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們竟然在阿嬤家客廳睡著了。

阿姨她們不知何時回來的,我只記得朦朧中被叫醒回家,

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三個人便躺在床上睡著了。


夜半,我被一陣詭異的聲音吵醒。

天花板傳來一陣陣「喀喀喀」皮鞋踏地的聲音。

我覺得奇怪,因為我們住的是頂樓,

樓上是空盪盪的天台,怎麼半夜會有人在上頭走路。

我覺得怪,但沒有勇氣上樓去瞧個究竟。

轉頭看芬和慈,她們都睡的好安穩,算了,一定是我聽錯了。

我用力閉上眼睛,卻一點睡意也無。

後來迷迷糊糊睡了,卻做了堆亂七八糟的惡夢。


隔天起床,我竟然看到慈和芬竟然和我有一樣了黑眼圈。

「我昨天做了一夜的惡夢。」阿慈說。

「我也是。」我和芬異口同聲地說。

昨天被坑了一整天,又餓又累,難過她們會做惡夢。

不過,更令我驚訝的是,原來她們昨天也有聽到樓頂的腳步聲。

「只是我怕嚇到妳們,所以裝睡沒說。」芬說。

剛好表哥下樓,我便問他天台是否有加蓋房間?

「沒有啊!天台只有一個大水塔,就在妳們床的正上方。」


我聽了頭皮發麻,因為我們都確定,昨晚聽到的,不是水滴聲。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