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門開,我走走,停下,從口袋摸索出鑰匙,打開門,上鎖。在陽台脫鞋,放入鞋櫃,打開紗門,走入客廳,將手中的東西放在茶几,坐下。過了幾秒,我才又發覺這一切的進門動作異常流暢,彷彿我在這住了許久許久。我坐在客廳裡,看著熱騰騰的微波便當,突然食慾全消。

夏小姐?邱太太?我姓夏而且已經嫁給姓邱的丈夫?我丈夫在大陸工作,家裡每天訂四份報紙?我打開沙發旁的立燈,翻找錢包裡可能的身分文件,沒有,裡面除了錢和發票什麼都沒有。我丈夫是什麼時候出國的呢?今天是幾號?我倒出袋子裡的報紙,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十日……。今天是六月三十日。謎團一個一個衍生而出,我理不出頭緒,喉嚨強烈地感到乾渴。

我旋開方才買的綠茶,大口地喝了幾口,發覺比想像中的渴,便一口氣把它喝完。冰涼的綠茶果然有提神的作用,不一會,我覺得清醒多了。我盯著混亂的茶几看,決定拆開那個白色的包裹。

是一本占卜書還有一副塔羅牌。我想到線上跟我聊天的小魚,我想她所指的「牌」,應該就是塔羅牌占卜。

我拿著塔羅牌回到房間,電腦因為閒置太久又進入休眠狀態。我動動滑鼠,螢幕倏地亮起,卻顯示電腦當機的訊息。「重新開機?」我按下確定鈕。系統飛快地運作,才剛回到桌面,便開始自動登錄信箱收信,開啟音樂播放程式和線上通訊軟體。音響傳來「咚咚咚」的聲音,是小魚。

【小魚(心情換季)】:「我和他,分了。」

不知道要打什麼,我只好回:「?」

【小魚(心情換季)】:「哎!我實在等不及牌告訴我結果,他今天跟我提分手,我只好答應了。……對了,牌寄來了嗎?」

我看看手中的塔羅牌,「剛拿到。」

【小魚(心情換季)】:「送妳吧!我用不著了。錢我下次給你。」

「嗯。」

她說完,丟給我一個沮喪的哭臉就離線了。我無奈地拆開手上的塔羅牌,隨意看著。

音響又傳來「咚咚咚」的聲音。

【雄哥(MBA了不起啊,會打NBA嗎)】:小妞,妳今天有沒有空?

是之前討價還價的雄哥。

「那麼今晚十點,老地方。」雄哥說。

「老地方?」

「哈哈,妳在跟我玩陌生人遊戲啊?有趣有趣。」

我虛應他:「:)」

「松江路,星月書局。晚上十點喔。記得穿辣一點。」

「:)」

雄哥的狀態轉成「離開」,我心裡斟酌該不該赴會。這個雄哥是何許人也?可以說出「老地方」這種字眼,想必有某種程度上的熟稔。或許我該見他,問問他我是誰,而我們又在從事何種交易?

心裡有譜之後,精神便鬆懈許多。一陣疲憊感襲來,我打了個長長的喝欠,從椅子上站起來,準備到床上睡他一睡。

螢幕下的小時鐘顯示著四點四十分,距離晚上十點,還有七個多小時。希望醒來的時候不要遲到才好。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