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禮拜又要出差啊?」

淑瑩一邊為明昱打理行李,一邊哀怨地說:

「要去南投出差啊?真好!我們好久沒一起出去旅行了說……」

「唉呀!你以為我想啊?

出差很累的,我怕妳跟去會又累又無聊,更何況妳要上班不是嗎?」

明昱迂迴地說,心想,幸好妳要上班,否則豈不毀了我偷歡的計畫?

淑瑩無奈地「喔」了一聲,突然高興地說:

「我可以請假啊!我們真的很久沒出去走走了。」

明昱心頭一驚,

「呃……不好啦!這樣妳就拿不到全勤了耶!

而且我要去的地方很深山,我怕妳走得很辛苦。」

「我又不怕走路。你別忘了,我們大學時還常一起去登山,不是嗎?」

明昱想到登山就有氣!本想說好不容易和淑瑩念不同大學,

終於可以拼命去參加社團和聯誼,大膽展開他的獵豔計畫,

沒想到淑瑩只要沒課都會坐火車來看他,

就連他加入登山社也吵著要跟,

讓明昱常被調侃:「唷……連御廚都帶來啦?」

明昱反應快,聽出話裡的酸意,想勸退淑瑩別再跟,

無奈淑瑩聽不懂話中的諷刺,還以為是奉承。

明昱常常哀怨地想,怎會有這麼不上道的女人?

也罷!幸好現在淑瑩有固定工作,

而他自己的業務工作又很自由,多的是時間去偷歡。

這次的「假出差真偷情」已經計劃良久,千萬不能讓淑瑩壞事。

明昱開口:「我的好老婆,妳乖啦!等我從南投回來再帶妳去陽明山玩。

又可以泡溫泉,又可以賞花吃野菜,多好!」

淑瑩對這提議雖不滿意,尚可接受,便努努嘴不再說話,

繼續默默地收拾行李,並在行李底層放入三個保險套。

淑瑩心想,「就算要玩,也別搞出麻煩來。」

放保險套看似默許明昱偷情,其實是對明昱施以無形的壓力。

每次明昱回來,淑瑩看見保險套原封不動地放在底層,她便放心。

明昱看穿淑瑩這種阿Q式的思考邏輯。

拜託!我怎麼可能用妳給我的保險套啊!

這樣豈不是表明我會在外頭亂來嗎?

而且我怎麼知道妳有沒有在上頭動手腳?我要套子的話,自己買不就好了。

於是,明昱總使用自己購得的保險套;

而淑瑩仍安心於行李底層那原封不動的三個套子。

兩人在這種輕易就可以拆穿的假象中,相安無事地過了好幾年。

「結婚後,明昱就會乖了。」淑瑩這麼對自己說。

明昱出差後,淑瑩覺得無聊,想約織音出來喝茶,

可是織音手機卻怎麼也打不通。

淑瑩只好抱著小絲到動物醫院找醫生護士哈拉。

自醫院開張後,小絲便定期到這裡受檢,

這間動物醫院設備齊全、醫生有耐心、護士又健談,

淑瑩沒事便會抱小絲到這裡來報到,

有時交換養寵物的心得,有時和護士聊些最近報章上的演藝八卦。

動物醫院儼然成為淑瑩「散心」的好地方。

醫生紀東一見淑瑩進門,便問:

「怎麼啦?小絲前兩天不是才來做身體檢查的,又出問題了嗎?」

「沒啦,覺得無聊來這裡看看你們。」

淑瑩像是在自家庭院,到處走走逛逛:

「我說醫生啊,你們要不要考慮進一些狗衣服來賣?

那成本不高又很多人買,很好賺耶!」

「我們是醫院,不考慮賣那些耶。」好脾氣的紀東說。

「喔。」

「咦?趙小姐?」護士海音牽著一隻漂亮的黃金獵犬,從後面的寄養室走出來。

淑瑩見到黃金獵犬,眼前一亮,「哇!好漂亮的狗!牠叫什麼名字?」

「牠叫小布丁,妳也可以叫牠布小丁。」

「噗哧……我可以叫牠布丁狗嗎?」

海音聽了也笑出來,「隨妳囉。」

「布丁狗,你長得好漂亮喔!」

淑瑩放下手中的小絲,蹲下身摸摸布小丁的頭,

「你生病了嗎?怎麼會來醫院呢?」

「沒。因為他的主人出遠門,所以才把狗送來寄住。」

「這樣啊……」

淑瑩沈吟了一會:「我家那口子也出遠門了,我和小絲可不可以來寄住啊?」

「小絲可以,妳的話……我們這裡可沒這麼大的籠子讓妳睡喔!」

海音逗趣地說,把淑瑩惹得發笑。

「怎麼啦?又和男友吵架啦?」海音問。

「沒啦!他去出差,把我丟在家裡。」

海音:「出差嘛!本來就不方便帶家眷啊。咦?妳今天沒班嗎?」

「嗯,他今天出差,我今天剛好排休。早上送他出門,無聊到現在。」

「是喔……唉!出來走走也好,不要在家胡思亂想,惹自己不開心。」

海音為布小丁梳理皮毛,

「女人啊,就是該培養自己的興趣,不能都把注意力放在男人身上,

要是哪天男人走了,豈不一無所有?」

海音說著,還瞥了紀東一眼。

「妳說的是。」淑瑩抱回檯子上的小絲,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