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一次離家過夜。

我家管的很嚴,不單只是因為爸爸是軍官,媽媽是國小老師而已,我們家在地方上算是很有聲望的家族,百年來為了維護聲譽,造就了家族個性嚴肅拘謹。生長在如此高壓教育的家庭裡,動輒得咎的我只能步步為營,盡量表現得讓他們滿意。因為只要稍稍不順爸媽的心,就會惹來一頓惡毒的咒罵。

這種沒有傷痕的家庭暴力,總是讓我畏懼。


從小到大我唸的都是私立女校。別懷疑,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是,我們學校從老師到校狗都是母的。我們家不能看電視,不能上網路,所以連從媒體上看到異性的機會都微乎其微。

我只能在每天早上司機送我上學的途中,從墨黑的玻璃裡偷偷窺視路上趕著上課的男學生。即使是偷偷窺視,動作也不能太大,因為正襟危坐在一旁的褓母隨時都在監視我的舉動。我只要稍有越矩的行為,晚上一定會惹來一頓長篇教訓。我常在想,我的青春年華是不是就得在他們的監控之下虛耗殆盡?非得等到我人老珠黃了,才得以獲得自由嗎?


「自由」?多麼奢侈的字眼!


所以,當爸媽答應讓我參加高三的畢業旅行,我簡直不敢相信。

媽媽坐在我的梳妝椅,盯著褓母為我準備行李。

「這件太薄了,碰到水會太透明,不要帶。」、「那件太短,穿起來像不良少女,不要帶。」、「那件不行。到郊外穿那麼鮮豔做什麼?」就這樣,我挑好的衣服一件件被打回衣櫃,留下的盡是些款式顏色老氣的衣服。

「這是我唯一一次高中畢業旅行耶!竟然要我穿這些俗不可耐的衣服!」我心裡儘管不悅,但想到爸媽肯答應讓我出門過夜,我應該要知足了,便默然接受他們為我準備的行李。






「不可以到溪邊玩水。」、「不可以太晚睡。」、「不可以和男生交談。」、「三餐飯後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媽媽連珠炮似的交代了一堆,我連連點頭稱是。

我心想,「哼!反正到時候妳又看不到我,我做什麼妳也管不著。」想著想著,心中竟然有股得意的快慰。





媽媽交代司機將車子停靠在遊覽車對面,要盯著我上遊覽車才放心。

車子剛開沒多久,我的手機就響了。

「妳是不是坐在後面的座位?」

是媽媽。

「是啊。」我正狐疑她為什麼知道,卻看到熟悉的車影跟在遊覽車的旁邊。

「趕快給我換位置!坐後面容易暈車。」

媽媽捲下車窗,對著手機講,還一面跟我打手勢。

「知道啦!」我不耐煩地說,匆匆收拾背包換到前面一點的位置。

好友大橘看我突然換位子,覺得奇怪,正想發問,

我無奈地指了指窗外正在跟蹤我們的轎車,她才恍然大悟。

「又是妳媽?」大橘會心地說。

我無可奈何地點頭。

「別理她。我就不信她會跟到營區。」

「也是啦。」

如同大橘所說的,媽媽並沒有隨我們上高速公路。

我再三確定家裡的車沒有跟來,才放心地和好友們一起玩耍。

大橘拿出最新型的影像手機,選取了一部最新的偶像劇給我們看。

「Rain好帥喔!」、

「對啊!他笑起來眼睛瞇瞇的,好可愛。」、

「我比較喜歡民赫哥,他好體貼好紳士喔!」

同學們一個個圍過來七嘴八舌的討論,我雖然聽不懂她們口中的人名,

但可以跟好友出遊,又可以看電視,已經是我前所未有的享受了。

車子開了三小時終於到達營區,我們在溪邊紮營吃烤肉,玩得不亦樂乎。

我才不管媽媽說什麼咧,來到溪邊不玩水根本不上道啊。



最後一天晚上,我們在歪斜的帳棚興奮地在裡頭摸黑講鬼故事。

我捲著睡袋聽她們一個接一個說那些讓人寒毛直立的故事,

嚇得我連上廁所都要牽大橘的手才敢去。

「這該不會是妳第一次聽鬼故事吧?」大橘問。

我點頭。

大橘哈哈大笑,

「哈!常聽就不會怕了。我每天都上BBS的鬼版看鬼故事呢!

