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著頭,將白襯衫的領子立起遮掩口鼻,怕他瞥見我會感到尷尬。我偷偷地端詳他的身影:他瘦了,髮型也變了。原本豪放不羈的雷鬼長髮現在剪成了規矩的短髮;愛穿T-shirt的他身上竟然穿了筆挺的襯衫;握著的手機也換了款式。說真的,要不是我對他的長相記憶太深刻,我甚至會以為他是個陌生人。聞承他側著身,靠在便利商店的門口,笑吟吟地講著手機。看來我們分手並沒有對他造成傷害,而他現在講話的對象,是新歡也說不定。


思及此,我的心突然揪痛起來。分開的這半年我拼命調適,為不告而別的他找了許多殘忍的理由說服自己:說不定我根本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說不定是我在無意間傷害了他、說不定他,只是玩玩而已……。好幾次,我差點就用這些原因催眠了自己,但每次回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我幾乎找不到我們之間微小摩擦的線索。和他戀愛時,我常常在想,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人?熱情、幽默、細心,與我有著絕佳的默契,滿足了我對於戀愛的一切想望。他是我心目中最棒的情人,也是最要好的知己。我們的戀情甜蜜順遂地讓人眼紅,甚至連我自己都嫉妒起自己。我以為我們會一直幸福下去,就像他給我的承諾一樣。直到那天,一如往昔的一通晚安電話後,他失了蹤影。


我嘗試了一切想得到的方法找他,跑遍了他可能出沒的地方,卻始終徒勞無功。我想,這可能是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的關係。畢竟半年的戀情肯定不夠完全瞭解一個人。聞承自己也跟我說,就連他自己也弄不懂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唯一可以聯繫上的只有巳涼,但與她的聯繫也僅在MSN上。


巳涼是聞承的同班同學,在一個研討會上,我認識了他們倆。失戀了半年的聞承對我有意思,巳涼便熱心地跑來幫我們牽線。


「他不是我喜歡的型。」我坐在研討會的座椅上,瞥了聞承一眼,嘆了口氣。「而且我剛失戀一個月,還沒恢復好,不準備面對新戀情。」


巳涼見我意興闌珊,斬釘截鐵地說:「你別看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他對女友可認真的!我敢保證,他會是個很棒的男人!」


「再說吧。我要上台報告了。」我懶散地給了她一個軟釘子,低頭整理手上的資料。


巳涼見我這樣,仍然不放棄地拉著我的手:「不然這樣好了,我們有開車,晚上一起去吃飯。」


我被她的熱情給感動,苦笑:「等我報告完吧。」


當天演討會結束,他兩在會場門口等我,我被動地上了他們的車。


一頓飯下來,巳涼不斷地稱讚聞承對前女友多好多好,只可惜前女友對他感覺不再,不然怎可能捨得放過這麼好的男人?說著說著,聞承的臉都紅了,我也在聆聽之下,對眼前這個男人產生好感。


其實仔細一看,聞承長得還不差,只是他失戀後習慣藏起他清秀的五官,用粗獷的造型示人。那天吃飯後,聞承每天都跑來帶我去吃三餐。「我知道失戀心裡會空空的,可不能讓胃腸也空空的啊!走吧,咱吃飯去!」


聞承的熱情和細心帶我漸漸走出陰霾。我見他笑顏逐開,心想,或許是我們一起牽手走出陰霾才對。


我們修復了彼此對於愛情的恐懼,也承諾了對方永遠的幸福。我們的戀情受到身邊親友的祝福。


除了他的前女友。


「又是她?」看聞承盯著嗡嗡作響的手機掙扎著該不該接,我心情平靜地問。


「嗯。」


明明就是前女友自己提出分手要離開,卻在得知聞承有了新戀情後,每天開始電話、電子郵件的轟炸攻擊。


「她真的很奇怪,當初我求她不要分手,她連連一句安撫都懶得敷衍。她知道我對妳有意思,還鼓勵我追妳。現在我們在一起了,她反倒求我回頭。妳說,我該怎麼應對她?」聞承苦惱地向我抱怨。


