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夢到琦君「一對金手鐲」的畫面,

我夢見,在我對面的女孩綁著黃辮子,跟我「手碰手、腳碰腳」。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夢到這個。

醒來後,朋友告訴我,琦君走了。

好久以前,當我還不知道薛岳的死訊時,我也是夢到他。

或許我的腦海特別能接受過世的人來向我告別吧?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