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用腦到一個臨界點,身體就會出現抗議。我說的不是之前的手麻腳痺,而是飢餓。我站起身,打算走出房間覓食,打開房門,才知道門外有個附著陽台的小客廳。整個屋子沒有其他房間,沒有廚房和冰箱,一塵不染的客廳更找不到一點食物的蹤跡,空盪的茶几上只有一串鑰匙和錢包。我看著茶几,飢餓感又不客氣地襲來,決定拿起鑰匙和錢包,出外覓食。

在陽台的鞋櫃隨便挑了雙女鞋來穿,發現竟然合腳!鞋櫃裡女鞋和男鞋各半,卻都保養有加。我關上鞋櫃,打開大門,反身上鎖,走入電梯按下樓層鍵,直到到達一樓大廳,我才驚覺自己鎖門外出竟是異常的熟稔。

我的腳步聲並未驚醒假寐的警衛。走出社區發現這條巷弄真不是普通的幽靜,路的兩側設計別緻的花圃,想必是高級昂貴的地段。巷子口有一家便利商店,我走入,迅速挑選微波食品和飲料到櫃檯結帳。櫃檯沒有人,後方的倉庫傳出悉悉囌囌的聲響,「不好意思……」我朝倉庫喊,呃,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自己的聲音。

值班人員倏地打開倉庫的門,紅著臉迅速地跑到櫃檯前。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呢!

「啊!夏小姐!」他熱絡地朝我笑,「這麼晚還沒睡?」熟練地用條碼槍刷著我的食物。

夏小姐?我是夏小姐?

「好了,總共八十九元。收您一百,找您十一元。這是您的磁鐵,請您稍等我幫您微波一下。」他俐落地撕開速食便當,放入微波爐,像想起什麼地頓了頓,「啊!對了!有您的郵購包裹,您要不要一塊拿?」

「呃……,好。」

他將我買的食物連同扁平的白色小包裹一起拿給我,我接過,包裹摸起來硬硬的,像是書。

「謝謝光臨。」他朝我輕輕鞠躬,我清楚看見他脖子上的吻痕。

我還沒踏出店外,他便急著回去倉庫,倉庫裡傳來女孩的嬌嗔:「討厭!很久耶。」男孩賠不是的聲音:「對不起咩!就熟客啊!」

我突然理解他脖子上吻痕,然後會心地笑了出來。

回到社區大廳時,警衛已經醒了,睜著惺忪的眼盯著監視器看。我刻意低頭走過,他叫住我:「邱太太,這麼晚還沒睡?」

邱太太?他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抬頭看他,想讓他把我的臉看清楚一些。他憨直的臉朝我微笑,從後方的信件匣中拿出一疊報紙,「妳好久沒下樓拿報紙囉,我這都快堆不下哩。」我接過十幾份報紙,拿得有些吃力。警衛貼心地幫我找了提袋讓我裝,三天的報紙卻有十幾份,我懷疑一天閱讀四家報紙的這家人有嚴重的資訊焦慮症。

他邊將報紙塞入提袋邊問:「邱太太,邱先生又到大陸工作啦?」

我看著他笨拙的收拾,沒有回話。他又追問:「邱先生這次會去多久?下次什麼時候回來?」

「抱歉,我不清楚。」我淡淡地說,接過鼓漲的提袋,轉身走入電梯。

他似乎習慣我的冷漠,知趣地沒再說話。電梯門關之前,還給了我一個微笑。

--
閱讀夏霏

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