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柔軟的髮披散我的枕,蔓肆的髮無盡延伸,在我的指尖纏繞,繞纏。

靠近你面龐,你的五官放肆地放大。

是情慾加身讓我暈眩,閉上眼的你,顫動的眼簾,五官令我陌生。

我該愛的,是此刻乖馴仰躺的你﹔還是張開眼後,殘酷無助的你?

我只是忘了,你已死去。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