是晨露時蒙著眼要你帶我狂奔,

是信任後認定後的纏綿誓約。

這9號12號14號毫不客氣地接踵而來考驗我對回憶地承壓性。

我無法書寫無法呼吸無法成眠無法不思及,你。

只好在13日的零點零時,這個即將崩潰卻又還沒破碎的日記,書寫,你。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