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出外旅行,最掛意不下的就是作品。

對於一個習慣每天用鍵盤創作的癮君子而言,

旅行中最痛苦的是可能就是無法用電腦創作吧?(我沒有筆電)

不過,遠離電腦也是幸福的開端。讓創作回歸紙筆,將一切淨濾,才是遠行的真諦。

臨行前一天,我整理行李後,開始預定電子報的發行內容,以及霏版討論的主題。

同時也寫了幾篇作品投稿,幾乎是把一周該做的電腦文書辦妥,才安心入睡。

一整晚我都淺眠,深怕錯過班車時間。

隔天七點許,我起床盥洗。吃了暈船藥後出門,趕九點鐘從嘉義開往布袋的客運。

這次的澎湖之行,原本是研究所同學說好的畢業旅行。

但他們預定上週出發的日期剛好碰到梅雨季,

而且他們規劃坐飛機去的行程太貴(來回機票約三千,住宿兩夜1800/人),

恰巧我身體微恙,就不跟他們一塊走了。

這次我單身出走,打算坐船到澎湖,

算一算交通費用不過1500(來回船票1300,客運100多),真是夠省了。

從嘉義市坐客運到布袋港約一個半小時,我坐的是九點的班次,

因為只有這一班可以直達碼頭,剛好趕搭十一點的船。

等船的時候,小雯打電話來(請參照367篇),跟我分享她上個月去澎湖的事。

「建議妳去搭潛艇,可以看到珊瑚礁,還蠻讚的說。」

我翻翻手上的船票,「我手上剛好有一張潛艇折價卷,坐一次要三百五,有點貴。」

「那沒關係。我正在計劃冬天去日本,會有破冰船,可以駛到冰河去,也很讚唷。」

「哇!超讚!我要報名。」

我興奮地說,但隨即想起我超怕冷的體質,

「不過我怕冷耶。我比較想去夏祭,可以穿浴衣逛街比較有趣呢。」

「還久呢,我們再從長計議。」

掛上電話,剛好是我登船時間。我搭的是「明日之星」客輪,選的位置是臥舖。

這是一個鋪著地毯的房間,累了暈了可以躺下來睡。

臥舖人不多,加上我不過五個。或許是睡眠不足,船還未開動我就感到暈。

天有些陰,看畢報紙的我,所幸躺下來休憩。

躺在船上,彷彿在水床上睡眠。

我枕著小抱枕暈眩地睡著,沒多久房間裡開始有人走動的聲音。

我睜開眼,不遠處出現島嶼。

我知道,澎湖就要到了。

下船前,我接到瑀珊的電話。

「今天自由副刊有妳小說喔。」

我從包包拿出鞋子穿上,一邊用脖子夾住手機說:「我知道。昨天報社有致電跟我說。」

「還有,我看報紙說,憂鬱症可以用針灸治療喔。妳不是很愛民俗療法?要不要試試?」

「聽起來不錯。但是要插哪裡?」

「好像是腦門耶。好恐怖。」

「那不就成天線寶寶?」我用白吃的聲音模仿起來:「你好,小波先生,再見。」

下船的旅客都對我投以怪異的眼光。

走到碼頭大廳,滿滿都是來渡假的旅客。

我走進盥洗室梳洗一番,出來時人潮已散去,只剩一個人影在大廳中徘徊。

這人跟照片挺像的,我走近,問:「是老闆嗎?」

他楞了一下,盯著我看半天,「呃,我就是。」

我朝他笑,「你好,我是來實習的。」

他抓抓頭,「妳跟照片,一點都不像呢。」一手接過我的背包。

我看著他,「我倒覺得你比我想像中還要笨唷。」

我的老闆有一副娃娃臉,靠那張幼齒又粉嫩的臉在外時常可以凹到不少好處,

譬如打折或兒童票之類的。

途中我們經過一間小學,我興奮地說﹔「ㄟ,老闆,你該上課囉。」

「拜託,我比較像國中生好不好?」

我竊笑,「好吧,那你等我兩分鐘喔。」

「幹嘛?」

我指著緊鄰國小校園的國中大門,「ㄟ,老闆,你該上課囉。」

老闆氣的牙癢癢的。

直達員工宿舍後,我們放下背包出外覓食。

「想吃什麼?」老闆問。

我想了想,「嗯,其實我有點暈船耶。可是肚子很餓。」

老闆靈機一動:「那我知道要帶妳吃什麼了。」

於是我們的車子停在一家很大的招牌的店門口。

「食神飲食連鎖專賣店」

「哇!」我看到招牌,嚇傻了眼。

「這家好,專治沒胃口喔!」老闆說。

於是我點了廣東粥。

等粥的時候,電視正在報導今天從台北飛往澎湖馬公的班機出事迫降的新聞。

「呼,還好我沒有坐飛機。」我說,「你看,我是不是很聰明?」

老闆也超配合:「對呀!妳最聰明了。」

我噗嗤笑了出來:「笨蛋!我是從嘉義來又不是從台北來!」

「哎唷,我被騙了。」

我笑,「你真的很笨耶。」

「食神飲食連鎖專賣店」真不是蓋的,在結帳的櫃檯貼了好幾張剪報,

還有香港飲食集團的認可呢。

不禁讓我懷疑他跟「大快樂飲食集團」是不是真的有關係?

