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仙魔戀】第二章 第一節 成仙之道:試煉(上)







司徒赦緩步踏入符文繚繞仙境結界之中。


如同多年來重複纏繞的夢境。仙境結界裡銀光綻放、鳥語花香的美妙情境,讓他忘卻連日征途的疲憊,從心底深處漾起愉悅暢然之感。有股莫名的力量牽引著他,走向眼前宏偉莊嚴的仙境殿堂——正氣殿。


司徒赦踏入正氣殿,只見空曠的大廳空無一人,更別說有鈺兒的蹤影。他虔誠地將撿骨公的骨骸放於祭壇之上,一轉身,卻見階梯上頭不知何時已站了位身高丈餘的慈祥老者。


「哇!好高!若是在村子裡肯定會撞到屋樑。」司徒赦心想。


老者對他微微一笑。


「孩子,你來了!仙族有許多需要你來完成的使命,更有許多等待你學習的奧義!」老者未曾開口,聲音卻詳實地傳入司徒赦耳裡。


不知怎地,沒見過這位老者的司徒赦,突然意識到眼前這位老者應是玉玲仙子口中的張仙君。


司徒赦斂眉,謙卑道:「我來聆聽你的教誨。」


「最神聖的仙獸,都只願意守護在仙尊身邊,而牠們只棲息在純善的光環之中!這些代表仙族本質的光環,有些由我保存,有些則散落了,等待夠資格的仙族發掘。你會是那個天選的仙族使者嗎?」


「我祈願我是。」司徒赦道。


張仙君慈祥地看著司徒赦。「你會為了正義奉獻一切?為了真理不惜犧牲嗎?」


司徒赦毫不考慮地點頭。「是的,我會。」


張仙君身後巨大且燦亮的光環,叫司徒赦不敢直視。


「你如期完成了玉玲仙子交付的任務,想必是資質高潔的人!」張仙君讚許地看著司徒赦,道,「在你出生前六十年,發生了一場仙魔大戰,魔族為了建立可以藏身的空間,將中土許多地區奪取過來,建立了虛空幻境,卻因此扭曲時空,造成妖物橫行!」


司徒赦握拳道,「是的。我曾在村外見識過許多精怪。那些精怪原本該是普通生物,都是魔族作祟,才造成此番下場。」


「我們仙族的使命,便是帶領蒼生回到未受扭曲前的中土。豈料魔族從中作梗,將虛空幻境撕裂成希光界和無明界兩塊分屬善惡的空間,僅剩一小塊虛空界仍維持完整。為此,我們仙族已努力抗衡六十年,目的便是將世界恢復原狀、讓人類重歸中土。」


「真是太偉大了!」司徒赦嘆。


「孩子!我看出你深具仙骨慧根,相信你會成為願意追隨我、為仙族理念奉獻的仙人!我賜予你一個光環,你從此就是我們仙族的一員了!」


張仙君拂杖一揮,司徒赦身後便凌空出現一枚彩雲環繞的光環!


「此乃祥輝光環,是仙族光輝與榮耀的證明!帶著這個光環,共同為仙族的使命奮鬥吧!只有專精武器使用、瞭解自己使命的修行者,才能成為一個真正能為仙族奉獻的仙人!到化天宮找武生導師和靈徒導師談談吧!等你成為一個真正能為使命奉獻的仙族,再回來讓我瞧瞧!」神情肅穆的張仙君語畢,化作一縷輕煙消失。


司徒赦看著身後初獲的祥輝光環,感動地無法言語。


頃刻,甫在光環加身喜悅中的司徒赦,已在殷天衛的帶領下,來到化天宮前。


化天宮左右兩側,兩位選職導師正等候著司徒赦的抉擇。在兩位導師的說明之下,司徒赦明白武生和靈徒是截然不同的兩條修行之路:武生擅長使用武器廝殺,而靈徒則主事遠距離法術攻擊。導師提醒道,一旦決定成為靈徒,就無法成為武生,未來也只能選擇術士與道士兩種職業。


強大的靈徒更細分為修術士和啟靈巫兩種,分別專精拂塵與鈴鐺兩種法器。司徒赦一向不喜廝殺血肉的場面,於是決定選擇靈徒作為修行方式。


然而,想成為仙族靈徒並不是司徒赦說了算。靈徒導師給了司徒赦一個任務,要他去仙島消滅金鰲蟹、天蛟魚、白骨法師、靈樹妖等怪物。靈徒導師之所以指定這些妖怪,是因為它們的妖力雖低,卻不乏有難纏之輩,算是初入仙途者勉強能應付的妖怪。若司徒赦能完成這些考驗,而導師也認為他功力以臻標準,便會答應讓他成為靈徒。


