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仙魔戀小說最新連載:

https://tw.event.gamania.com/xmdevent/xmdnet/e20071026/index_home.aspx

 
 
沿途想著,眼見不遠處即是倩玉所指的,水妖肆虐的海灣。司徒赦正想加快腳步走近,兩旁樹影突然劇烈晃動,一道道白色身影以疾風之姿閃過,茂密的枝葉忽地往司徒赦面前襲來!司徒赦揮舞手握的朱雀劍,朝眼前飛舞的光影揮去,喀啦喀啦,白骨枯枝瞬間被揮落在跟前。

「是靈樹妖和白骨法師!竟然自己找上來,真是得來不必費功夫!」才在想何時可以見到鈺兒,妖物便自動送上門,司徒赦砍得一點也不馬虎。

「你們之中誰搶走藍琴的信件?自己招來!」司徒赦對著從四面冒出、躲在靈樹妖後頭的白骨法師喊話。

白骨法師聞言大笑。

「我不是『我們』!這裡的白骨法師只有一個,看你砍不砍得中!嘻嘻嘻嘻……」

眼前為數眾多、令人眼花撩亂的白骨法師多是分身,在還沒有辨明之前,司徒赦只能先砍殺掩蔽白骨法師的靈樹妖,以除斷白骨法師的壁壘。當司徒赦砍殺越多靈樹妖,其他靈樹妖便顯得退卻,而白骨法師的動作也更顯倉皇。

司徒赦發現,靈樹妖與白骨法師似乎有著微妙的共生關係。當他將劍準確插入每隻靈樹妖凹陷的樹洞後,依附於靈樹妖的白骨法師也會一併解體!隨著戰鬥時間的延續,司徒赦漸漸掌握勝利的節奏。司徒赦看見其中一株靈樹妖的樹洞嚴重腐敗,突然有了強烈預感,於是以迅雷之勢刺入樹洞,順利解決此處為首的白骨法師。

 

司徒赦在白骨法師的骨骸堆中翻找到藍琴破碎的信簡,花了一番功夫拼湊信件,將豆大的金蠶放上。蜷曲的金蠶一碰上信紙,突然在上頭滾動了幾圈,接著伸展身軀,開始齧食信簡。

「怎……」司徒赦原想阻止金蠶的吞食,但想到金蠶之事是殷天衛所託,想必有其道理之在。只好趁金蠶尚未嚼完信紙之際,趕緊記憶信簡內容。

無奈金蠶吞噬速度之快,在司徒赦尚未將信讀完時,金蠶已吞下所有碎片,再度蜷曲成原來的豆狀。司徒赦看著被吃完、空空如也的信簡,心中有些慌。想拾回金蠶卻見它開始吐絲,迅速地將自己層層包裹。不過一眨眼的時間,以化身為一枚金繭。

司徒赦拾起金繭,金繭竟蠢蠢欲動,一隻金蛾探頭、破繭,羽化速度之快,讓司徒赦嘆為觀止。只見金蛾拍翅飛向半空,瞬間失了蹤影。

 

不一會,司徒赦聽到半空傳來東青天衛的聲音。

 

「司徒赦,我已收到金蛾送來的訊息。此信確為藍琴所寫。因金蠶是藍琴所豢養的,唯藍琴親筆的字句不食。藍琴被仙島上的靈樹妖所襲擊,受了嚴重的內傷。他在信中寫到,現在暫無生命危險,但為了追回被那些妖魔搶走的物資,決定在仙島上繼續孤軍奮戰!我擔心以他的傷勢,恐怕無法自己一人奪回物資。藍琴現在一定很需要別人伸出援手!我的職務不容許擅自離開,若你願意代替我去幫助他,他現在在仙島西部的洞穴裡療傷……」

 

知道藍琴沒有大礙,司徒赦總算放下了心。他在接受東青天衛的請求,加快腳步至海灣解決金鰲蟹、天蛟魚等妖物。剛與白骨法師交手完,司徒赦的戰鬥節奏可說是得心應手。一個運氣,司徒赦朝水面擊劍,便殺了幾十隻鬼魚,順利從其腹中取得靈龜殼。在蒐集完天蛟魚的魚眼、金鰲蟹的蟹角後,便整裝離開,前去搭救重傷的藍琴。

 

根據「仙魔道」冊上地圖的指引,司徒赦順利來到仙島西側,找到位於珊瑚礁岩洞,負傷的藍琴。

藍琴聽說司徒赦是受東青天衛所託,前來為他解圍,不禁為兩人的義氣感動!藍琴選擇留在仙島而不回仙都療傷覆命,就是為了奪回煉化材料,以求將功抵罪。無奈療傷速度緩慢,徒留滿心遺憾。

藍琴自責道:「唉,依我現在的傷勢,就連奪回一個靈龜殼都沒辦法,更別說是拿回所有的煉化材料了!」

一聽藍琴想取靈龜殼,司徒赦毫不藏私地從隨身包袱中拿出,交與藍琴。

藍琴拿到靈龜殼,忍不住激動!