她們說的那些,我都聽過了啦。一點都不恐怖。」

大橘陪我走到廁所門口,靈機一動,「對了,妳要不要聽廁所的鬼故事?」

「才不要。」我抗議的說。

漆黑骯髒的木造廁所讓我感到相當不適。

我匆匆上完廁所,拉好褲子,摸黑想要打開門,卻不小心被小木刺刺到指頭。

「好痛!」我縮回指頭,試著用另一手打開門。

門開了,不見大橘的蹤影。

「大橘……」我小聲喊著,「快出來,別嚇我啦!」

四周寂靜無聲,就連飛繞在廁所外唯一燈泡的蚊蚋也是安靜的。

除了樹葉偶爾被風吹過,發出沙沙的聲外,沒有任何生物的聲音。

「大橘,拜託妳不要鬧了啦!」我無助地輕喊著,眼淚快要奪眶而出。

我的肩膀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大橘?」

我回頭,看見對方臉上佈滿烏黑的長髮。

我嚇得連聲尖叫,倒退了幾步跌倒在地。

因為用力過猛,按壓在石頭上的食指指甲應聲斷落。

我驚懼的想,「這就是傳說中的無臉鬼嗎?」

「喀」的一聲,一到強光照在我的臉上。

我用手臂擋住光線,漸漸適應強光後,看到強光裡一張模糊的臉。

是大橘。

大橘撥開她散在臉上的長髮,「妳真的很膽小耶!」

「妳很討厭耶!晚上不要開這種玩笑啦!」我抗議的說。

「好啦!對不起咩!」她伸手拉我起來。

「我剛上廁所時被木刺刺到指頭,剛被妳一嚇又弄斷指甲。看妳怎麼補償我!」

大橘扶著我說:「好啦!大不了今天晚上我把手機借給妳看偶像劇嘛!」

回到營區,我跟老師借了小鑷子把木刺夾出,

還借了一把指甲刀回帳棚,打算修剪斷裂的指甲。

我一邊聽大橘說鬼故事,一邊拿出指甲刀開始修剪指甲。

大橘看到我拿出指甲刀,突然停止說故事,阻止我修剪的動作。

「晚上不能剪指甲耶。」大橘才說完,其他聽鬼故事的同學紛紛點頭。

我停止按下指甲刀的動作,抬頭看她們。

「為什麼?」我問。

大橘清清喉嚨,「我之前看命理節目說,剪指甲會招鬼喔。」

「騙人!」我說,繼續將指甲刀對準指甲。

「欸,妳聽我說完再剪嘛。」

大橘說,

「我聽大師說,指甲裡面有靈氣,

晚上剪指甲發出『喀喀』的聲音,會吸引鬼過來把妳指甲中的靈氣吸走喔。」

「好恐怖喔。」其他同學聽到了,紛紛縮成一團。

「妳少來。」剛才被大橘在廁所門口嚇過一次,我才不要這麼輕易又被唬弄。

「是真的。」大橘認真的點頭,「妳們難道沒聽過嗎?」

「我聽說晚上不能剪指甲,不過不是這個原因。」艾貓說。

「妳聽到的是什麼?」有人問。

艾貓想了想,「好像晚上剪指甲的話,會折家人的壽。」

Terry接著說,「我聽到的是,會見不到最愛的人最後一面。」

連話最少的Jlo都開口,「我還聽說,星期五晚上剪指甲會失戀喔。」

「有這麼恐怖嗎?」我喃喃地說,覺得她們真迷信。

我拿起指甲刀,「喀」地把原先斷裂的指甲剪掉。

同學一聽到我剪指甲,紛紛退離我幾步,縮到帳棚角落。

「妳們幹嘛啦!」我抗議地說。

帳棚外的營燈開始一閃一滅,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霏,妳的背後……」大橘驚恐地發抖,指著我的身後。

我回頭,看見一張蒼白的臉。

那張臉張開嘴,緩緩地拉長音,說:「這麼晚了還不睡?」

同學們尖叫了起來。



「班導,妳嚇到我了啦!」

我大聲地叫了出來,差點把指甲刀往老師臉上丟。

「好啦!妳們這些小妮子,快睡吧。」

班導笑著退出帳棚,「喔,對了,霏,晚上最好不要剪指甲喔。不然……」

我擺擺手,「知道了,她們剛剛都說過了。

什麼剪指甲會招鬼啦,會失戀啦,會折家人的壽啦,會見不到最愛的人最後一面啦。

啊,我才不信咧。」

「老師要說的不是這個,」

班導的臉突然認真起來,「晚上剪指甲的話,容易看不清楚而剪到手指肉喔。要小心。」

還是這個說法比較科學一點。

「喔,知道了。謝謝班導。」我說。




班導離開後,大橘她們又開始講起鬼故事。

我因為一個晚上被嚇太多次,已經沒有聽故事的興致,便早早就寢。

可能因為還有恐懼的陰影,我睡得並不好,連做了好幾個惡夢。

第五個惡夢還沒做完,我就醒了。

我醒的時候天色未亮,看看手機還不到五點,

同學們個個睡得像死人一樣,我又不敢一個人走出帳棚,

只好縮在睡袋裡看大橘手機裡的電視節目打發時間。










六點半,老師吹了哨子叫大家起床。

我將她們一一搖醒,每個人應聲後倒頭又睡,

我花了好一番力氣才將她們全部叫起來。

「妳們昨天到底講故事到幾點?」我問。

「四點多吧?我也忘了。」大橘揉著惺忪的眼,說。

我們按照老師的指示煮粥當早餐,玩了幾輪大地遊戲後,收拾營區準備回家。

坐在遊覽車上,累壞了的大家不一會又睡著了,只剩我和司機還醒著。









遊覽車沿著山路蜿蜒地開,剛下過雨的山路有點泥濘,司機開得十分小心。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我開始覺得暈,便閉起眼睛小歇片刻。