買完粥,一走出店門口就看到一個猴子招牌,是賣冷飲的。

我看著猴子臉,開始傻笑起來。

「笑什麼?」老闆問。

「你看,是猴子耶。」我高興地指著招牌。

他疑惑地看著我。

我鼓起腮幫子,「怎樣?是不能喜歡猴子喔?」

他被我逗笑,「可以可以。」

回到宿舍安頓行李後才漸漸有胃口,吃了粥,稍事休息後,老闆來帶我出門溜搭。

「我帶妳去看一艘船,很大喔。」

我們來到第二漁港碼頭,一艘超大的船:「菊島之星」,就停泊在港口。

「好大喔。它會開去哪裡?」我問。

他詭異地笑:「妳猜呢?」

我想了想,「那該不會是餐廳吧?」

「哇!妳好聰明唷。」

「在天母有一輛公車餐廳,淡水也有一架飛機餐廳,所以我想應該就是船餐廳吧。」

我說,「不過要邀人家上『船』,挺害羞的說。」

「妳想太多。」

「菊島之星」是一艘超大的船,大門進去是賣紀念品的攤位,

賣的東西不外乎是貝殼類飾品和印章。

我逛了一圈,只買了幾顆藍莓薰香就出來。

「好熱喔。」我說。

「因為沒空調。不過樓上餐廳就很冷,很高檔喔。」

我們在大廳逛了一圈,看了些出海用具的展示。

走出「菊島之星」,對面是一間遊樂場。

「我想進去玩。」我說。

「裡面有很多台客喔。」

「那不要緊。就當作是蒐集題材囉。」

我們進去玩了投籃機,號稱藍球隊的老闆竟然以37:21慘輸我。

我忍不住笑他﹔「你好弱喔。」

他不服氣﹔「這跟真正的籃球又不一樣。」

我問:「那你會玩太鼓達人嗎?」

他搖搖頭。

「那我教你。」

結果現世報來了,我竟然輸給一個第一次玩的笨蛋。

我不甘心。「再來。」

我還是輸了。

換他得意起來﹔「哈!以後請叫我『太鼓小王子』。」

我抱著頭,痛苦地說﹔「這不是肯德基!」

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往後四天我狂被笑太鼓慘輸的事。

走出遊樂場,我們到隔壁的禮品店買了一些復古的火柴盒。

我一向喜歡復古的東西,所以看見李小龍和復古海報造型的火柴盒便特別興奮。

黃昏以前,我們到達馬公觀音亭海水浴場。

由於是周三,人潮不算多。沿著陡坡走下去,右手邊是小吃攤販,

再往前些的廣場有座小舞台,一位靦腆的阿伯正在唱歌。

說他靦腆,是因為他唱歌很小聲,

但每唱完一首,卻又很自信得意地顧盼台下,想要博得一些掌聲。

我和老闆當然是毫不客氣地鼓掌,要靦腆的阿伯上台已經不容易,

更何況他還是赤腳在台上的呢。

廣場旁有咖啡車,老闆買了一杯檸檬紅茶,小小一杯就六十元,超貴。

廣場後方有兒童遊樂區,一個妹妹正在神氣地駕駛迷你沙灘車。

不知是太得意還是太生疏,她竟然加速往護欄衝撞,

脖子都被護欄的繩子頂住了還不煞車。

我看了真不知該緊張還是笑。

她媽媽見狀趕緊過來幫她把車停下來,才免除她人仰車翻的危機。

我坐在兒童盪鞦韆目睹這一切的發生,

坐在我旁邊的另一個小妹妹看到傻眼,當場從盪鞦韆上倒栽蔥摔下來。

我來不及去扶她,她已經自己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對我笑。

後來那個衝撞護欄的小妹妹過來玩盪鞦韆,倒栽蔥小妹妹竟然當面跟她說:

「姊姊,妳剛剛好好笑喔。」

我心想,妳們兩姊妹半斤八兩吧?



快要離開觀音亭前,我接到加西的電話。

「ㄟ,妳會不會過太爽?」語氣充滿忌妒。

我顧作輕鬆地說:「還好啦!我還打算下禮拜去花東呢。」

「哎!我真歹命,真想辭職不幹了。」

「別唉聲嘆氣的,」

我把話筒朝向海,

「讓你聽聽海風聲。是不是覺得心情開朗多了呢?」

我可以想像他氣到快吐血的模樣。

唉!誰叫他想不開!加班的人是沒資格打給渡假的朋友的。


晚餐前,我們前進屈臣氏買盥洗用具,也在巷弄中隨處逛。

「這地方我好像夢過。」我指著一條小巷子。

於是我們走了進去,卻看到一座奇特的井。不,是四座井。

「四眼井」招牌上寫著。沒想到我們竟然闖入了馬公市最早的一條街,最早的一口井。

經過數百年沖刷的井,竟然還有流水潺潺,我看了恍神,卻也升起一股恐怖的感覺。



晚上,我們到風櫃去吃肉粽,還到山水去觀賞奇特的「月光砂」。

所謂的「月光砂」其實是被海浪衝上來的海底浮游生物,

只要海浪一退,用腳撥撥沙子,就可以看到零星的發光體,不過亮度很快就會消失。

我們在海邊看著月光,聽著小美哼唱陶吉吉的「沙灘」。

那瞬間,覺得世界的灰暗都結束了,只剩坐在海灘,隱隱發光的自己。

來到澎湖的第一天,天空沒有星星,因為星星都在我的腳下了。

月光沙灘。讚。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