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熄了燈的動物醫院裡,紀東坐在手術台旁等著勝凱的到來。

手術台上,被施打麻醉針的小絲仍在昏迷中,

紀東擔心地看著小絲,卻又不時張望牆上的時鐘。

「勝凱怎麼還不來?」

紀東撫摸小絲規律起伏的小小身軀,離和勝凱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

如果勝凱再過五分鐘還不來,他可能要對小絲採取緊急措施,免得牠一睡不醒。

「嗡……」

紀東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藍色的冷光在漆黑的手術室裡顯得特別詭異。

紀東將手機接起,勝凱的低沈嗓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我在門口了,幫我開門吧!」

「嗯。」紀東收了線,拿起遙控器,朝門口按下遙控門的開關。

銀色鐵捲門緩緩上昇的同時,紀東看到了憔悴的勝凱。

「抱歉,剛動完一個換心手術,拖了點時間。」

勝凱矮了身子,從門縫下鑽入醫院。「咦?怎麼不開燈?」

「沒,怕海音發現,關了燈會比較好。」

「海音還住醫院裡嗎?」

「嗯。不過我今天跟她說我要睡醫院,所以她先回去了。」

「沒見過像她這麼有愛心的護士,

為了照顧比較病老的狗還寧可在動物醫院留宿,現在這種好女孩不多了。」

「可不是嘛!」紀東敷衍地說。

「你也該給海音一個交代了,好歹她也跟了你五、六年……。」

「她是跟了這些動物五、六年,不是跟我。」紀東打哈哈地說。

「唉!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看我,

我都結婚、離婚、又跟新女友訂婚了,你還光棍一個。

海音對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

這些話不用勝凱說完紀東都會背了,

就連常帶動物來看病的顧客如淑瑩都看得出海音對他有好感。

但紀東並不打算回應海音,海音對他來說太聒噪、太古靈精怪,太……,

總之,紀東心裡打定和海音絕對不會有結果。

所以他不打算讓輿論決定他的感情歸屬,尤其是勝凱。

「海音真的很不錯,我真不瞭解你幹嘛不接受她……」

「小絲的麻醉已經打十幾分鐘了,該開始了。」

紀東說,逕自走入手術室把手術燈打開,

手術燈燃亮的同時,勝凱下意識瞇了眼。

「怎麼?動了一天的手術還怕光啊?」紀東調侃勝凱。

「沒辦法,我是夜行性蠍子。」勝凱開玩笑地說。

紀東笑了出來,「最好是!」

紀東把握勝凱還未適應光線的短暫幾秒凝視勝凱的面龐。

天蠍座的勝凱有著濃密而飛揚的刀型眉,

紀東對面相有些研究,

他知道濃眉的男人不僅專情,在愛情的表現上也很強烈專一;

而刀型眉的男人處事更是精明犀利。

聽說濃眉的人比較神經質,

不過因為勝凱是天蠍座的,不知道他的神經質是源自於他的星座還是他的眉毛?

但可以肯定的是,

他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和飽滿的厚脣,一定是來自於性感的天蠍星座的加持保佑。

紀東十分欣賞勝凱有個性的五官以及個性,

不像自己,眉毛淡、皮膚白、個性既軟弱又優柔寡斷,

常常錯失許多美好的機會。

好險在重考班時能認識勝凱,紀東想。

「你剛剛說小絲麻醉多久了?」

轉眼間勝凱已經換好手術衣,正在戴手術手套了。

紀東被勝凱這麼一問,楞了一下,「喔,大約十五分鐘了。」

「什麼?這麼久?」

勝凱檢查小絲的眼球反應,「怎麼不等我來再麻醉呢?」

「剛剛在幫小絲理毛時牠一直掙扎,當我幫牠剃到頭頂的毛時更是數度反抗,
我想說為牠麻醉後比較好剃,而且我不知道你會晚來……」

勝凱揮揮手,「算了。打都打了,

現在只希望你給牠打的劑量不要太低,免得手術到一半醒來就糟了。」

「那現在……?」紀東看著昏迷的小絲,有點不知所措。

「我從醫院帶了些工作過來,在那個手提包裡,麻煩你遞給我一下。」

勝凱指指角落那帶鼓漲的手提包。

「喔。」紀東打開手提包,赫然看見一把鋒利的小鋸子!

「勝凱,你打算……?」

「開腦啊!不然呢?」勝凱冷靜地說。

「有必要到開腦嗎?這樣小絲會有危險的!」

紀東並未將小鋸子取出。他將提包闔上,擔心地看著小絲。

「是會有一點風險,可是如果不做的話就來不及了!淑瑩她……」

紀東明知勝凱會有那麼瘋狂的念頭一定是為了那個叫淑瑩的新歡,

但小絲還這麼小,一旦開腦動手術有個不測,那可白白犧牲掉一條性命了。

不行,還是勸勸勝凱的好。

「勝凱,小絲非要開腦不可嗎?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案嗎?

你到底打算為小絲動什麼手術?」

到現在,紀東對勝凱要採行的手術內容仍一頭霧水。

勝凱走到提袋旁,蹲下,

從提袋背後的暗袋取出一個袋小小的透明封膜,對著紀東說:

「我打算把這個裝進去小絲的腦子裡。」

為什麼要把透明封膜裝到小絲的腦子裡?紀東不懂。

勝凱微微一笑,用鎳子將封膜中的一小片銀色片狀物取出。

片狀物僅0.5x1.5cm大小,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到。

「這什麼?」

「這是最新科技的監視晶片,你別看它這麼小,

它可是能將眼前的事物透過衛星,然後傳輸到無遠弗屆的地方呢!

它不僅可以傳輸影像、聲音、甚至連腦波都能辨別傳送。

把它植入小絲的腦子,以後我就可以隨時知曉淑瑩的行蹤了。」

勝凱是不是失去理智了?竟然會想出這麼瘋狂的計畫!

「為什麼要用這個?之前你不是有送淑瑩戒指嗎?」

「你以為我沒事幹麻花大把錢買這玩意?

淑瑩自從出軌後很少戴戒指了,

每當那男人來,她就把戒指收到抽屜裡,我什麼都看不到。」

「喔!那你又是怎麼搞到這玩意的?」

勝凱神秘地笑笑:「這可是秘密!」

紀東覺得勝凱一定是愛到瘋了,

不然不會大費周章去買這玩意,又從醫院偷偷攜出開腦手術要用的工具。

要是紀東真的幫勝凱為小絲開腦,

小絲死了事小,勝凱如果被抓到偷帶醫院的東西出來,肯定會丟了醫職的。

為了一個女人而犧牲掉前途,真是太不值得了!

「勝凱,開腦不是個好主意。

如果小絲死了,我很難幫你找一隻一模一樣的狗。」

紀東故意不明說,他看見勝凱猶豫的表情,打鐵趁熱地說:

「這樣吧,我們把晶片裝在別的地方,如何?」

勝凱摸摸小絲光凸凸的頭頂,「你打算裝在哪裡?」

「眼球!」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