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伸出手,我遞上寫著我名字和住址的黃紙。

「我被附身了。」我說。

「三太子來了,妳自己跟他講。」

師兄將黃紙交給神壇前發抖的乩童,他正在口吐白沫。

「我被附身了。」我附在三太子的耳邊說。

「有什麼狀況?」三太子尖著聲音問。









「嗯……,我沒辦法好好思考,總是會有影像跑進我的腦海。

上班時,我常常對著電腦傻笑;逛街時,我不再買自己需要的東西。

我以前是很內向害羞的人,

現在走在路上看到鏡子卻猛照,拿著電話講一整夜也不累。

我變了好多,同事家人都說我氣色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紅著臉,緊張地說,

「我懷疑我被附身了,我去了好多神壇,收驚、喝符水、過火爐都沒用……。」











「好了,我知道了。」三太子尖著聲音阻止我繼續說。

「妳有沒有手機?」三太子問。

「有。」我忙不迭拿出手機,「然後呢?三太子。」

「這也要問喔!」三太子不耐煩地說,「打電話告白啊!」












「真是的,又一個剛談戀愛的笨蛋!」

三太子啐了一口痰,朝外頭等待的信徒喊:

「下一個!」








---------------------------
本文刊載於2005/03/21【金門日報副刊】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