「我被搶走的千年靈龜殼還在仙島北側的靈樹妖那,你這靈龜殼還是濕的,是從鬼魚那殺取的嗎?」

司徒赦道:「是的。其實不太難。若您傷癒,肯定可以輕易殺取更多鬼魚。」

藍琴讚許道:「真是少年出英雄!我這就叫侍童把靈龜殼送回仙都,秉告尹仙姑你的義行。」

司徒赦坦言:「其實我也是受尹仙姑之託,蒐集這些靈龜殼。」

「原來如此。」

藍琴微笑,神情堅決,「我決定在這裡多消滅一些妖怪,盡快將被搶的物資送回。另外,請你轉告阿東,要他別為我擔心。」

「你的傷……?」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碰觸這些帶有法力的靈龜殼,讓我補充了不少精氣。若你不嫌棄,可與我的侍童一同搭船返回仙都。」

「我從仙都過來的時候,是由一道光籠罩傳送而來,何以回到仙都得搭船?」

「仙都為仙人居住之地,移動可用法力。仙島裡大多為凡人,不適合施展仙術。另外,法力僅可移動仙人,無法移動物資。」

「瞭解了。」

藍琴為答謝,便贈予司徒赦一套具有防禦能力的龜甲襯,好讓司徒赦隨著侍童一塊光榮返回仙都。

一到仙都,司徒赦便在碼頭碰到殷天衛。殷天衛知道木劍已被損毀,雖然失望,卻放心至少木劍法力以盡,不至於被妖魔所奪,惹出事端。

「倩玉對你用情之深,超乎我的想像。一個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年華,她願意為了思念你而虛擲,著實令我動容!」

想到倩玉那失望悲傷的眼淚,而殷天衛只在乎木劍的下落,司徒赦不禁欷噓。

殷天衛歎道,「唉!你也知道,我和她人仙殊途。當年碰見她的時候,她不過還是個五、六歲的稚齡小童。我救她也只是舉手之勞,試問哪位仙人見到凡人落難,能狠下心不去出手搭救呢?我只是萬萬沒想到,我這一出手,她竟因此懸念十年。我當然知道凡人女子的年華很珍貴,但我的身份是仙人,是無法給她什麼名正言順的地位,除了逃避、決斷,我也沒有其它的法子來勸阻她的戀棧啊。」

從殷天衛的話裡,司徒赦彷彿聽到一絲不捨與惋惜。或許殷天衛對倩玉並不如他所想得這麼絕情吧!

「唉!雖說修練仙道的第一步就是要斷絕塵念,但人非生來就是神仙,斷絕慾望容易,要捨去情緣關係可就不簡單。凡人的時候無法解決的糾葛,成仙之後仍舊得繼續修行,直到完成功課為主。我見過不少初入仙道的修行者為情所苦,更多人是因為放不下塵緣,只好放棄修練、再度回到凡間。其實這樣挺可惜的,很多人是就差一步就可以成仙的。就像最近仙島來位雪玉仙,這位新仙人資質不錯,可惜也是為情所苦。希望她不要半途而廢,白白浪費了修行。」殷天衛話中有話,意有所指地看著司徒赦。

「雪玉仙?原來放不下俗緣的仙人,並不只我一個……」司徒赦詫然。

 

告別了殷天衛,司徒赦來到東青天衛面前回報藍琴的處境。東青天衛知道藍琴傷勢有復原跡象,心中寬慰不少。

司徒赦將仙島蒐集的靈龜殼交給尹仙姑,尹仙姑以仙瓶之水灑落司徒赦雙肩,作為讚賞。並叮嚀司徒赦趕緊去找靈徒導師,以成為仙界靈徒,開始修行。

「當你成為靈徒之後,別忘了去找化天宮的雲仙,她會告訴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尹仙姑微笑道。

兩人告別。尹仙姑帶著靈龜殼,刻不容緩進行煉化,以維護希光界的結界。司徒赦則趕忙前往化天宮外,尋找靈徒導師。

來到靈徒導師面前,司徒赦才知道尹仙姑的方才灑落的仙水,其實是仙官的資質認可。靈徒導師以翔鏡觀看,確認司徒赦已完成所有交派的任務,便開始施予咒語。司徒赦在香味沁人的彩霞中,逐步退去身上的盔甲,僅剩一襲素色息裝。

「你身上這些從人界帶來的戰備在仙界已不敷運用。當你選擇化身為靈徒,代表元神、法力、靈力的慧根遠比武器更為重要。這塵拂與鈴鐺是張仙君贈予你的,對你往後的修行很有幫助。」

漂浮在咒語彩霞中的司徒赦,感到一道璀璨暖流緩緩注入心窩,連思緒都顯得澄澈許多。

「原來,這就是成為仙族的滋味……」

他在彩霞中瞥見鈺兒蛻變的殘影,這才知道鈺兒早他一步,也成為修行的靈徒。

完成靈徒的淨化儀式,司徒赦對導師深深一拜,立刻前往化天宮探訪雲仙。雲仙一見司徒赦,便給了他一枚巡令,要他到仙島去找雪玉仙問鬼柳枝的下落。

「這是就是尹仙姑所言,『我想知道的事』?」

司徒赦雖滿腹疑惑,但仍持巡令前往仙島。沒想到雲仙口中的雪玉仙,竟是他朝思暮想的伊人!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