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淑瑩回診所上班,因為好奇心的驅使,她翻找了織音的病歷。

「『病患要求長期開立口服避孕藥……』

表姊不是結婚好幾年了嗎?怎麼還在吃避孕藥呢?」

淑瑩看著病歷上的資料,滿腹疑惑。

她轉頭問正在配藥的護士,「欸,Miss張,妳認識這位病患嗎?」

Miss張接過病歷,「林織音?……不熟耶,怎麼?妳認識她?」

「喔,她是我表姊。」淑瑩說。

「這麼巧啊?」

Miss張隨手翻翻厚達三頁的病歷,「咦?她之前有服用過Mifepristone耶!」

「你是說RU486?」

「嗯,她兩年前有照醫生指示服用過,現在都會來這拿長期的口服避孕藥。

妳表姊結婚了嗎?」

「怪了,她說她結婚很多年啦,怎麼還會吃那種藥呢?」

「剛開始吃RU486可能是環境不允許生孩子吧!

現在或許是夫妻達成共識不想生,或許是夫妻感情不好……

總之現在夫妻想當頂客族的多的是,不生孩子的理由一堆,

當事人不說,誰知道。」

「可是她這樣子長期吃藥,很傷身體耶!」

Miss張將病歷遞還給淑瑩,「病患有病患的考量,

我們只能用最不傷害他們身體的劑量,達成他們所要的要求。」

淑瑩低頭看了一下就診記錄,「也是。咦?她好像都固定一號來耶!」

「好像是。」

「好巧喔。」淑瑩想到六月一號明昱即將和她求婚,便開心不已。

「好巧?」

「嘻,沒事!」

Miss張沒再追問,繼續忙碌手邊的事。

「對了,上個月病患有口頭掛號,妳幫她排入下個月一號的掛號吧。」

「沒問題。」淑瑩快速地將織音安排到四月一號晚間診的第一順位。



「一號,林織音小姐。」淑瑩透過廣播說。

「是。」織音從候診席站起來,經過櫃臺時對淑瑩微微一笑。

不到十分鐘,織音從診療室走出。

她走到藥局窗口領藥,配藥部只有淑瑩一人在忙碌,

淑瑩見織音過來,馬上把藥包遞上,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問:

「妳看起來還滿健康的,怎麼會每個月來拿藥?」

「沒啦!還是有些小毛病。」織音笑笑,並沒有說出實情。

「上禮拜我有打給妳,想約妳出來喝茶,可是電話都打不通。」

「喔,我出門忘了帶手機。」織音不著痕跡地說謊。

「我打了好幾天呢!」

「我出遠門啊。」

「出去玩啊?」

「出差。」

「是喔……我男友上禮拜也是出差,我纏了他半天就是不帶我去。」

「出差很累的,他怕妳累吧。」

「他也是這麼說。」淑瑩無奈地笑了笑,

「幸好他買了堆名產,還說要帶我去陽明山洗溫泉補償我,不然我才不放過他!」

織音聽到「洗溫泉」時,心裡顫了一下。

「嗯,陽明山的溫泉也不錯啊。……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等!表姊,可不可以給我妳家裡電話?

有時候妳手機打不通,我好打到妳家聯絡妳。」

「呃……我家沒電話耶!」

「啊?怎麼會?」

「妳有事打我手機,我沒空接的話,妳就留言好嗎?」

「喔,好吧!」淑瑩雖覺得怪,但一時恐怕也問不出所以然。

「那我走囉。」織音將藥包放入手提包,向淑瑩點頭示意。

「嗯。」

織音才剛踏出醫院,Miss張便從洗手間走出來。

「咦?林小姐有領藥嗎?」Miss張問。

「有啊。」淑瑩神色自然地走回櫃臺。

Miss張低聲問:「妳幫她配的啊?」

淑瑩點頭。

「怎不等我出來呢?我來配就好啦!又不是忙不過來。

妳也知道診所若被發現有人無照配藥,後果是……」

「好好,我當然知道!」淑瑩撥了一顆巧克力塞進Miss張嘴裡,

「我不過是找機會和表姊聊聊天,妳別緊張啦!」

「那藥……?」Miss張吃了巧克力,心情舒緩了些。

「妳放心啦!」淑瑩自信地笑了笑,將嘴湊近麥克風:「三號,李語晴小姐。」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