聽到試煉的內容是消滅動植物精怪,司徒赦輕鬆笑笑。


「沒問題的!我在哭竹村外、鎖魂窖內打敗不少精怪,我肯定能完成任務。」


說著,帶著自信的微笑拜別靈徒導師。


「仙島的精怪不比虛空幻境,你可不能大意。」司徒赦身後響起悅耳的嗓音。


司徒赦轉身,瞧見一名手持拂塵、瓷瓶,看來纖弱的仙姑。


未等司徒赦開口,仙姑便說:「我是受張仙君之令,負責處理仙都各種事務的尹仙姑。」


「仙姑好。」司徒赦恭敬作揖道,「我是初入仙界的修行者,名叫司徒赦。」


「我在玉玲仙子那聽過你的名字。」尹仙姑點頭稱許,示意司徒赦不必多禮。


「乍到仙界,還適應吧?」尹仙姑面帶微笑,關心問。


「還可以。這裡環境很讓人愉悅。」對於陌生仙族的友善,司徒赦感到很窩心。


「那是因為我們用仙術設結界的關係。」尹仙姑手比蒼芎,只見符文繚繞。


「結界?仙界為何需要結界?」司徒赦不解。


「結界是為了保護尚存善性的希光界、維持仙界的安定、抵禦魔族的入侵與破壞。」尹仙姑解釋,卻面露愁容,「我們大量的煉化材料以維持結界,但近日該運來仙都的煉化材料,行程卻延誤了,維持結界刻不容緩,我需要人幫忙去仙島找些代替的煉化材料應急,然而已經幾日過去,卻不見派去的仙人成功回來。即使用千里傳音,也不聞蹤跡,真教我擔心!若不是得看顧煉化用的仙火,我……」


見尹仙姑如此煩心,司徒赦挺身說,自己即將前往仙島,可幫尹仙姑探詢那些派遣者的下落。傳說仙島上,福壽龜的靈龜殼可作為應急的煉化材料。可福壽龜長年蟄伏水底,久久才上岸一回,要取得靈龜殼唯有從以福壽龜為主食的鬼魚下手。由於龜殼消化不易,鬼魚腹中往往保存完整的靈龜殼。尹仙姑說,只要十個靈龜殼,便可幫仙族立功,為自己積善德。


司徒赦覺得自己既然要去仙島,一併殺取鬼魚、帶回靈龜殼也無不可,便毅然答應。然而尹仙姑對負責運送煉化材料的藍琴仍是掛心,擔憂他出了什麼意外,然而關於藍琴的下落,可能要請司徒赦去問問藍琴的好友,東青天衛。




經由殷天衛的帶領,司徒赦見到駐守於化天宮外的東青天衛。


手持長槍,看來威風凜凜的東青天衛,一聽到司徒赦的來意,馬上顯出埋藏已久的憂慮神色。他早得知藍琴誤職,卻因不便擅離職守,僅能心急如焚地繼續守衛。


東青天衛道:「藍琴他前往仙島後不久,我也正巧被派遣前往仙島巡邏,卻遍尋不見他的蹤影,僅在他的貨船附近沙灘拾得一封信。」


「是藍琴寫的?」司徒赦問。


「是的,信封上是他的筆跡。」因為憂心好友的安危,東青天衛的眉頭始終緊鎖,「就在我要拆開讀信時,腳下的沙灘突然竄出枯骨之手,搶走此信。就我所知,此乃隸屬妖族之白骨法師,習慣蟄伏於屍骨附近,以吸取腐臭之氣,煉化功力。藍琴武藝過人,即使真的遇到危險,他也會誓死保護仙族的一切!我擔心白骨法師出現於此,是因為藍琴已遭受不幸。」


司徒赦想了想,道:「那封信可能蘊含著藍琴失職的線索。我即將前往仙島接受試煉,亦受尹仙姑之託,前去調查藍琴的下落。畢竟他身負運送煉化材料的重任,攸關於結界的存亡。若找不到藍琴,至少盡力為你攜回那封信件。」


東青天衛聽司徒赦這麼說,心頭的擔憂瞬時減輕不少。


「如果有機會找回信件,請將這隻金蠶放在信件上,這樣不用等到你帶回,我便能第一時間讀取信件。」語畢,東青天衛將一隻紅豆大小的金蠶放到司徒赦手裡。


被放在掌心的金蠶動也不動,讓司徒赦不禁懷疑還有否殘存生命跡象?


東青天衛從司徒赦眼裡讀出疑惑,他道:「金蠶現在處於休眠期,只要讓它接觸到仙帛所寫的信簡,它自會甦醒。」


司徒赦瞭解地點點頭。


「那麼,就麻煩您了。」東青天衛懇切道。


「同為仙族,本該互相幫助。」司徒赦笑言告辭。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