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音表姊?真的是妳!」

聽到領藥窗口竟然有人在叫自己名字,織音嚇了一跳。

織音低下頭往窗口看去,「請問妳是?」

一名戴著口罩的女子湊近織音的面前。

「是我啊!我是淑瑩!……妳不認得我啦?」

「淑瑩?」織音狐疑地看著口罩女子的雙眼,「妳是趙淑瑩?」

「是啊!」淑瑩開心地拉下口罩讓織音看,又馬上戴回口罩,

「好久不見,妳什麼時候回來的呀?」

織音認出淑瑩的模樣,微笑地說:「是啊!真的好久不見啦!我回來一陣子了!」

「好巧喔!妳竟然會在我們診所掛號。」淑瑩說。

「嗯,我是來檢查身體的。」織音下意識碰觸自己的腹部,「妳在這裡當護士嗎?」

「不,我只是櫃臺。」淑瑩壓低聲音,

「有時候忙不過來我會幫忙配藥,不過這是違法的,妳不能說喔!」

織音會心地笑笑,「瞭解。」

「妳身體怎麼了嗎?」淑瑩

「沒,只是例行檢查。」織音不想多說。

「妳結婚了嗎?」

「嗯。」織音點頭。

「恭喜喔!結婚多久啦?我都沒收到妳帖子耶!」

「好幾年了。」織音避重就輕地說:「妳呢?結婚了嗎?」

「快了!我跟我男友交往快十年,他六月就會跟我求婚吧。」

「六月?」

「嗯。我們六月一號剛好滿十年,到時他會跟我求婚。」

「連哪天求婚妳都知道,不會沒有驚喜嗎?」

「唉呀!都在一起十年了,哪來的驚喜?不過就是一個形式,好讓他乖乖守在我身旁罷了。」

「守?他很不安分嗎?」

「男人嘛!不安分是難免的,只要他能回來就好。」

「妳這樣想會不會太鴕鳥心態了點?」

「沒辦法啊!誰叫我初戀就跟了他,

要我離開他去跟別的男人,我還會不習慣呢!」

「也罷!妳開心就好。」

「林織音小姐,您的藥好了。」

一位護士向織音遞上藥包,

「建議您晚飯後或睡前服用,如果有什麼不適記得告訴醫生。」

「我知道。謝謝。」織音伸手取走藥包,「淑瑩,我有事先走,下回聊。」

「呃……表姊,妳等等。」

淑瑩隨手撕了一張便條紙,很快地在上面寫了一排數字,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我們有空出來聊聊。」

「好。」織音將紙條放入皮包,「那下回見。」

織音一向被動,她雖然拿了淑瑩的手機號碼卻沒有撥打的打算,

後來還是淑瑩主動約她出來吃飯的。

還好織音沒打那通電話,

要不,她很有可能早就發現淑瑩的手機號碼和某人的號碼只差一號

(是的,就是情侶連號)。

淑瑩在下班前用診所的電話約織音出來吃飯,

剛好織音得空,便答應了淑瑩的邀約。

表姊妹倆在餐廳聊得不亦樂乎,

淑瑩大方地傾訴她的男友是如何讓她又愛又恨,

織音則避過感情,暢談她移民到新加坡的所見所聞。

織音聽說淑瑩以前就讀的科系和醫療無關,好奇她為何會到診所打工?

「喔,我高一時就在那診所當櫃臺了,因為離家還算近。

後來越做越上手,畢業後就直接在那工作了。」

雖然織音沒問,淑瑩仍侃侃而談,

「跟妳說喔,我初戀男友為了追我啊,還跑去當醫療用品的推銷員,

每天都跑來診所纏我,煩都煩死了。

後來啊,我看他可憐,就只好答應他交往,
這一交往就是十年,妳說誇不誇張?」

雖然聽起來像抱怨,但淑瑩的口氣卻充滿著小女人的幸福感。

「初戀就維持這麼久,聽起來很好啊!」

「那表姊妳呢?妳跟表姊夫怎麼認識的?」

「我跟他啊……」織音斟酌地想了想,「就……大學同學囉!」

「他是妳第幾個男友啊?」

這表妹會不會太好奇?「算第一個吧!」

「赫!那和我一樣嘛!都是初戀結婚!」

不是說還沒求婚嗎?「呃……是啊!」

「我家那口子是射手座的,整天忙著往外跑,管都管不住。

加上他又是個業務,每個月總有出不完的差。

唯一慶幸的是,他每次出差都會帶一些地方名產回來給我嘗鮮。」

「呵,妳小心吃胖喔!」

「唉呀!我會胖也一定是星座害的,

誰叫我念舊,明知道他沒這麼好卻還是捨不得放手;

每當我吃名產的時候,看到他開心的模樣,我氣就沒了……。」

真是的,貪吃還有藉口啊?「妳是什麼星座?」

「巨蟹啊。妳呢?」

「天蠍。」

淑瑩開心地說:「那我們很合耶!」

「是嗎?」

「因為我們都是水象星座啊!」

「嗯?水象星座有什麼特色?」

淑瑩認真地回想:

「敏感、細膩、情緒化、有同情心、缺乏安全感,嗯,還有……」

「我是滿細心的,其他的倒還好。」

「因為妳是天蠍嘛!天蠍座的人不會讓別人看出自己的脆弱的。」

「原來是這樣喔。沒想到妳對星座還滿有研究的。」

「喔,對了,水象星座還有個特點,就是對玄學等神秘事物特別感興趣。」

「瞭解這麼多對人際關係有幫助嗎?」

「當然有!妳知道哪個星座有什麼地雷,就可以提早避開,免得兩敗俱傷。」

「那麼,巨蟹座的地雷是?」

「家庭。如果有人威脅到我的家庭,我就會跟他拼命。」淑瑩認真地說。

「那天蠍呢?」

「背叛。天蠍座很難信任人,所以會讓他感到被背叛一定是很親的人。

而且天蠍座看來堅強沈著,在愛情上卻時常跌跤。

天蠍座受不了人家背叛他,尤其是愛情上的背叛。」

織音聽到背叛二字,心頭一驚,她自己不正在背叛勝凱?

不知道勝凱知道的話,會怎麼樣?

「如果天蠍座被背叛,會怎麼樣?」

淑瑩笑,「妳自己不就是天蠍,怎麼會問我?」

織音勉強笑了笑。

「我只能說,惹到天蠍座,他會讓妳生、不、如、死!」

淑瑩特別強調「生不如死」那四個字。

淑瑩見織音笑容僵住,安慰地說:

「別想太多啦!總之不要背叛天蠍座不就沒事了?」

「對了,說了這麼多,妳老公什麼星座?」淑瑩又換了個話題。

「他是十一月生的。」

「是喔,天蠍還是射手?」

勝凱是天蠍,她現在正在偷情的對象是射手,織音該說哪個好?

「我不知道耶。」

「都結婚了還不知道星座喔?」淑瑩調侃地說。

「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麼精闢的星座見解啊。」

淑瑩很有義氣地說,「那下次妳有什麼星座問題再問我好了。

還有,到時候我結婚妳一定要來喝喜酒喔!」

「那有什麼問題。」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