我才剛閉上眼睛,車子就發出刺耳的碰撞聲。

我感覺車身被騰空翻起,

車子裡同學們和所有的行李像被丟進果汁機裡,亂七八糟地攪拌。

我被拋到半空,撞到車的天花板,還來不及反應發生什麼事,我就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醫院裡。

我是先聞到刺鼻的藥水味才醒來。

我張開眼,看見頭頂的燈閃著淡淡的綠色的光。

房裡的冷氣有點強,我不由得拉緊了薄被。

「欸!」我輕輕喊著,一旁的床單微微地震了一下。

「好冷喔。」是大橘。

我問她:「妳知不知道這是哪個醫院?」

「好冷喔。」她縮著身子,沒有回答我。

四周一片寂靜,大家像是睡死了一樣。

我直直看著頭頂發著綠光的燈,努力回想車禍發生的情景,

越想頭越痛,便閉了眼睛休息。

「對不起。」一個沉重的男聲。

「我應該要開得更小心一點。」

喔,是司機。

「沒關係啦。」

「嗯。」

我忽然想起昨天關於剪指甲的傳說,想著想著開始發抖起來。

剛剛真的只差一點點就駕鶴西歸了,好險我昨天沒有把指甲剪完。

我摸摸刻意留下來挖耳朵的小指指甲,覺得慶幸。



門「咿呀」地開了,醫生領著一些家長走了進來,

我聽見媽媽的聲音,趕緊閉上眼裝睡。

哀淒的哭泣聲此起彼落地響起,我感覺手被媽媽握住,

說真的,我第一次覺得媽媽的手好暖。

「醫生,我的孩子真的沒救了嗎?」媽媽哽咽地說。

醫生沒有說話,媽媽放聲大哭起來。

我不知道媽為什麼哭,便回握了她的手,「媽,我好冷。」

媽媽聽到我微弱的聲音,又驚又喜地搖了我的身子,回頭急切地喊:「醫生醫生。」

醫生沒理媽媽,因為四周嘈雜的哭鬧聲掩蓋了媽媽的聲音。

「這是什麼醫院嘛!」媽媽一氣之下為我辦了出院手續,把我帶回家。



回到家,我因為頭很痛沒辦法自己盥洗,

媽媽溫柔地為我洗了澡,吹乾頭髮,還幫我換了一套新睡衣。

媽媽扶我上床睡覺前,還交代褓母和傭人要輪流看護我。

我睡得不是很好,因為一直夢到那天在帳棚講鬼故事的情景。

耳邊也一直有人嘰嘰喳喳在講話。

「她出了嚴重車禍還沒有破相,真是大幸。」

真的嗎?可是我頭好痛!眼睛也乾澀的要命耶。

「妳看她睡得好熟。」

哪有,妳們講話這麼吵,我哪睡得好?

「她的指甲好長。我來幫她剪一剪好了。」

等等,剪指甲?

掛鐘傳來整點的聲響:「噹,噹」。

兩點了,現在是晚上嗎?晚上不能剪指甲的啊!

我來不及阻止,我的左手小指便被握住,

「喀」一聲,我聽到指甲被剪斷的聲音。

「妳看,我剪得不錯吧!」

我癱軟的左手被她們把玩著,我感覺很不高興。

我氣不過,用盡全身力氣大聲斥罵:「喂!妳們夠了吧?」

我張開眼,看見床頭站著大橘她們。

我嚇得叫出了聲音。


















她們三個,是浮在我床頭的。




















「幹麼這麼凶?人家只是想見妳嘛!」大橘說。





















Terry和Jlo抓住我的右手,打算剪我最後剩下來的指甲,

我感覺一股寒意,從手腳的末梢神經慢慢爬上身。



















同班同學一個個抓住我的腳指頭,爬上我的床。





















「對啊,妳一個人拋下我們溜回家,真不夠意思。」




















我的身體開始往下沉,往下沉……
















「晚上剪指甲會招鬼喔。」

「晚上剪指甲的話,會折家人的壽。」

「我聽到的是,會見不到最愛的人最後一面。」

「我還聽說,星期五晚上剪指甲會失戀喔。」

「有這麼恐怖嗎?」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