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實在太好餵養了,不挑主人,只吃炒飯。

她將他當狗,揮之即去的跋扈。將他的尊嚴,剁碎,踩著,並濺出血漬。

祂將他當狗,呼之即來的寵愛。將他的尊嚴,呵護,捧著,並濺出淚滴。

在聖堂的鏤光玻璃光輝下,他渾身泥濘,等待,馴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