「告訴她,你很喜歡我,我們很適合,請她別再騷擾你。」我篤定地說。


「騷擾?這詞會不會太重?」聞承就是心太軟。


「不會,比起她之前對你的傷害,這樣說還算客氣的。」想起她之前對聞承出軌造成的傷害,我就對她深惡痛絕。


「妳說的是。」聞承感動地看著我。拿起手機正要接的時候,鈴聲突然停了。


不一會,MSN傳來瘋狂的叮咚叫嚷聲。


是她。



「看來,你不理她不行了。」我握著聞承的手,拉著他走到電腦前。「去吧,跟她說清楚。一直讓她這樣鬧也不是辦法。」


「嗯。」他深吸一口氣,在電腦前坐了下來。


「鼻鼻……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任性………我真的好想你、好後悔!給我機會重新開始好嗎?我知道你喜歡王建民,我幫你買了他簽名球,我還託人帶你最喜歡的進口肉乾,就是你上次說很好吃的那家……我……」


不等聞承開口,她便打了一長串的話。聞承看了皺眉,表情複雜:「Rose……妳不要這樣……我現在……」


「鼻鼻……我知道你現在有新戀情,你之前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在跟我開玩笑……我以為你會等我回來,就像之前一樣。你知道的,我只是比較糊塗,不是不愛你。沒關係的,你想談新戀愛也沒關係,我會像以前你等我一樣,等你回頭的。」


「Rose,我和她是認真的……」聞承望了我一眼,緩緩打下這些字。我看著Rose那些發了瘋似的自白,顯然她不知道曾經傷害聞承有多深。


「鼻鼻,我下個禮拜沒打工,我們出去走走好嗎?只要五天,不,三天就好,我們開車出去走走,就像以前一樣,到一個郊外、一個海灣,到一個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我們可以瘋狂做愛或是抱在一起睡覺都不要醒。我以前花太少時間陪你了,我想要好好補償你。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女友知道的。就三天,我會很乖很乖的,好不好?」Rose不理會聞承的反應,逕自說出她的計畫。


我覺得這女人很可悲。


聞承臉上出現莫名的表情,有些嘲弄,又有些報復的痛快。他手指停在鍵盤上,一句話也沒敲。這個一直把他踩在腳底的女人竟然毫無自尊地求他?可見真有報應的存在。


「鼻鼻,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我的姿態都這麼低了你還想怎麼樣?告訴你,你再不理我,我會讓你後悔的!」Rose示好不成,改為威脅。


不等Rose下一句話,聞承將她的帳號給封鎖。


「封鎖她好嗎?」我對她的恐嚇有點擔心。


聞承將我攬進懷裡,「放心,她傷害不了我們!」


「可是我怕她傷害自己。」我感到很不安。


「她說說而已。」聞承用手摸摸我的臉,「走吧,我們出去吃飯。想吃什麼?」


聞承封鎖Rose之後,她果然不再稍來任何訊息。


不知道她是放棄了還是有了新目標,總之她放棄一切可以聯繫聞承的方式,不再騷擾他。我和聞承都鬆了一口氣。但現在回想起她突然斷了音訊的方式,彷彿和聞承消失的行為如出一轍。


聞承的消失會不會是跟她有關?


這個可能我不是沒猜過。在聞承消失後,留言版裡出現了幾篇Rose的新留言。上面親暱地喚著聞承「鼻鼻」,還用我看不懂的文字寫著一串塞滿愛心符號的長句。我想過他們可能復合了,但我們的感情沒有什麼裂縫啊?他為何會選擇回頭呢?還是,是Rose又威脅他什麼了?


在我猜忌的時候,巳涼丟來一句話,掀動了我半年來好不容易平靜的心情。


「妳被騙了!洪聞承他根本是個愛情騙子!」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