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們來為家中多了一位新成員,乾杯!」

滷味店裡,名雅豪邁地舉起手上的啤酒杯。

「鏗!」大夥將酒杯一一互碰。

「我們來請新成員對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吧!」

名雅開心地看向婉綺,對婉綺俏皮地努了努嘴。

「啊?」婉綺楞了一下,「喔,我叫邱婉綺,今年大二,

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搬出來租屋,很高興認識你們。」

「正妹,有沒有男友啊?」岡駿故意調侃地問。

「嗯……」不打算說的婉綺遲疑了一下。

「人家跟你很熟嗎?」名雅跳出來幫婉綺解圍,「婉綺,妳別理他這大色魔。」

「哈哈,最好我很色啦!我最愛的是藝術好不好!」

岡駿不在乎地喝了一口啤酒,像想到什麼似的掏了掏口袋,

「對了,送妳一個見面禮。」

岡駿很快地拉了婉綺的手,將手心裡的石頭碎片放到她的手上。

婉綺低頭研究,「這是?」

其他人見狀掩嘴笑了起來。

心怡夾了一塊豬血糕送進嘴裡:「岡駿,你到底把你的膽結石分幾份送人啊?」

「哈哈……」名雅差點將嘴裡的啤酒噴出。

「膽結石?」婉綺看了看手上的黑灰色碎片,隨即觸電似地將之丟在地上。

「欸,那可是我的膽耶!」岡駿抗議,趕快拾起那塊結石。「妳沒膽我可還要呢!」

婉綺對於這樣的捉弄本想生氣,但看大家都在笑,也覺得有趣了起來:

「你們真的都是雙子座嗎?怎麼都跟我不一樣?」

「有一百個雙子座,就會有一百種個性。」心怡說。

「說得好!」名雅豎起大拇指。

岡駿吃了一口滷菜,「對了名雅,妳房間的蠟燭怪怪的耶。」

名雅心頭一驚,握著筷子的手顫了一下:「你什麼時候去拿我的蠟燭?」

岡駿邊嚼邊說:「昨天晚上啊!家裡只剩我一個,

半夜停電,我又不知道大家手電筒放哪哩,只好摸黑進妳房間拿蠟燭來點,

結果點起來有點怪怪的說。」

「怎麼怪?」

「嗯,說不太上來耶。我們點燃蠟燭後不是會有煙嗎?

可是妳的蠟燭一剛開始點有煙,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偶然轉頭一看,

那煙還是有,可是卻不是漸漸飄散,

而是飄散到一半突然不見,怎麼會這樣啊?」

名雅和心怡互看了一眼。

婉綺覺得她們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古怪。

「你拿的蠟燭是白的還是紅的?」名雅問。

「白的。因為妳的紅蠟燭上都有貼黃紙,

我想說那可能還沒拆封,所以挑白的拿。」岡駿說。

「你在半夜,點我的白蠟燭?」名雅將筷子擲在桌上質問。

「一根蠟燭才多少錢?大不了我買了賠妳。」

「不是價錢的問題好嗎?」心怡淡淡地說。

「那是什麼問題?」岡駿反問。

「重點是,你在半夜,點我的白蠟燭!」名雅,怒目看著岡駿。

對話又繞回原點。婉綺完全搞不懂他們的重點到底是什麼。

「反應幹麻這麼大?妳不也常常這樣?」岡駿對名雅的激動很不以為意。

「那不一樣!我是不得已的。」名雅說。

岡駿擱下筷子,「我也是不得已的啊!要不是停電的話……」

婉綺開口,「有話好好說,大家何必為了一根蠟燭搞成這樣?」

「妳閉嘴!妳不懂這嚴重性就不要多嘴!」名雅拍桌,忽地起身離席。

婉綺沒好氣地閉嘴。

婉綺實在很難理解:這些室友是怎樣,剛剛大家不是還很熱情嗎?

不過是點了一根蠟燭罷了,有這麼小氣嗎?

「唉。」心怡嘆口氣,「準!真準!

今天早上我看星座運勢,雙子座今天會衰到爆,還真被說中了。」

岡駿重新拿起筷子,頓了頓,

「我昨天拿的是名雅的蠟燭,不是炸藥啊。她是在氣什麼?」

「重點是你晚上點了它。」心怡慢條斯理地說。

「蠟燭不趁黑點要何時點?」

「名雅上次就是摸黑點了白蠟燭,結果……」

心怡附上岡駿的耳朵,嘀咕了幾句悄悄話。

「啊?真的假的?」岡駿聽了大叫:「難怪她這麼說……」

心怡到底說了什麼秘密?婉綺很好奇。

「請問……?」

「沒什麼好問的!來來來,快吃快吃!這家滷味真好吃啊!哈哈!」

岡駿故作輕鬆的態度讓婉綺更覺得不對勁。

「還是要我餵妳吃呢?」心怡的笑容讓婉綺感到寒冷。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婉綺看向門外,名雅的背影漸漸被街道外的暗巷吞滅。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