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微波:http://0rz.tw/b12hn(作者:夏霏)
本文完整版收錄於已出版之【黑色微波】
==============


前妻走後,我常常會想,

如果我當初不做這樣的決定,或許現在就不會這麼後悔了。









我回到家,把自己扔在沙發上,

妻子正忙碌地穿梭在飯廳與廚房之間,為我張羅熱騰騰的飯菜,

不知為什麼,我卻起了一股嫌惡之感。

這不是我長久以來所渴望的家庭藍圖嗎?

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回到家就可以吃到妻子親手做的飯菜;

再過幾年,妻子懷孕,我可以貼在她的隆起的小腹聽胎音;

然後小孩出生,頑皮地繞著我打轉,口裡還喊著「爸爸、爸爸」……

這些想像從我戀愛以來一直都在。











此刻,妻子正在廚房洗手做羹湯,她的廚藝沒話說、內涵和脾氣更是好,

而且,她現在肚子裡還有我的骨肉,

雖然才五週,小腹尚未隆起,但已經越來越接近我的想像了……

這不是很好嗎?我到底在不滿足什麼?













我想起了我的前妻。

前妻有個很美的名字,叫做琬晴,是我大學聯誼時認識的。

她外表姣好、亮麗,個性熱情活潑,家室顯赫、家產豐厚,

唯一的缺點就是有嚴重的大小姐脾氣。

她從小被慣壞,只要有一點小事不合她意,

便會不顧形象地摔東西、破口大罵。

我們剛交往時她還會收斂一些,交往久了,她幾乎把我當她家下人使喚。









不過因為我是么子,小時候兄姊便常吆喝我跑腿,

所以當她要我幫她處理一些瑣事時,只要時間和能力許可,我都會盡量去做。

雖然過程中會折損自尊,

但每當看到她展開燦爛的笑臉對我說謝謝,我便覺得一切都值得。

她在我們交往中也不乏追求者,但不知為何,她只鍾情於我。

也因此,我們很順利地走上紅毯,許諾彼此成為終生的伴侶。













新婚初期也過了段甜蜜的日子,

但隨著我工作時間增加,她的脾氣便越顯暴躁,

時常無端挑剔我,或是拿一些雞毛蒜皮的事來跟我吵,

懷疑我對她不忠、嘲諷我的收入不能讓她過好日子……。

這樣的日子久了,我越來越不想回家,

常藉口加班躲在公司殺時間,算準了她入睡才會回去。






這樣的逃避並沒有解決我們之間的關係,

反而因為常常躲在公司,我和我的助理小琯越走越近。

小琯不論從外表或是個性都和琬晴南轅北轍,

小琯長得很平凡、個性細心溫婉,十分熱中處理家務。

她在公司的午餐都是帶自己做的便當,

一個人住的她總在週五下班前請大家喝她費心烹調的湯品,

說是為大家補充一週來流失的精力。

她的貼心手藝總讓同事喝得讚不絕口,

我幾乎在第一次喝到她為我盛的湯時就愛上她。









本來我以為是錯覺,但後來,我發現我的視線越來越離不開她。

她雖是公關部門裡長相最平凡的職員,但對外事務的執行成效卻奇好;

她有耐心、講話輕聲細語,讓我感受到不同於琬晴所給予我的壓力。

漸漸的,我對她的情愫蔓延滋長,

就在一個外地出差的晚上,我和小琯發生了關係。















那天後,小琯似乎刻意躲我,

明明我們辦公桌就在前後,她寧可繞一大圈,就是不想經過我的身邊。

後來我聽同事說小琯最近常出入婦產科醫院,

在我的追問之下,我才知道那夜,她懷了我的孩子。













是孩子耶!是我渴求已久的孩子耶!

我和琬晴結婚多年最大的遺憾就是膝下無子,現在我竟然有了孩子。

雖然不是孩子不在琬晴肚子裡,但那終究是我的骨肉。

我要求小琯無論如何一定要為我留下這孩子,

我發誓會照料她們母子一輩子。













小琯聽了我的話竟然哭了,

她說她因為不想成為我的負擔,已經約好下禮拜到醫院去做流產手術。

我聽了激動地抱住她,說,

萬萬不可流掉孩子,他可是,我和妳的骨肉啊!

小琯哭倒在我的懷裡,瘦小的肩膀激烈地抽搐。

















當天晚上我回到家對琬晴提出了離婚的要求,

雖然她從婚前便時常懷疑我的忠貞,

但親耳聽到我要離婚,還是忍不住情緒崩潰。










這次,她沒有對我罵出羞辱的字眼,只是淡淡地說:

「那女人真的比我好嗎?」

我點點頭說是,

畢竟婚姻不比戀愛,我不想將妳對我的叫嚷,當作是可愛的野蠻。

或許小琯才是我理想的妻子吧!

更何況,她為我懷了孩子。

「啊,孩子,原來是孩子,我輸給她的,就是我沒有為你產下孩子。我懂了。」

琬晴反常地低頭自語著,默默地走回房間。











隔天我醒來時,她已經不在床上,我打了通電話給岳家,

他們安慰我說琬晴回岳家了,請我別擔心。

畢竟夫妻嘛,床頭吵、床尾合。

我無奈地應聲,或許岳家還不知道我這次在外頭捅出多大的簍子吧?

















三天後,我一進辦公室就看到桌上擺了一個信封,

裡頭是一張結婚證書,小琯已在女方的簽章欄上簽好名,只等看我作何反應。

我看見小琯從辦公桌上的鏡子偷偷看我的表情,

我不假辭色地將信封收好,對她微微一笑。

















當天下午我收到另一個信封,那是琬晴蓋好章的離婚協議書。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