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亮,淑瑩來到尚未開業的診所,按下自動門的開關,撥了一通電話給織音。

織音沒接,可能和明昱「正在忙」吧?

那正好!淑瑩刻意壓低聲音,在織音的語音信箱裡,留下了以下的留言:


「喂?林小姐妳好,我們這裡是愛生婦產科,

我們要跟您通知一件很不幸的消息,

上回您來做身體檢查,醫生所做的懷孕診斷是誤診,

後來我們重新驗尿,並比對了妳的超音波照片,

發現在妳子宮內的並不是胎兒,而是腫瘤。

但請妳放心,那腫瘤並不是很大,只要經過十幾分鐘的手術即可摘除。

現在就等妳回電與醫生約手術時間。謝謝。」

不到中午,織音便來電預約手術時間。

很「巧」的是,電話正好是淑瑩接的。

「妳要約五月四號早上手術?好,我幫妳看看那天醫生有沒有空……」

淑瑩故意弄出翻紙的聲音,

「不好意思,醫生那天沒空耶,我幫妳排五月五號早上好嗎?……

嗯,那就確定囉。

不用謝啦!咦?表姊妳不是懷孕?要做什麼手術啊?」

當然,織音是沒有說的。

明昱那天出門後再也沒有回來,

淑瑩打電話到明昱的公司宿舍,同事也說他好幾天不見人影。

「可能又跑去出差了吧?嫂子,那小子就是愛亂跑,妳多擔待點。」

明昱的同事說,淑瑩陪笑,掛斷電話。

五月五日一早,淑瑩來到診所開門,

她進進出出手術室和診療間,張羅著手術必備的工具。

淑瑩看著空無一人的診所,不發一語地笑了起來。

「叮!」自動門打開,織音走了進來。

「hi!表姊!」

「我要掛號。」織音心虛似地東張西望,「今天好像很少人?」

淑瑩輕笑,「嗯。」今天醫院休診,當然沒人。

「妳要動手術嘛,請先到那房間換上手術衣,

換好後叫我,我帶妳到手術室。

待會妳先躺著等醫生,醫生很快就來了。」

「嗯。」織音很快換好手術衣,隨著淑瑩進到手術室,在手術台上躺了下來。

淑瑩熟練地為織音打點滴,罩上氧氣罩:

「不用怕,一下下就好了,就像睡覺一樣。」

淑瑩拿了針筒在織音的點滴管裡注入麻醉劑,織音漸漸失去意識,

恍然間,似乎看見淑瑩嘴角浮出詭異的笑容。

「……就像睡覺一樣。」

淑瑩手持鴨嘴鉗,將真空吸引器深入織音的子宮,

一吋一吋地吸取子宮內的胚胎組織。

「明昱的孩子,該由我來生才對!」

淑瑩歇斯底里運作著真空吸引器,不斷地喃喃自語。

十五分鐘後,淑瑩確定孽種的屍塊全都吸除,

便開始用鎳子將東西填入織音的子宮。

一個半小時後,織音醒來。

「怎麼?會痛嗎?」淑瑩關心地問。

「還好。」織音還感到昏沈。「醫生呢?」

「醫生有事先走了,下午醫院休診,妳可以好好休息。」

「這樣啊?醫生有沒有說什麼?」

「他說妳身體不是很好,不適合再吃避孕藥了,還說妳以後可能會不孕。」

「不孕?」

「嗯。他說妳長期服藥,子宮已經很脆弱了,

加上腫瘤的位置很危險,剛剛摘除的時候有可能有傷到子宮壁。

以後可能會影響妳懷孕的機率。」

「啊?」織音愣住。

雖然她現在還不想要有孩子,但聽到以後可能會不孕,還是很震驚。

「妳好好休息吧!晚點我送妳去坐車。」

下午一點,淑瑩將織音送上計程車。

「妳要好好休息喔。我已經跟醫院辭職了,以後有什麼事打手機給我。」

「嗯。」

「還有,如果明昱不乖,妳也可以告訴我。我會幫妳修理他。」

「啊?」

「別忘了,我可是妳的表妹,也是明昱交往了快十年的女友喔!」淑瑩溫柔地笑,

「司機開車,送這小姐回飯店。」

「……別忘了我可是妳的表妹,也是明昱交往了快十年的女友喔!」

淑瑩的最後一句話讓織音不禁發寒,腹部隱隱作痛了起來。

「一百四十二號,林織音。」

「來了。明昱,我先……」織音起身,轉頭才發現身邊的位置竟是空的。

明昱不知又到哪蹓達去了。

織音嘆了一口氣,走進診療室。

從那次手術之後,織音便不再踏入那間小診所,改到大醫院診療。


「林小姐,我們剛剛幫妳驗過尿,發現妳並沒有懷孕。

而且依照這張超音波看來,妳的肚子裡有一顆腫瘤。」

「沒有懷孕?怎麼會?

我月經已經兩個月沒來了,而且我之前就將腫瘤割除了啊!」

「林小姐,妳的尿液反應確實是沒有懷孕。

妳子宮裡有的,只是一塊大腫瘤。」

「什麼?我不信!」

織音將醫生手上的超音波照片搶來,

黑色的超音波照片上,織音拳頭大的子宮被一大片陰影填滿。

「妳看,這腫瘤很大,妳不快點動手術不行!」

當天下午,醫生在織音的子宮裡夾出一大塊腫瘤。




















一大塊,帶著皮毛的狗頭。























「小絲,妳在表姊的肚子裡過得好嗎?」

淑瑩撫著勝凱求婚的戒指,坐在客廳裡,詭異地笑了起來。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