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霏: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踏出醫院大門,亮晃晃的陽光惹得我一陣目眩。我從背包拿出醫院商店新買的白襯衫,趕緊將蒼白的身軀罩上。

我瞇著眼看頭頂的炙陽。不過初春的四月天,陽光已經毒辣地不容小覷,彷彿在召告些什麼似的。聽說向陽代表新生。好!那麼我決定從今天起,我得拋棄過去,展開我的新人生。

我低頭,捲摺起束口的長袖,看著宛似護腕的紗布,恍然失神了一下。

我想到我白色護腕。那是我深愛的他送我的。我們都熱愛網球,每週至少會去球場舒展筋骨兩天。一來一往,幾乎出手就得揮拍的球,好像我們約好給對方源源不絕的愛。每次打完球,他總會帶我到公館去喝果汁吃冰。熱汗淋漓的我們會不顧他人目光,逕自點一杯果汁或一盤冰一起享用。我們都享受痛快刺激的球賽,也沈溺於運動過後共享冰品的甜蜜。我以為我們的愛情會像網球那樣,「動者恆動、愛者恆愛」下去。可是,就在那一天,一通和平常一樣溫柔的道晚安電話之後,他就不見了。

不見了。就好像一顆速度不快的球,我輕鬆揮拍以為可以回擊,但揮了個空拍,球便從身邊飛過。一回頭,竟不見了蹤影。就連鐵網外也找不到球的下落。他就這麼「不見了」,好像人間蒸發一樣,按他的手機號碼只聽見語音信箱的招呼、打他家裡電話只換來一長串的鈴聲、按他家電鈴沒人在、去他公司也找不到人。他真的「不見了」,連他部落格的文章都刪得一乾二淨,若不是我電腦裡還有我們出遊的照片檔案,我真的會以為他的出現只是我的幻想。

「他在談戀愛時,的確是個很棒的男人。」當初剛認識時,要不是聽信他朋友的這句話,我不會這麼快信任並愛上他。那短短半年,我和他用盡了一切心力去愛對方,愛得毫無藏私、過癮不已。他對我的寵溺及依賴讓我以為我們絕不會分開,可是……

「他的確是很棒的男人,我們也愛得刻骨銘心。可是……他為何會突然搞失蹤?」在他「不見了」之後,我找上他的朋友巳涼。

「我說過,他在談戀愛時,的確是個很棒的男人。」巳涼嘆口氣,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可是我忘了告訴妳,那僅止於他愛你的時候。」

「所以,你是說他不愛我了?」我心碎地問。

「不愛了、不想愛了、不能愛了、不會愛了……,不管知道答案是哪個?總之,愛沒這麼多了吧?」巳涼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米亞,妳要知道,有些男人就是這樣。」

「可是我……」我還想說些什麼,話卻鯁在喉間。

「聞承是雙子座的,他喜歡新鮮感。」這是那天巳涼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所以,他是對我失去新鮮感了嗎?」我看著螢幕上靜止的MSN對話框,嘴裡不由自主地喃喃地說。

下意識地移動滑鼠,聯絡人清單裡,聞承的帳號是灰色的。

離線?隱身?還是封鎖了我?我握著滑鼠的手抖著,怎麼也點不準他的名字。


「都半年前的事了呵。」我向著陽光笑。半年前,他剛消失的那陣子,驚懼伴隨著寒流侵襲了我的世界。我用盡一切方法去找他,只求見他一面,要他一句分手的理由,即使是敷衍的也罷。我無法接受他的不告而別。是他親手修補了我對愛情的不安,也是他對我撒下滿天恐怖的網。他的離開是另有新歡,還是對我積怨已久?是不得已的苦衷,還是突如其然的意外?我就像是安逸的草原之獅,突然落入從天而降的荊棘牢籠,任憑我如何衝撞、揣想,撞得頭破血流,都沒法取得他親口吐出的謎底。我只能打給巳涼,因為這是我為一知道的他的朋友的電話;然後每天更新好幾次他的部落格,好在第一時間跟上他的足跡。可是每回看他空蕩的部落格我就鼻酸,眼前像是翳了一層霧,怎麼看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半年前的冬天,是我生命中最寒冷的時節。

那時的我以為陽光早已棄絕了我。真的!當我在他的部落格看到他前女友的親密留言那刻!

我低頭,打住回憶。眼前的陽光雖然能夠驅走寒冷和黑暗,看久了還是會不適的。我踅步向前,站在紅磚道上等紅燈。

過了這道斑馬線,我要開始,重新過沒有他的人生!清除一切陰影,包括關於他的記憶!

我這麼想著,嘴角微微一笑。側頭整理我手腕上的紗布時,卻突然看見對街站了個熟悉的身影!

是他,我深愛的,日思夜想的他!洪聞承,那個不見了半年的他!

我訝著口,害怕眼前的身影,是幻覺!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