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織音竟然意外懷孕了!

長期服用避孕藥的織音並不知道這件事,只覺得月經突然不規律了起來,

五月一號,織音如往常來到婦產科診所,

坐在櫃臺的淑瑩在織音掛號後,遞給了她一個檢驗杯。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

「妳剛剛不是說妳月經不規律?醫生說要看看妳的尿液反應。」

織音長期服用避孕藥,並沒有想到自己可能會懷孕,

她只是接過檢驗杯,依照指示地接取了一些尿液以供檢查。

當她聽到醫生宣布她懷孕時,她簡直不敢相信。

「不可能吧?我一直都有在吃避孕藥啊!」

「林小姐,妳要知道,沒有一種避孕方式是百分之百有效的。」

「可是……」

「林小姐,因為妳長期服用避孕藥,可能會導致這個胎兒不健康;

不過妳兩年前有服用過Mifepristone,

如果這次不想留下這胎兒,可能會影響妳日後受孕的機率!」

織音腦中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勝凱說這件事,

因為最近這段日子他們幾乎沒有行房,這孩子絕對是明昱的。

「林小姐,我給妳一週的考慮期,到時候妳再來告訴我妳的決定。」

織音落寞地離開診療室,淑瑩甚至來不及和她打招呼,織音就低著頭走出診所。

淑瑩從藥房探頭到診療間,從醫生那知道織音懷孕的消息。

聽到織音懷孕,淑瑩比任何人還高興,

「有了孩子婚姻才是完整的啊!」

誰也不知道四月一號那天,淑瑩在織音的藥包裡,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當天,淑瑩回到家,竟然看見小絲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抽搐。

「天啊!怎麼會這樣?」淑瑩急忙將小絲抱到動物醫院,

「醫生,拜託你一定要把小絲救回來!」

紀東和海音迅速地為小絲做急救動作,卻還是回天乏術。

「趙小姐,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牠體內的毒素太多,而且年紀也大了,不適合再動手術。

我建議妳還是把牠帶回家,讓牠可以在熟悉的環境安心闔眼。」

「我不要看小絲死!我不要!醫生,我求求你還是救救牠好不好?」

「趙小姐……」

正當紀東不知該如何安慰淑瑩的時候,

勝凱牽著狗走了進來,並且多管閒事地把淑瑩罵了一頓。

淑瑩涕淚縱橫地說:

「這隻狗對我的重要性,是你這種無情的人沒辦法體會的!

我男友說小絲十歲的時候就要跟我求婚,

只剩一個月小絲就滿十歲了,我絕對不能讓牠死掉!」

勝凱冷笑,「連狗都利用的女人,我看妳男友也不會要妳!」

淑瑩被勝凱罵得一時語塞,她撂下

「小絲會好,我男友一定會向我求婚,你等著看!」

便抱起小絲奪門走出醫院,

沒想到小絲在回家的計程車上,就死了。

小絲一死,淑瑩頓時覺得萬念俱灰。

當天明昱沒回家,淑瑩更是無助地抱著小絲的屍體哭了一晚。

明昱在凌晨時才摸黑回來睡覺,

淑瑩被明昱掀被子的動作吵醒,正想告訴明昱小絲的死訊,

卻聽到明昱又偷偷摸摸跑到浴室講手機的聲音。

「好,別哭嘛!剛剛我要走之前妳不還好好的嗎?……

乖啦!啊?妳要留下孩子?這樣好嗎?……

好好好,妳別哭!無論妳做什麼決定我都會陪著妳的。……

我?我當然還沒結婚啊!……

妳想跟我結婚?呃……這個……」

明昱雖然掩著話筒,淑瑩仍清楚聽見明昱的聲音。

孩子?結婚?這些聽來多麼敏感的字眼?

淑瑩不作聲地躺著,打算等明昱上床後再慢慢逼問。

但明昱掛了電話後便扭開水龍頭漱洗,接著匆忙出門,連手機都忘在浴室裡。

淑瑩在明昱出門後走到浴室,她拿起明昱的手機,察看最近一通已接電話:

「老林0972554***」

老林?看起來不像女人的名字啊?

淑瑩繼續往下察看,每一通電話都是「老」字輩:

老陳、老王、老李……,

最後,她在署名「老趙」的資料裡,看到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這狡猾的明昱,竟然將電話簿裡的資料全都中性化處理,

這樣不管是哪個女人偷看他的手機,他都不會被發現劈腿。

哼,真有他的。

淑瑩回撥了「老林」的電話。

「嘟……」電話被接起,是個女人哭得沙啞的聲音:

「喂?明昱?你到哪了?我等你好久,好冷你知不知道?……」

「嗯……」淑瑩故意不作聲。

「明昱,你現在在哪?我先進去飯店大廳等你,你快來喔!」

淑瑩不說話,手機話筒裡除了有女人沙啞的哽咽,更傳來馬路上的呼嘯聲。

淑瑩拿著話筒久久不語,

她聽到了車子緊急煞車,

車門打開、關上、急促的腳步聲,

然後,男人喊:「織音!」

「明昱?你的手機呢?」

「我沒帶手機啊!」

「那這通電話?……」

淑瑩趕緊把手機掛斷。

淑瑩在黑暗裡顫抖著,她怎麼也沒想到,

她即將論及婚嫁的男友竟然會搞上她的表姊織音。

淑瑩美好的未來家庭的想望竟毀於兩個她最親愛的人身上!

一天之內,淑瑩得知織音懷孕、小絲死亡、明昱和表姊同時對她的背叛,

天啊!這是什麼世界?

淑瑩跌坐在地,在沒開燈的房裡凝視著躺在床上的小絲的屍體。

後來,她微笑了。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