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當你檢視我的心碎時,抱的是什麼心態?是笑我傻呢?還是陪我掉淚?或者,只是把它當文字一般閱讀,一個,故事,而已?

你不會了解知道我在敲字的時候,指尖是如何發顫,眼球是哪般酸澀,腦細胞是怎樣粘稠。就如同我不能參透你是如何看待我這些傷心的文字,死亡的過程。

我知道你對我好,也知道你不想見我這樣沉陷悲傷。我已經克制了,已經收斂了,你看到的流淚的嘶啞的我,已經是簡化過的難過。

等待這天到來的日子是如何難熬的,你不知道。

日子還是來了,即使我選擇遺忘。

這天,還是沒有被偷偷撕去,折成紙船或飛機。即使我不願視見。

紀念日到來的這個月,整整一個月,無法超脫關於他的一切。

我已經試著堅強。試著美美地等待,試著像流鼻血時仰著頭,不讓淚溜下來﹔試著倒立讓世界換個視角可以欺騙自己不是這裡。試著翻開寫著他的日記本,紀錄這陣子碎裂的自己。密密觀察自己彌留到死去的連續記憶,考驗眼淚的極限。碎裂地書寫。
有解脫的感覺,因為紓解了一部份的耽溺﹔有再度灼身的疼痛,因為狠狠揭露了自己的傷口。我不能確定是種解脫還是受罪,但很慶幸的是,說出來,至少,靈魂輕了一點。
謝謝你的支持。

可當下,我只能靠自己,試著,渡過這天。

試著,別讓自己,碎的太徹底。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