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和織音的感情已經穩定了嗎?」紀東打探性地問。

勝凱一臉春風,「算吧!到時候發帖子給你,要來喔!」

紀東假裝當真,「還發帖子哩!怎麼,何時請我喝喜酒?」

「很快,大約下個月吧!」

「真的假的?」紀東不可置信。

「當然是真的啊!我已經跟她求婚了!她也答應了。」勝凱認真地說。

「不會吧?我們才大四耶!」

「她又不像我們一樣要念這麼多年,

我再不求婚,她今年畢業了出去找工作被別人追走,怎麼辦?」

「你是認真的?」

「當然!」

「勝凱,告訴你一件事情,你不可以生氣。」

「好,你說。」

「織音不是你的真命天女!」

「為什麼這麼說?」勝凱很錯愕,「……難道你也喜歡她?」

「不。我看過你的命盤,你一輩子會愛兩個女人。

如果織音是第一個,那你們的戀情不會長久的。」

「胡說!你少詛咒我們!織音是我第一個女人,也會是最後一個。

我不會背叛她,她也……」勝凱一時語塞。

「你敢說她也不會背叛你嗎?」

紀東挑釁地說:

「妳又不是不知道她很多人追,而且不太會拒絕跟男生單獨出去,

這樣的她……你放心嗎?」

「我信得過她,才讓她和其他人約會的。」

「你信得過她?」紀東笑,「那幹嘛總是在半夜偷看她的電子郵件?」

勝凱一驚,「你怎麼知道?」

「今天計中派人來問你這幾天上網的情況,

他們說織音的信箱被入侵,而ip位址是我們寢室的電腦。」

勝凱開始不安,「那你怎麼說?」

「我說我和你這裡兩天都不在寢室。」

「他們會相信?」

「不知道,他們沒再追問了。

總之,如果你信不過織音,我勸你不要輕易地許諾才好。」

「我……」勝凱本想說什麼,卻又突然收聲,

「我再想想好了。但我先聲明,我對織音的心意是不會變的。」

「隨你吧!不要說我沒告訴過你。」

之後的日子勝凱幾乎夜不歸寢。

雖然勝凱會出席學校的課,但由於紀東和勝凱不同系,也不好碰面。

有時紀東會在走廊上看見行色匆匆的勝凱,一副不知道要趕去哪裡的模樣。

一個月後,勝凱如計畫中地和織音舉行訂婚典禮。

典禮辦得很低調,僅邀請雙方父母和直系親屬,

同學裡也只有紀東收到帖子出席。

紀東對勝凱的執著很無言,

直到看到織音手上那枚光燦的寶石戒指,紀東才明白一切。

紀東記得有一次,聽到勝凱在寢室裡不知對誰在說話。

「什麼?最迷你的針孔攝影機要這麼貴?我的收入不高,恐怕負擔不起。」

「你要我去你們公司上班抵錢?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給我多少薪水?」

「兩個禮拜?沒問題!應該來得及。我明天就可以上班。

……你問我星座啊?我是天蠍座的,怎樣?

……當然適合囉!你沒聽說天蠍座最適合情報人員了嗎?

不過就是跟監和裝針孔,有什麼難的!

好!就這麼說定了。明天見!」

紀東站在門口聽著勝凱的對話,

正猶豫何時該敲門時,勝凱突然將門打開,匆匆忙忙地趕往某處。

「我今天晚上不回來,記得鎖門。」

勝凱只交代了這句,一轉眼便溜得不見人影。

然後某天,紀東在街上看到鬼鬼祟祟的勝凱。

他似乎在跟蹤跟前的一對男女,

直到男女進了賓館的玻璃門,勝凱才拿起對講機嘰嘰咕咕地報備。

紀東猜想勝凱應該是為了買針孔攝影機才到徵信社打工。

至於針孔攝影機要做什麼?後來紀東也有了答案。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