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勝凱昨天去了哪裡?」這回是織音直接到寢室問紀東。

「我不知道。勝凱這幾天都沒回寢室。」

「昨天副會長回家的時候被人打了,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你說的副會長是學生會的副會長嗎?」

「是的,學生會的副會長:賴宗聖。」

「他為什麼被打?」

「昨天我們學生會開會開得晚了,他送我回家。

沒想到他才剛回到他租屋的巷口就被打了。」

「你懷疑是勝凱打的?」

「就算不是勝凱親手打人,也一定是他教唆人去打的。

因為打他的那人說:『搞清楚!織音已經名花有主了!你少輕舉妄動。』」

「我想不可能是勝凱打的吧?這不像他的個性。」

織音哼了一聲,「如果你清楚天蠍座的個性就會知道,

教唆打人對天蠍座來說,根本是個小伎倆。」

「所以,要是妳也會這麼做嗎?」紀東反諷地說。

「說不定。

不過我很納悶,我只跟勝凱說要開會,他怎麼知道誰送我回家?

如果他跟蹤我的話,我一定會發現啊!

更何況副會長說他才剛回到巷口就被攔下,那人好像是有預謀的。」

「他沒看清打他的人的長相?」

「沒。當時很暗,那人又戴安全帽,根本看不清楚。」

「那就奇怪了……。」

「勝凱曾經跟我說過,他是因為信任我才給我自由。

要是有人輕薄我或是我有什麼不軌,他不會讓那人好受。

所以我會懷疑他打人,不是沒有理由。」

「妳幹嘛不親口問他?」

「我找得到他還需要來找你嗎?

真倒楣,都已經畢業了,只是當個顧問還惹出這種事!」

織音不耐煩地說,

「自從訂婚後他整天跑得不見人影,只說是去打工,也不知道去哪?」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如果有遇到他,我會幫妳問問。」

「謝囉。」織音擺手告別,又突然想到,轉頭問: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也是天蠍座?」

「妳的事不難打聽吧?」

織音若有所悟。「也是。……你該不會也是天蠍座吧?」

「你看我像嗎?」

「不像!你跟勝凱長相差好多!」

紀東無奈,「在你眼中誰比他帥啊?」

「那你是什麼星座嘛?」

「我是雙魚座的。」

「那我們蠻合的,都是水象星座。」

「或許吧。」

「那我走囉。」

織音再次揮手告別,紀東看見織音戒指上的寶石閃著異樣的光澤。




當天勝凱就回來了。

「下午織音來找過你?」勝凱一進門便問。

「嗯。織音跟妳聯絡上了?」

「不!我還沒跟她碰面。」

「那你怎麼知道?」

「那不重要!」勝凱迴避掉紀東的問題,

「記著,不要跟織音說太多我的事。」

紀東搖頭苦笑,

「我想說也沒辦法說啊!你為什麼都不回來睡?去哪打工?

人是不是你打的?你怎知道織音來找過我?

這些問題我都不知道答案啊!」

「你很想知道嗎?」

「當然想!」

「你能讓我信任嗎?」

「你說呢?」

勝凱緊盯著紀東的臉,許久才說:

「好,我信得過你,我告訴你這些問題的答案吧。」

「我最近都在忙著打工,所以沒空回來。」

「打什麼工?」

「為了買那枚寶石戒指和訂婚禮物給織音,我接下了徵信社的工作。

不過就是跟監、監聽、監視、抓姦之類。雖然很累,但收入不少。」

「嗯。」這些紀東早在街上巧遇勝凱時便知道。

「然後呢?你買了什麼禮物?

還有,人是你打的嗎?你怎麼知道織音來找過我?」

「這些問題基本上是同一個問題。」

勝凱掏出口袋裡一個很像遊戲機的小螢幕,

按下開關,螢幕上馬上出現晃動的影像。

「這是?」

「這是我圈養在螢幕裡的未婚妻。」勝凱有點得意。

「我不懂。」

「我在給織音的戒指裡裝了微型攝影機。」

「啊?」

「這樣我可以隨時掌控她的去向,也可以知道他的交友狀況。」

勝凱按下另一個按鍵,螢幕旁的小喇叭馬上出現聲音。

是織音的聲音。

「對不起喔!你傷勢有沒有好點?

我想我得辭去顧問一職了,畢業我也要開始找工作了,

嗯……你別這麼說……」

「天呀!你打工就為了買這玩意?」

「如何?很酷吧?

我本來想存錢買針孔攝影機後就不幹了,

但這工作實在太有趣,加上那枚戒指所費不貲,我才又繼續在徵信社工作。」

紀東認為不需要追問人是不是勝凱打的了,

現在的勝凱對愛情已經痴狂到某個地步,打人根本是小兒科。

「那,你學業的事怎麼辦?」

「我還是都有去上課啊!晚上跟監時太無聊也會看書。

唉呀!當醫生是我的志向,我不會放棄的。」

這席話言猶在耳,轉眼間勝凱和紀東都成為醫生,

勝凱對於愛情瘋狂的程度還是沒變。只是這回對象從織音換成淑瑩罷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